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一位摆脱邪教“法轮功”的受害者控诉

时间:2022-06-01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阿朵(整理)

  我叫杨小明,今年44岁,广东河源人,在东莞工作,曾经是一名邪教“法轮功”练习者,起初练“法轮功”只是想强身健体,没想到误入邪教,给家庭和生活带来极大的灾难。

  一、堕入深渊,助纣为虐

  回顾不堪回首的20年,我后悔不已。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从小到大很顺利,父母忠厚老实,从小我很听父母的话,也孝顺父母,在骨子里很崇拜焦裕禄、雷锋,想像他们一样去帮人。改变我人生的一天突然降临,高二那年,我晨练看见“法轮功”人员在练功,当时好奇,跟着练,有位阿姨就过来教我,说免费教学,并且认真练“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而且惠及亲友,我见横幅上写着“真善忍”,自以为“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于是每天天未亮,我就跑去公园一起打坐,吸收所谓日月精华。后来那位阿姨又告诉我,不但练功,还要“传法”传发给其他有缘人,广结善缘。渐渐地我不断被灌输邪教的各种思想理论,骗人手段,当时的我懵懂无知,上级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盲目听从李洪志的一派谎言,逐步陷入邪教泥潭深渊,进入被精神控制的状态,成了邪教组织的帮凶和傀儡。

  在“法轮功”精神控制的魔爪之下,我做了很多糊涂事。

  上访闹事。1998年5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了批评“法轮功”黑幕的纪录片,我深为不满。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在“法轮功”邪教组织唆使下,我瞒着父母,买飞机票前往北京上访,临走时偷偷把辞职信放办公桌上。1999年4月23日凌晨5点,在李洪志的策划指挥下,我们与各地“法轮功”练习者一起,陆续在中南海周围非法聚集,静坐示威,一直到晚上8点多,当时不惧生死,现在想起那场面还心惊胆战,后悔不已。

  威胁警察。2007年3月16日,我带头组织数十名“法轮功”人员,到东莞市人民法院附近发“正念”,公开进行邪教滋事活动,就为了“营救”“法轮功”被告人,见到有的邪教人员被警察带走,我们有的就殴打前来劝阻的工作人员,有的恶意攻击政府,有的咒骂反邪教人士,我们还煽动周围群众砸警车、捣乱,围攻派出所,威胁干警释放被拘留人员,三更半夜才回来。

  宣扬邪说。我不断被洗脑,心里就想着宣扬“法轮功”邪教所谓“真相”。2005年到2010年期间,我购买毛笔、即时贴、油漆等,自制宣传“法轮功”邪教内容的标语,每天天未亮天未亮就骑着摩托车疯狂在东莞市多处电线杆和墙壁上张贴,而且,我还盲目地从各地偷偷购进《法轮佛法易解》《法轮大法》等各种“法轮功”书籍、录音带、练功条幅一大批;甚至,最荒唐的是,我自己买电脑、印刷机在家打印“法轮功”宣传资料,我固执地以为多打一份就多救一个人,每天晚上都拼命打印到两三点钟,病态的固执让我丧失理智与判断力,浑浑噩噩地活着。

  邪教帮凶。加入“法轮功”组织后,我被委以“重任”。在李洪志授意下,从2009年到2015年,我在湖南、广西等15个省、直辖市偷偷摸摸举办“讲法”“练功”培训班,建立辅导站和练功点,宣扬“法轮功”追求“圆满”等歪理邪说和恐怖言论,蛊惑人心,蒙骗他人;并且,我还大肆扩大“法轮功”队伍,致使一些邪教人员荒了田,抛了家,弃了学,这些人在邪教胁迫下,欲罢不能,走投无路。与此同时,我通过计算机登陆境外邪教网站“明X网”,下载“法轮功”信息资料,利用互联网向多个电子邮箱地址群发邪教组织的各种信息。

  弄虚作假。“法轮功”邪教骗术五花八门,难以尽数。从2006年初起到2016年,我和其他“法轮功”痴迷者一样,不断宣传“法轮功”的虚假信息,招摇撞骗,神化”李大师“,用阴险、龌龊的手法策划“法轮功”祛病健身所谓的“调查报告”,采用造假的手段编造练“法轮功”能 “强身健体”、“包治百病”、“立竿见影”的谎言,夸大所谓“功法”的作用,声称可以“上法轮”、“入天国”“成佛成仙”等使人真假难辨,虚假的政治谣言也害人不浅。

  二、害人害己,悔恨终身

  自从踏上邪教之路,我对邪教组织以外的人和事毫不关心,甚至到了麻木的程度。在危害着社会秩序和他人的同时,我自己也深受其害:

  漠视亲情。我从小很孝顺,没接触“法轮功”之前,每周都会陪父母散步聊天,为父母制作生日卡,亲戚邻里常羡慕父母。自从踏上邪教之路,我生活里没有家庭、亲情的存在,将全部时间、精力投入到所谓的邪教事业上,舍不得抽一点时间陪父母聊一会,20年来没有陪父母逛街、旅游过,父母为了我不断操心,苦口婆心劝我不要练了,说“再练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我却依然无动于衷,不思悔改,表面听从,暗里瞒着父母偷偷继续练功,原本幸福的家庭毁了,还带给家人无尽的担心和牵挂。

  加入邪教后,我消极怠工,日常工作敷衍应付,每天想着大法,单位领导也劝我不要再练了,但我觉得他们是“魔鬼”,完全动摇不了我的“修行”,父母同事多次给我介绍男朋友,我却认为不是跟自己一样练功的而一再拒绝。为痴迷“法轮功”,我多次绝水绝食抗议阻碍练功的正当行为,任由自己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三、深刻反思,幡然醒悟

  即使这样,党和政府没有放弃我,仍不遗余力挽救我。单位领导多次推心置腹耐心劝导,反邪志愿者多次走访,终于让我有所触动,迷途知返。那段时间,我从灵魂深处反复一遍遍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反省20年的光阴我都干了些什么。如果我没把沉迷邪教的20年光阴好好生活该多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生活没有如果。

  四、解脱枷锁,重获新生

  因愚昧无知走了20多年弯路,幸好遇到正直善良的反邪志愿者们,我满怀感恩,这些年,我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和爱,反邪志愿者的熏陶帮助,让我在痛彻心扉的体悟中燃起希望的光,在思想深处跟“法轮功”邪教彻底决裂,卸下了20多年的精神枷锁,心里有一种劫后余生、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我内心迫切想要把练邪教的人挽救过来,回头是岸,回归正常生活,我志愿做一名帮助他人的反邪志愿者,尽余生力量同邪教斗争到底,用实际行动回报国家和社会。

  我的信念是活成一束光,光够亮,就福泽四方;光微弱,就惠及身旁。




268913.jpg


肇庆:牵手“粤小正”萌动全城,共筑家庭反邪防线

肇庆市以粤小正“萌”动形象为切入点,走进多户家庭开展“与粤小正牵手玩游戏,共筑家庭反邪防线”的防邪反邪特色宣传活动。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