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被吞噬的青春

时间:2021-12-31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天媛

  一个好女人应当爱家,肩负起相夫教子,孝敬长辈的责任。从这条标准来看,我并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为了“祛病健身”,两次落入同一个陷阱——“法轮功”邪教。从朝气蓬勃的青春期,到现在的“知天命”之年,我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错付给了“法轮功”邪教,而它最终还了我一颗破碎的心,和一个破裂的家庭。

  青春期遭遇骨痛病,婚后偶遇“法轮功”邪教

  我叫罗桂(化名),广州增城人,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增城还是个乡下地方,居民的生活条件普遍较低。90年代,临近的东莞已成为制造之都,我在17岁那年就跟着村里的打工热潮,到东莞务工。因为没有文化,又无一技之长,我只能在工厂流水线上作业。为了能多挣一点钱,帮助父母缓解家庭经济压力,我忍受着加班加点的艰辛,长年累月保持一个姿势赶工序。尽管当时年轻,高强度的劳动还是击垮了我的身体,不到20岁就患上了骨痛病,疼起来身都不能翻。

  1997年我结婚生子,与丈夫商量好后,辞去了工厂的工作,专门在家照顾儿子。儿子睡着后,我就会站在家门口敲敲背,捶捶腿,舒缓下筋骨。邻居碰到我在拉伸筋骨,就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是能治我的骨痛病。第二次,他又带了一本《转法轮》回来借给我看,我被书中“真善忍”“做好人”的观点所吸引,认为这个功法很特别,不仅仅是锻炼身体,还能行善积德。于是我25岁就开始练上了“法轮功”邪教。

  不满丈夫阻我练功,夫妻关系降至冰点

  随着练功学“法”的深入,我对“法轮功”邪教进入痴迷状态,哪怕怀着女儿时,我也没有停止练功。2001年,丈夫从新闻中看了“1.23”天安门自焚案,很紧张地劝我不要再练了。我只得把《转法轮》收起来,不再练功。但心里仍不甘心,认为我练“法轮功”邪教都把病“治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就错了呢?不曾想到自己的病况得以好转是因为在家生养孩子,饮食得到了改善,作息规律,身体得到了休整的缘故。

  为了生计,我再次进工厂上班,恢复了高强度的工作,我马上旧病复发,有一天我在收拾房间时,发现了被尘封两年的《转法轮》,便偷偷地又练起了“法轮功”邪教,被“法轮功”的邪说蛊惑,我还在工厂里宣传邪教“法轮功”,被劳动教养一年。劳教期间,丈夫经常抽空来看我,鼓励我。我出所当天,丈夫还特意给我买了新衣服来接我,满脸的笑容写满了对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的向往。

  回家没多久,我发现我的《转法轮》不见了,得知是丈夫把它扔了,我很生气,大声质问他:“为什么把我的书扔了?” 丈夫看到我刚从劳教所出来却仍不知悔改,脸上满是惊愕、生气、失望、痛心,他摔门而去。李洪志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为的是谁呀?我怨恨丈夫的不理解,坚决不向丈夫低头服软,与他冷战到底。丈夫无奈,索性搬出去住,极少回家,我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再后来丈夫做了最后的努力,以离婚相胁,让我在家庭和“法轮功”邪教之间做选择。可是我并没有妥协,我的无动于衷让丈夫彻底寒了心。

  离婚后没有了丈夫的监督,我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地沉迷于“法轮功”邪教中。我也离开了原来的家,在外面租了房子,我每天准时5点钟起床练功,在出租屋成立“学法小组”,交流心得。我口才不好,每当看到别人都能自如地“弘法”、“讲九评”、“劝三退”,我自愧不如,但又不甘落后,便购买了刻章、电脑、打印机、白纸等工具,干起了制作和派发“法轮功”邪教宣传资料的勾当,走向了万劫不复之地。

  只求“圆满上苍穹”,狠心抛弃子女情

  为了不受牵绊,我把一双年幼的儿女扔给了家公家婆代为照看。李洪志说“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在这二十多年间,我就是为了圆满,不管孩子的成长,不顾父母的生活起居,我用尽一切碎片时间做好“三件事”。偶尔回去,看到孩子兴奋的面容,渴望的眼神,我也曾痛彻心扉,听到孩子说:“妈妈别走!”我也曾动摇。可是我想到李洪志说的要“去掉执著心”,我便暗暗对自己说:“忍住,我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他们会理解我的。”

  二十多年间,尽管我与家人都生活在广州,我却为了心无旁骛地练功而选择独居,心灵距离远在天涯。父母在担心忧虑中渐渐老去,曾经苦口婆心劝我回头的双亲相继过世了。我的儿女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父爱和母爱,也没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在他们的成长中我这个做母亲的形同虚设,没有给予他们任何指引与帮助,让他们从小缺失安全感,不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儿子步入青春期后,成绩更是一落千丈,变得沉默寡言,终日沉迷网络游戏,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女儿从小乖巧听话,学习成绩很好,并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但我却认为学业不重要,没有供她上学,误了她的美好前程。

  韶华已逝,家庭已毁,只恨时光不倒流

  在这二十多年期间,我深受“祛病健身”、“消业论”毒害,抗医拒药,每当旧病复发,我都认为是自己修的不够好,就会更加虔诚地膜拜李洪志,更加努力地练功,更加卖力地制作、派发“法轮功”邪教宣传资料。这让我错过了治愈疾病的最佳时机,落下了一身病痛,我用了二十多年痛与泪的亲身经历,换得一个彻底明白:“祛病健身”就是个诱饵,是个幌子!我的青春和心血全都错付在“法轮功”邪教上,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还为其鸣冤叫屈,走上违法犯罪的歧途。没有什么痛苦抵得过突然发现自己固执己见地错了二十多年,想弥补却为时已晚。

  如今我已年近半百,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我清晰地记得,前夫红肿着双眼,硬着喉咙,最后一次质问我:“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沧桑年迈的父亲风尘仆仆地赶到我的出租屋求我放弃“法轮功”邪教,过正常人的生活。稚嫩的儿子委屈地哀求我:“妈妈,你不要练功了,同学们都有爸爸妈妈接,就我没有,你接我放学,好吗?”女儿用试探的口吻向我求助:“妈妈,我考上大学了,只是学费有点贵。”可是,我置若罔闻,把能挽回一切的机会全部拒绝了,亲手掐灭了他们对我的殷切期盼,斩断了夫妻情、儿女情。

  如今的我,孤身一人,家庭已毁。父亲带着遗憾离世已久,到去世前他都没能看到我回归正途。前夫已组建了新的家庭,儿子游手好闲,女儿却因为学历低只能做一份比较辛苦的工作。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是我一手毁掉了那个温馨幸福的家庭,我根本就不配做他们的母亲。每每想到此,我便悔恨不已,是“法轮功”邪教毁了我这个家!

  我只想用我的沉痛教训告诉大家:“法轮功”邪教邪毒俱全,绝对不能碰!




268913.jpg

广州市黄埔区启动2022年反邪教宣传周活动 黄埔反邪再添生力军

广州市黄埔区2022年反邪教宣传周活动启动暨黄埔反邪志愿服务队成立仪式在黄埔区国家安全教育主题公园举行。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