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资源 > 书籍

一名天之骄子的涉邪心路(二)

时间:2020-07-21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打预防针”是提前把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向某人说清楚,让其做好准备,不至于感到突如其来或手足无措。“打预防针”是邪教组织消除信徒疑虑的惯用手法。此案例中,李洪志早就向学员大肆编造“政府无用论”“法轮大法至上论”,鼓吹“常人社会可能不理解或迫害法轮功”等说辞,当政府真的取缔法轮功时,信众们就会看作是临时的、不用大惊小怪的事情,因为“师父早就说过了”。

  之后,林旭由于触犯国家法律被劳教两年,我接受法轮功相关信息的渠道被中断了,我的修练也就到了一种近似封闭的状态。

  以上可算作我修练的第一阶段。

  顽固痴迷

  练功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得到一些强身健身的效果。对于这种效果的缘由似是而非的认知,使我自然而然地将其归功于法轮功师父“法身”的神奇,从而不知不觉地树立起对李洪志、对法轮功的一种信任乃至于崇拜的心理。进而全身心地接纳了法轮功的一整套歪理邪说,一步一步地深陷泥潭而不自知!

  2001年发生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拉开了我修练的第二阶段序幕。当时中央电视台播出这事件的时候,我内心是很排斥的,从情感上我根本就不相信自焚的人是法轮功人员,多年来养成的思维定式一下运作起来,我立刻认定这是一个“阴谋”,是政府为了抹黑法轮功,为“迫害”寻求理由所炮制的丑剧!理工科出身的我,那天下班之后独自留在了单位,在一大堆报纸中,在一篇一篇的报道中寻找这个事件的“疑点”。

  现在想起来,自己的这种思维、行为模式非常典型。当你沉浸在法轮功之中,你的所思所想、一举一动,皆是典型的法轮功模式,根本就不会跳出来冷静、客观地调查、分析、思考和推断整件事,而是凭情感、凭直觉先定下一个论调,再为这个论调寻找支撑的“论据”。

  在这样的心态和思维模式下,我还真找到了一些“疑点”:王进东的盘腿方式和结印手势,以及他腿间的雪碧瓶,口中喊的口号;王葆荣喝的汽油;刘思影烧伤后响亮的嗓门;天安门上的摄像头…… 后来我得知法轮功网站在自焚事件之后同样列举了大量的类似疑点,不由生出一种“于我心有戚戚焉”的同感,以及“纸哪里能包得住火”的感慨!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只不过抱着一种自我支撑的动因在做这件事,毕竟天安门自焚事件对于我有着一种巨大的冲击,它撼动了我坚信“大法”的根基,我迫切地需要寻找足够的理由再次夯实这一根基!而当找到自认为充足的疑点之后,我松了一口气!觉得成功过了一大关!

  不久之后,我从住处的信箱中收到一份法轮功的传单,上面的内容促使我萌生了“走出去”的念头!这是一份名叫《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的传单,里边列举了一些从催产剂、死亡率等角度切入阐明事实“真相”的内容。受到启发后,我决定结合这份材料,把自己所发现的自焚“疑点”充实进去,制作一份全新的、全面的真相“传单”,以便更好地揭露当局“妖魔化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功的阴谋”。

  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我制作了大量的“新版”传单,在珠海香洲区的多个小区肆意派发。2001年7月案发后,公安人员从各小区收取上来的传单就有2500多份共5000多张。年底开庭时,法院给我指派的援助律师以我“身上只搜出百余份传单”为理由,要给我做轻罪辩护。我拒绝了律师的好意,跟法庭表明,所有收上来的传单都是我一个人制作、传播的!

  2002年9月18日,珠海香洲区人民法院对我进行了公开判决,我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同日判决的还有当时驻珠海的法轮功网站两名记者。同年12月,我们被送到监狱服刑。

  在监狱的头几个月,由于我完全陷在法轮功之中,对所有针对法轮功的言语、书籍,我无一不是从对立的角度出发予以驳斥。这个时候的我,除了坚信自己对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分析、认识之外,还牢牢地坚守着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

  2003年,我的思想仍然非常顽固,固守着自以为是的自焚“伪案”的各类疑点不放,即使监狱警察一遍又一遍地给我播放王志刚有关自焚事件的疑点剖析,也没法完全说服我,因为我已然钻到牛角尖之中,“抓住一点不计其余”地顽固抵抗。

  这种偏执的思想,让我错失了几年的光阴,错失了一次又一次迷途知返的机会。现在想来,这是一个令我毕生难忘的教训!

  真正的转折点在2006年底到2007年初。经过几年的学习,我知道了法轮功的一些新动态,包括“三件事”指什么,“劝三退”的要求……这些事情经过民警陆陆续续的透露,让我对法轮功的发展、去向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法轮功真正的样貌渐渐地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渐渐地与自己心目中的原形愈行愈远,我的内心也愈来愈不安起来。后来,看了中央电视台对天安门自焚事件中两个女主角——郝惠君、陈果的回访,我对自焚所坚守的防线一下崩溃了。

  因为,当我真正理性、客观、清醒地去重新认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一直所坚持的那些“疑点”,在一个铁铮铮的事实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这个事实就是:谁也无法否认郝惠君、陈果她们曾经练过法轮功!

  监狱警察一方面为我的转变而高兴,另一方面又为我感到遗憾,高兴的是挣扎这么多年,我终于从法轮功这个泥潭中走出来了!遗憾的是,我错过了减刑的机会,坐满了7年!7年,毕竟不是7天或者7个月,在我最青春的时候,在我年华之中最宝贵的阶段,我居然为这份所谓信仰对抗、付出,在与正常社会隔绝的地方固执地坚持着,现在想来,这是我的悲哀!

  2008年7月,我走出了监狱的大门,这才发现,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那个时候的我面临着举步维艰的状况。后来,我给原公司当时的董事长写了一封信,董事长对我有些印象(因为在2001年案发后我刚好有一篇关于空调器分配器的论文在珠海首届科技论文大会上获了奖,董事长曾拿着这篇论文去找过我,才知道我因法轮功一事被刑拘)。董事长约见了我两次,在向我原直属上司深入了解之后,又咨询了市里的意见,最后两人担保,将我接收回原公司工作。

  公司两位领导对我的关怀,以及很多老同事的关心,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让我感觉到社会并没有遗弃我,我重燃生活的信心!接下来我组建了家庭,对象是单位的同事。在工作上,经过一段时间非常艰难的努力,我的业务水平也逐步上来了,部门领导也开始赏识和重用我。

  不过,7年青春荒废所造成的巨大影响不是一下子能弥补回来的,包括在技术上、心理上、社会活动上、经济上……诸多方面的巨大落差、障碍,不是我短时间内能完全克服的。举个简单的例子,2009年到2010年之间,正值房价狂涨,而刚刚结婚的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工作之余便是四处去找房子,找当时自己能买得起的房子!那个时候,我的妻子怀孕3个月又流了产,而我老家的高龄父母带着一个身患严重抑郁症的妹妹,生活上只能靠我来支持。工作上由于多年的荒废,技术的日新月异让我捉襟见肘。内外交困,令我十分绝望,身体也日渐虚弱,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未完待续......

广州市黄埔区启动2022年反邪教宣传周活动 黄埔反邪再添生力军

广州市黄埔区2022年反邪教宣传周活动启动暨黄埔反邪志愿服务队成立仪式在黄埔区国家安全教育主题公园举行。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