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跳江!我目睹的“法轮功”悲剧

时间:2021-05-18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一木

  我叫吴雄(化名),现年35岁,广东揭阳人,曾身陷“法轮功”邪教20年;如今的我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教下,已经幡然醒悟,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回首自己能在“法轮功”邪教的歪理邪说中惊险地活过这些年,实在是万幸。细思自己从读小学五年级就被母亲带动学练“法轮功”,直至每天幻想能“脱离人间,圆满成佛”的过程,现在仍心有余悸。“法轮功”邪教制造的一个个家庭惨剧让人触目惊心,在我痴迷“法轮功”的日子里,就曾亲身经历了这么一件事······

  事情得从2011年底开始说起,当时我刚从广州回到揭阳市东山区工作,轻松的工作环境,让我更加有时间投入邪教“法轮功”的地下活动,并愈发痴迷。次年初,我开始主动寻找本地的同修。由于离开揭阳时间较长,人生地不熟,我只好委托故乡揭西县的一位女“同修”,让她帮我联系揭阳东山区的“法轮功”功友,由于一直以来接触的“同修”都年龄偏大,没有什么话题,感觉很是孤单,于是我告诉她最好是找与我年纪相仿的。

  此般迂曲找寻,果真如我所愿,找到了一位与我同龄的“同修”,我心里很是开心,可惜该他在广州工作,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揭阳。得知他母亲也是“法轮功”人员,于是,我便先行前往认识这位母亲。

image.png

  这位母亲叫蔡汉花,50多岁,住在东山区淡埔村,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仍然偷偷的练习“法轮功”,柔弱的身体里面竟然流淌着如此“坚定”的信念,我对她的敬佩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我亲切的叫她汉花姨,心想真修大法弟子真是精进啊!自己也要坚定信念才行。

  2012年4月初,收到汉花姨儿子从广州回来的信息,我便匆匆赶去她家相见,他的名字叫蔡镇伟,1米80的个子,身材高大,但精神状态似乎很差,看上去很木讷,且神色疲惫,这是我十年多来第一次见到一位年轻的同修,顾不得寒暄,我迫不及待地问起他修炼的心得。

  “我98年就开始练法轮功了”,镇伟有些得意,似乎想说他与“法轮功”更有缘分,高人一等。“开始是我妈带我一起学的‘法轮功’,当时我才12岁,是大法小弟子,政府取缔“法轮功”后,我和我妈坚持到村庄里挨家挨户地‘派资料、讲真相’,精进不停,可惜2005年我妈被抓,我只好到广州打工生活。”镇伟长叹一声停了下来,神情里似乎在埋怨生养他的母亲,因为我们的认识是——“讲真相救渡世人”是师父安排的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情,怎么会出事被抓呢,肯定是修得不好,悟性不足,心性有漏,学法练功不精进造成的。

  镇伟惜时如金,他说:“师父说了,现在的时间比金子还珍贵,要抓紧时间精进。”说完便拉我一起阅读《转法轮》。只见他双盘着腿,笔直端坐,毕恭毕敬双手捧着那本《转法轮》,像是“至高无上”的宝书,一学就是两个小时毫不动摇,我只能咬牙坚持,镇伟对“法轮功”虔诚精进的心真是让我自叹不如,望尘莫及。

  汉花姨向我埋怨镇伟平时对她漠不关心,不闻不问,不理不睬,跟一个陌生人一样。镇伟却笑着跟我说:“她悟性不足,这不正是《转法轮》中所讲的‘亲情考验关’吗?去掉对家人的留恋之情,放下最后的‘情’,达到师父的要求才能‘圆满’,经文里说最后还得放下‘生死’呢,连‘亲情关’都过不了,还修炼什么?!”镇伟的一番话,让我暗暗窃喜,认为找到了修炼路上可以帮助我提高的好同修。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同晴天霹雳,让坚信“法轮功”的我们始料不及······

  2012年4月下旬,镇伟回去广州工作,但很快就失联了,任凭他家人怎么寻找也联系不到他,连续十多天杳无音信,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汉花姨心急如焚,惊慌失措。有同修淡定地劝她说:“大法弟子有师父的‘法身’保护,绝对不会有身体的伤害和生命危险,况且镇伟这么精进,不会有事的。” 汉花姨遂平静下来,也说不会有事的,而且提醒大家要相信师父的讲法,说在悉尼讲法中师父曾回答弟子提问时亲口讲过——“当一个修炼的人将要遇到麻烦事的时候,我的‘法身’会给你把这些东西化开,不让出现,也会点化你。”

  大家都不相信蔡镇伟会有事发生,都认为他是个坚定精进的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出什么事的。李洪志说:“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他的“法身”会保护每个“法轮功”修炼者。我也心想,镇伟是精进的大法弟子,不会有危险的。

  一厢情愿的梦想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5月中旬,也就是蔡镇伟离开家的20天后,终于传来了噩耗。警察找到汉花姨,说在广州珠江边打捞到一具尸体,疑似是她儿子蔡镇伟,鉴定确认是跳江自杀,让她去广州确认。

image.png

  汉花姨从广州回来后,我便匆匆赶往她家。家中早已挤满了亲人和功友,汉花姨哽咽地跟我说:“镇伟……没了。”便瘫软在地上泣不成声。眼望着一夜间满头白发的汉花姨,我的内心一阵揪痛,不停地问自己:蔡镇伟那么坚定精进的大法弟子,为什么会死了呢?师父无处不在的“法身”哪去了?为什么连自己的精进弟子都保护不了?于是我就四处打听镇伟过去的练功情况,从汉花姨女婿口中得知:镇伟常因“法练功”的事同汉花姨发生争吵,去广州前一天就因对《转法轮》中讲的“……告诉他跳楼就跳楼,告诉他跳水就跳水”的理解不同而整夜不归,并告诉我说是“法轮功”害死了镇伟。

  从那以后,汉花姨经常四处流浪终日不归,变成了像“祥林嫂”一样的人,逢人就说:师父不是说“一人练功,全家得福”吗?镇伟为何跳江自杀,死了呢?……

  蔡镇伟就这样走完了26年的人生,美好的蓝图还没来得及描绘,就匆匆画上了句号,留给汉花姨无尽的痛苦,听说让她后来也险些轻生,幸得亲属阻止和开导。假如他们当初没有跌跌撞撞地走进“法轮功”,或许镇伟现在已经结婚生子,汉花姨正抱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然而,人生没有假如。




268913.jpg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