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贪求“圆满” 丢失美满

时间:2022-04-26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天媛

  我叫林妹,广东韶关人,今年65岁,曾经我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丈夫勤劳憨厚,善良顾家,儿女聪明伶俐、乖巧孝顺的。26年前,我遇上了“法轮功”邪教,误信了李洪志“祛病健身”的歪理邪说,陷入了“圆满”骗局。而我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丢失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一切悲从贪心起

  我从小生活条件不好,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母亲带着我们姐弟8人在家务农。我文化低,结婚后只能跟着丈夫做些辛苦的体力活,勉强维持生计。贫贱夫妻百事哀,生活的重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时常抱怨自己生不逢时,看到别人轻轻松松就能挣大钱,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过着舒坦的生活,我又羡慕又嫉妒,觉得世道不公平。

  我与丈夫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上学后还需要一大笔教育经费,家庭经济压力更加紧张。我们夫妻二人向亲友借钱,并在工业区开了一家夫妻档快餐店。为了能够节约成本,我们没有雇工,夫妻二人起早贪黑打理着店面。因为长期的劳碌,我的身体素质下滑,小病不断,我舍不得花钱看病,也担心看病会误工,一般情况下能忍则忍。1997年10月的一个夜晚,在打烊前,店里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吃完饭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边看我收档,一边找我闲聊。她说我气色不好,向我推荐一种不用钱就能“祛病健身”的功法,我顿时就起了兴趣,跟她聊起来。她说看我面善,又在临走前留了一本《转法轮》给我。我委婉拒绝说自己不识字,不需要看书,但她却神秘地说:光练功,不看书相当于做体操,没有效果,她还说师父会安排“有缘人”来教我读书。随后的日子,我的生活更加忙碌了,除了开店,还得每天挤时间练功学“法”。

  李洪志说,修“真善忍”不但可以“消业祛病”,还能“上层次”,让人脱离现实生活的苦难,“圆满”到各自的法轮世界去,过无忧无虑的好日子。而这些不都是我渴求的吗!

  认贼作父 是非不明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陷入了痴迷状态,完全掉入了李洪志“消业”、“圆满”的陷阱中不能自拔。将李洪志当成神佛,从不敢直呼李洪志的名字,都恭敬地称师父。每次做了好吃的都要放一碗在神台上供奉给李洪志,祈求李洪志保佑我心想事成。李洪志说的话,就算是前后矛盾,我也全盘接受,从不敢怀疑,事事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对李洪志不敢有丝毫的不恭敬,生怕惹怒了他会遭到“报应”。

  我把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当成“圣旨”,李洪志说不能杀生,我便不敢杀生,看见丈夫剖条鱼我也会心惊肉跳,我的快餐店因为不供应肉食,很快就没市场倒闭了。李洪志说不能喝酒,我便压制自己连最喜欢的糯米甜酒都不敢喝。李洪志说要“真善忍”,我在生活中就处处忍让。买菜时被缺斤缺两,从不敢与人争吵。摆摊做生意时,隔壁的摊主经常欺负我,造谣说我的货不好,霸占我的摊位,我又生气又委屈,本想要找他理论,就因为李洪志说与人争吵要损“德”,我就强忍下来。他说看病吃药就无法“消业”,我就不看病不体检,也不知道自己早已身患高血压。有一次因别人说李洪志的不好,我气得晕倒在地,被送到医院抢救,血压已高达200,若不是抢救及时,差点丢了性命。我却不领医生的情,认为浪费了自己一次上“层次”的机会。

  国家取缔“法轮功”邪教后,我还怀揣着“圆满”梦不放弃,肆无忌惮地“学法”、“弘法”、“护法”。三番两次到北京参加非法聚会,被遣送回来后,丈夫把我看得很紧,但我还不死心,就偷偷地动用与丈夫做小本买卖辛苦挣来的钱去资助其他功友“上访”。原本老实本分的我已经被“圆满论”冲昏了头脑,变得不畏惧法律了,也不顾家了。

  伤了丈夫的心

  我追求的是升天“圆满”,丈夫追求的是家庭美满,价值观的偏差,让我们再也不能回到过去夫唱妇随的生活。为了全身心地做好“三件事”,我冷落了丈夫、孩子,对家里的生意也不再上心,生活更加艰难。但我认为此时的艰苦可以换得另外空间的富足,是值得的。李洪志说过要“放下名利情”,我觉得自己凡心还太重,时刻叮嘱自己要去掉对家庭的留恋。我只顾自己的修练,丝毫不顾全丈夫和儿女的感受,想着未来在“法轮世界”的美好,我对他们的劝告和哀求熟视无睹,继续我行我素。丈夫一个人辛苦挣钱,赡养老人,供养两个孩子读书,家里的收支状况很快入不敷出。丈夫操持着整个家,又当爹又当妈,累坏了身体,患上了白内障、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我相信李洪志说的“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认为只要自己修得好,他的病自然也会好。我不但没有带丈夫去看病,反而趁着他身体不好,没空管我的时机偷偷走出去“弘法”。我在丈夫身体最脆弱,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离他而去,根本没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伤透了他的心。

  毁了孩子的前程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对孩子应该言传身教。可我带给两个孩子的却是恶劣的影响。与两个孩子沟通时,我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扯到“法轮功”邪教的歪理邪说,孩子们对此很反感。我发现既然不能说服他们跟随我一起练功,干脆就放弃了,李洪志也说过,这个世界的孩子不是我真正的孩子,只是借我的肚皮出生而已,在另外空间我还有我真正的孩子。练功后,我对孩子们的学习不闻不问,也很少关系他们的身心健康,女儿早恋我没发觉,儿子沉迷网游我不知道。2000年,我因为邪教活动被依法处理时,丈夫病重,女儿正读高中,她既要学习,又要忙着照顾家里,还因我的事遭受打击,高考时她因一分只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最终她选择踏入社会,分担家庭的负担。如果不是因为我,女儿现在一定有更好的工作,有更好的生活。

  反邪教的教育早已进校园了,儿子在学校里抬不起头,经常被同学们耻笑有一个跟随邪教的母亲。不知有多少次,他哭着跑回来,抱着我的双腿说:“妈妈,不要练功了,同学们都知道‘法轮功’是邪教。”我却在一怒之下甩了他一巴掌,并警告他“不许胡说!”儿子惊愕地瞪着我,从此再也没劝过我,母子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高考志愿中儿子填了远方的大学。

  一个母亲应该给孩子温暖、爱护,我给孩子们的却是负担、压力,一个母亲该给孩子的是支持、助力,我给孩子们的却是阻力、障碍。一想到这些,我就愧疚地想大哭一场。“法轮功”邪教害了我,我却害了全家。如今,女儿已经长大远嫁他乡,儿子也因在海南发展事业而离家。我却执迷不悟,被李洪志的邪说精神控制,不断去对抗法律,多次被依法处理,家中时常只留下患病的丈夫。好端端的一个家现在已经是一片冰凉,没有欢声笑语。

  到底什么是“圆满”

  什么“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什么“祛病健身”、“消业”“上层次”,什么“圆满”、“渡人”、“上天国”,全都是胡说八道!可我却为此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光阴,历尽辛酸。

  在不断的悔悟中,我慢慢懂得圆满的真正意义:圆满就是幸福还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生路上一直有人不离不弃;圆满就是儿孙满堂、相亲相爱;圆满就是山河无恙,家国安宁。




268913.jpg

深圳:守护国家安全 防疫反邪同行

深圳市光明区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国家安全、反邪教宣传工作,线上线下、多管齐下,增强群众法治观念,提高自觉抵制邪教的意识和能力。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