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与魔共舞

时间:2021-09-24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沐沐

  “人的价值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每个人的命运更是由自己掌握,任何祈求“神”的庇护都是徒劳的。这就是我走过的弯路。”这是阿洪在品尝了炼狱般苦痛后的感悟。

  “神”让愚昧的我变成邪教徒

  我叫阿洪(化名),出生在广东一个偏远贫困的农村家庭,因为家里姐弟多,我读完小学三年级就辍学在家,家里生活很苦很苦,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农活,迷信思想严重的父母逢年过节总是带上我们一家老小去烧香拜神,祈求幸运之神能降临我们家,改变我们现状,耳濡目染下,我的头脑中也有了鬼神,认为万事万物都由鬼神主宰,天命不可违。

  1989年,我婚后与丈夫一起到深圳打拼,当时婚姻美满,生活稳定,随着三个儿子陆续出生,家中更是充满欢乐。然而好景不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亲眼目睹了只在小说或电视中才有的狗血情节,我的丈夫与我的亲妹妹偷情,我痛不欲生,更可悲的是不久后丈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晚期,医治无效撒手人间,把三个年幼的孩子抛给了我内心痛苦,心情低落,怨恨丈夫太自私,孤身在外无人倾诉自己的烦恼,为了寻找情感和精神的寄托,我不顾道德伦理找了一个有妇之夫,维持了多年的情人关系。

  2012年7月,我的朋友阿花(化名),假借关心之名带着一本《圣经》来找我,主动开导我,开始跟我讲关于“神”的事,告诉我信“全能神”就会快乐,没有烦恼,天地的事由神主宰,只要得到神庇佑,就能无忧无虑地拥有一切。本就迷信的我听后很感兴趣,之后,阿花又托小陈送我一本《神的三步作工》书籍,这本书前面两部分还有《圣经》的内容,第三部分就全部是所谓“全能神”的话。小陈还绘声绘色对我说:神是怎样作工带领人类走到今天的,凡跟上神这步作工的人,都是进入神的国度,凡是不信的很快会下地狱,被烧万年。愚昧无知的我听得津津有味,对此深信不疑,从此加入“全能神”邪教,成了一名邪教信徒。

  “神”使我把邪恶当成善行

  加入“全能神”邪教后,我每周按照2至3次参加聚会,无论刮风下雨我都准时参加,聚会时兄弟姊妹们投其所好地交流,这种久违的关心,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亲切,认为找到了生活的方向,不知不觉中,我被洗脑了,把信“全能神”邪教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并把宣扬“全能神”邪教作为给自己预备善行,认为做得越多,善行就越多,就能保平安,就能进入“神的国度”。只要了解到周边有亲戚朋友有信神的可能,就会放下家业,顶着烈日,冒着风雨,饿着肚子去找这些人试探,之后把线索提供给“全能神”邪教组织,给这些亲朋好友传福音,因为我的投入2013年3月“全能神”邪教组织安排我跑路送信,同年9月提拔我当“福音执事”,如此之快就得到“全能神”邪教的重要,我好像大了一针“兴奋剂”,不知疲惫地一直往前冲,把与外界联系的手机号码换掉,与亲朋好友断绝了所有联系。

  当初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全能神”邪教组织安排的福音执事工作,我听信了兄弟姐妹的灌输只要为“神”效劳,预备善行,就能得到永生,要什么,有什么,就这样在歪理邪说的蛊惑下,我义无反顾地把一家人维持生计的两间店铺转让了,还把为数不多的转让金挤出一万元交“奉献款”,更深信有“神”的看顾,庇护一切都会好,把自己的平安和健康寄托在“全能神”邪教上,我果断地把三份保险全部退掉,没有退路后,我一门心思地投入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中,思想上完全是“全能神”邪教的理论。

  “神”的光芒把我引向万丈深渊

  为了不让孩子们受收到父亲早逝的影响,我出来尽本分时还惦记着每天给孩子们做饭的事,担心孩子们在家不安全,想过早点回家陪伴他们。这引起“全能神”邪教组织对我的不满,他们告诫我:“你要相信神,要有信心,神会看顾保守的”,让我放下肉体、情感。经过一翻思想挣扎,我最终狠下心来,选择了放下对儿子的牵挂,以神为中心,心想待到春暖花开时,孩子们就会理解我的。从此为了传福音、尽本分,我每天早出晚归,不再关心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母子间的对话也越来越少,一天傍晚,我匆匆忙忙地从聚会点赶回家,三个孩子在客厅等我,当时我很高兴,心想这是传福音的好机会,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大儿子愤怒的对我说:“每天神出鬼没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反驳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好,现在神来人间救人,不信的人下地狱”。三儿子、小儿子拉着我的手哭着说:“你给我们的感觉是有妈等于没妈,活着的人都不管我们,真是那样你就让我们下地狱吧”,我大声回击道:“我没死呢”。就气愤地上楼了。孩子们为了阻挡我信神,把握的神话书偷偷地撕了个稀巴烂,还叫来了许多亲戚来劝我,亲戚见我神神叨叨的,以为我精神有问题,试探地问我爸爸叫什么名字,我火冒三丈,认为这些人都是魔鬼来的,我心里坚定地想,站住见证,亲戚们担心我还会像上次那样处理家里的物业,逼着我交出家里的房产证,那一刻我想起了“全能神”邪教组织里弟兄说过:“你住的家不是你的家,你只是暂住”。为表虔诚,我没过多久就搬出去住了,把自己的住宅卖掉一套,维持教会的开销。

  摆脱家庭琐事烦恼后,我更像脱缰的野马,穿梭于“全能神”邪教的各种非法活动中,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积蓄挥霍在“全能神”邪教组织里,2015年“全能神”邪教组织见我忠心耿耿,再次提升我为教会带领,我心想这是“神”对我的认可,感觉自己离“神”越来越近了。随着职位的升迁,教会缺什么,我买,教会的脏活累活,我干,好几次因体力透支,累倒在聚会现场不省人事,“姐妹”还让我反省,没过多久我又扭伤了腿,肿得猪脚一样,姐妹们不但没送我到医院救治,还让我反省,从不关心我的死活,年底的时候,我耳朵流脓厉害,术后我头重脚轻,走路无力,耳鸣厉害,冬天大汗淋漓,看东西还重影,我不顾自己的性命,坚持作工,现在邪教的万丈深渊里。

  梦醒时分,“神”就是邪教

  2016年3月,儿子突然打电话告诉我,外婆脑梗不省人事,让我赶紧回去照顾,当时沉迷在邪教里走火入魔的我,认为不全身心尽本分对家人和自己都不利,更为了给教会的信徒做榜样,我狠下心,拒绝了儿子的请求,没有回去看望麻痹在床上的母亲。一个月后我在聚会现场再次累倒,“姐妹”迫于无奈把我送到医院,经检查,我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并立刻住院,住院期间,我还坚持偷偷跑去聚会,想让神看到我是真正信神的人,可教会的姐妹却指责我:你尽带领本分到现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一定是你没尽职尽责尽好本分,还这样指责我,太没人性了!后来还把我的带领本分撤换了。从那时起,我的内心很痛、很痛,脑子里随时有不信神的念头闪过,但一想到神是这样试炼、熬炼人的,更害怕不信神遭到惩罚,所以我对神继续保持着虔诚的心。

  识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最终,我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努力劝导下,认清了“全能神”就是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摆脱了“全能神”邪教的谨慎枷锁。清醒后的我,为自己八年来在“全能神”邪教犯下的罪行,感到痛心疾首,愧疚难当。面对痛苦,永远有两种态度,一种在消极中使一颗心渐渐麻木,让希望于不变的日复一日中淌淌流失了一种在心灵疼痛中找出前行的力量,从而使生命鼓足铮铮的勇气,我与魔共舞的日子是一生中最痛苦的,但庆幸我已经醒来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重要的是勇于面对现实和未来,我一定会充满信心地行进在阳光的路上。




268913.jpg


惠州市创新方式开展反邪教宣传教育

惠州市以夏令营、文艺作品评选等方式,创新开展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在群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营造了浓厚的反邪教氛围。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