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转法轮”碾碎了美满人生

时间:2022-08-04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文筠

  善良人怀着最坏心眼

  妈妈的脸庞是慈霭的,妈妈的目光是温柔的,妈妈的双手是温暖的……我曾经也有一个敦厚善良、温柔贤惠的妈妈,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母亲,最善良的人怀着最坏的心眼,做着最伤人的事。妈妈25年的“圆满成神”的之路,破碎了我美满的家庭,碾碎了母亲原有的样子。

  捷径是世上最远的路

  我的妈妈叫陈清,现年60岁,大专文化,外公外婆对妈妈格外疼爱,自小也没吃过什么苦头,一家人省吃俭用地给妈妈供书教学,把培养妈妈成为一家国有钢铁厂的职工,在那个年代是一份值得荣耀的“铁饭碗”单位,这份退休金所保障的小康生活,也是在当今社会许多人的向往。然而,一场生命边缘的抉择毁尽了她的一生。

  1995年,我的妈妈年方33岁,她仍在最美年华里夫妻和睦,家庭幸福。而我还是个8岁孩童,三代同堂,我想那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就在那一年,妈妈乳腺增生手术又复发,医生诊断有癌变迹象,需要做切除手术。除此以外,头痛、失眠,以及严重的鼻窦炎等疾病,严重困扰她的身心健康与日常生活。就在这种身心俱疲的压力下,她的同事唐松波介绍了一本《转法轮》书给她看,并带上她一起到广场参加练功,这仿佛让她在漫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书籍里写的“真善忍”“积德”“消业”“圆满”的说辞打动了心地善良的妈妈,在久病缠身“坚持治疗的麻烦路途”与“一朝成‘神’的一劳永逸”之间,她毅然选择了后者。每天练功有规律地运动,感觉缓解了病痛和失眠症状,这更坚定了她的信心,加深了对教主李洪志的崇拜。于是,她怀揣着“治病救命,圆满成神”的美好愿景,奋不顾身的跳入邪教的漩涡中,25年无法自拔……

  一切罪恶皆有痕迹

  我自小就有的深刻记忆:我的妈妈仿佛一直肩负着一种荣耀、一种职责,“练功、圆满”是主要的任务,是必赴的誓约。妈妈除了自己练功,还要通过“传法、弘法”拯救世人方可修炼圆满!圆满后我们一家人都可以在天上成神,无忧无虑。

  直至1999年,“法轮功”已经演变成邪教而依法取缔,可是“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每一个练习者,远在美国的李洪志也使尽浑身解数与政府抗衡,源源不断地发“经文”鼓动国内的练习者“走出去弘法、护法”。国家的法律没有截住妈妈对“法轮功”亦步亦趋的脚步,她对震惊全国的“4.25事件、1.23法轮弟子自焚事件”等血泪案例视而不见。妈妈告诉我:“那些都是政府为了打击‘宗教教派’而自导自演的,修炼的路途充满磨难。经过练功,妈妈的身体好了,全家都有福……”。年幼的我自始无法分辨是非,单纯地认为:只要妈妈说的话,肯定都是对的。

  1999年7月,钢铁厂的领导找到妈妈去谈话,劝诫她:不要再迷信“法轮功”,那已经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妈妈考虑到自己和爸爸也是国家单位的职工,妈妈勉强答应了,并上缴了“法轮功”的书籍和录音资料,只是偷偷留下了一本《转法轮》,那个时候,妈妈也为了家人彷徨过、犹豫过。爸爸除了工作,便天天在家陪伴妈妈,我们的家还是一片祥和的,爷爷奶奶也展开了新颜。

  好景不长,同年9月,我放学回家便看见妈妈在路口与同单位的一位邓姓男人谈话,我偷偷躲在一旁,听见他们在商议一同到北京“护法”,要去北京天安门静坐,并大声喊叫:“法轮大法好”等口号,这是“法轮功”组织的要求的行动。我感觉到恐慌,不知道妈妈会如何决定。果不其然,到了晚餐时间,妈妈瞒骗了爸爸要去广州办事。第二天一早,妈妈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给我这个礼拜的在校食堂的伙食费,便要匆匆出门,我着急地拉着她的手告诉她:“妈,你要快点回来,我小升初了,学校要开第一次家长会!”妈妈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凝望了我,含糊点了头,没有言语便离开了。这一天我感觉时间变得特别的漫长,恍恍惚惚中到了第三天中午,妈妈竟然回家了,当时那种雀跃的心情在我心中翻腾,让我的眼眶发热。心中感慨,哪怕吵吵闹闹,终究是一家人团聚。

  怎知道世事难料,2001年底,这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十四岁的我已经开始会用自己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也学会了用自己的双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一天,我和外婆一起做起了饺子,炖上了一只老母鸡。外婆还在对我念叨:“你妈今天应该回来了吧?那天跟你爸吵完架就没回家,等她回来你跟她好好说说,跟你爸爸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吵了,咱不当什么神仙,咱们把这辈子过好就行了……”,我点头认同,一旁的老爸闷不吭声也默许了。眼见夜幕降临,饭菜都结起了一层油渣,门终于响起,我立刻冲去开门,迎来的却是单位领导,他来告诉我们,我的妈妈被遣送去法制学习班学习去了,这时候的我才知道,妈妈已竟然成为了一名痴迷“法轮功”的“地下党”,除了自己背地里偷偷练功,还拉上了许多单位同事加入到“修炼”的队伍中去,做起了“弘法”的事情。这一去便是两个多月,这两个月的学习仅仅换来了我们一家人一年的安稳生活。

  无处安放的幸福

  2003年,一张子宫肌瘤的检验结果也没有撼动了妈妈,妈妈的子宫长的肿瘤压迫了神经,医生诊断建议是尽快切除子宫。妈妈这次坚定地认为:这是“业障”未除的原因,是不虔诚练功的结果。只有练功才能根除病痛,只有李洪志大法师才能让他身体健康,只有圆满才是唯一的出路……妈妈单纯地认为,只要在家偷偷练功,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妈妈对爸爸说:“我不做子宫的切除手术,我要练功!”,妈妈不顾家人的意见,为了练功,妈妈对家庭不管不顾,常常忤逆爷爷奶奶的劝诫,奶奶为此只能悄悄抹眼泪。爸爸对妈妈的不满也越来越深,我从一开始的躲在门后看着他们争吵,变成了关上门,捂着耳,隔绝这些让人悲伤的场景,原本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似乎再也不复返。

  妈妈这时候已经全身心投入到练功中去,除了自己练功,还要去菜市场讲真相,上“明慧网”学习,学习“发正念”。有时候,家里实在没有人看管我,妈妈只能无奈带上我四处偷偷的发传单、传递印着法轮标志的印章,把我丢在一旁自己玩耍。遇上友善的邻里邻居,他们笑容尴尬地收下妈妈的东西,有好几次,我看见他们转身就把东西扔到垃圾桶,还对着妈妈的背影指指点点;有一次,遇到不友好年轻的男人,还会突然起争执,他们会对妈妈破口大骂:“不看病、不吃药就能好?!你不要再来害人了!他妈**”,妈妈拉起我就落荒而逃……当时的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我那善良的妈妈、贤惠的妻子,成了过街老鼠似得,我的日子也跟着过得惶惶不安了!

  2013年,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婚姻终于熬不过貌合神离的漫漫长路,我的爸爸终于选择了放手,我也到了能明辨是非黑白的年龄,如果血脉亲情能放弃,我也快熬不住地想到了放弃。因为我曾经温柔贤惠的母亲,已经戒掉了“亲情、色欲”,对家人早已不管不顾,我也没有考到理想的学府,早早出来打工,自我独立。我曾经善良淳朴的母亲,已经变成了一个“巧言令色的弘法者”,她会向如她以往一样慈祥的老人“讲真相”,发送、交换“反宣币”,在人民币上“传法”,劝人修炼“法轮功”,反党反政府。

  到后来,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勇毅、果敢的修炼人”,2019年5月,我接到居委会的索赔通知:我的妈妈到菜市场买菜时,看到韶钢红旗渠居委会的反邪宣传板后,当天下午便携带一桶红油,泼向展板,造成了公共财产的损失,违反了法律法规。

  小地方里都是大事件,妈妈沉迷练功的事情街知巷闻。因为我的家庭情况,我的公务员恋人迫于家人的大力反对而分手,而我也感到深深的自卑与无奈,最终的我,爱而不得,曲终人散。每每夜深人静想起自己的生活,感到无限的悲哀和痛恨。

  二十五载,青丝白发的守候

  妈妈的子宫肌瘤越来越严重,身体每况愈下,还得了高血脂、高血压等基础疾病,苦不堪言。可她始终不愿接受治疗,许多次我强行将她带到医院,众目睽睽之下,她不顾母子情分,在医院的大门口与我撕扯,对我大声呵斥,骂我是阻挡她修炼的“魔”。许多时候我宁愿她是熟睡的,这片刻的安宁让我能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的皱纹,感到她是真实的,回忆起小时候她也是关爱过我的。

  二十五年后,我回顾妈妈“一路向善修炼成神”的道路,没有看见过一个神迹的发生,单位对痴迷邪教的执迷不悟者,最后予以开除,妈妈最后一无所有,连最基本的退休保障都失去了;我的爸爸早已开始了自己的新生,忘却了她曾经这位贤妻良母;我的外公死不瞑目,91岁的外婆满目疮痍孤苦第守候着她的归期……而我,丧失了追求幸福的勇气,至今仍旧孤身一人。

  毁人不倦的“转法轮”

  2021年,新冠肺炎全球肆虐,举国上下同心抗疫,由国家筑起的安全防线,才有小家的平安生活。毁人无数的“法轮功”仍在伺机寻找破坏人们幸福的机会,希望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擦亮你们的慧眼,认清邪教的真实面目,以此为鉴,用科学的眼光甄别善恶,做一个真正善良的人,有爱、有责任的人!活好我们的今生。




268913.jpg

投票开启!最具人气的“反邪知多D”短视频由你选出

广东省反邪教协会联合南方新闻网举办的“反邪知多D”反邪教百科知识短视频创作大赛,共有51个作品进入到网络投票和专家评选环节。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