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交流

如何帮助邪教受害者提高社会适应能力

时间:2021-03-19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田园

  由于长期受到邪教精神控制,邪教信徒认知和思维扭曲、情感和人格障碍突出,他们脱离邪教回归社会后会受此困扰产生种种不适应。如果此时,负责接茬的地方政府、社区及反邪专业人员和家人能够给与其持续关注,关心关怀,帮助他们重建认知系统,重塑自我,实现自我增能,将有助于提高他们社会适应能力,巩固思想,尽快融入正常生活。

  一、邪教受害者常见的认知与思维、情感与个性问题

  1、内心孤独容易导致自我封闭。人本来就是群居动物,然而邪教理论却极力诱导信徒:家庭和社会都是最终要抛弃的“旅店”、“垃圾站”,那些反对自己“练功”、“信神”的亲友都是“邪恶”、“撒旦”(恶魔),导致信徒伤害亲人感情,亲情被严重撕裂;而对自己的“同修”或“同工”因为彼此有共同语言,意气相投,情感相通,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脱离邪教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陷入到一边不被亲人谅解接纳,另一边又被“同修”“同工”视他为“叛徒”两头都疏远的境地,内心倍感孤独,容易导致自我封闭,与家庭和社会隔离。

  2、依赖心理严重导致决断力丧失。长期沉迷邪教,邪教信徒身心情感都对邪教教主产生了强烈依赖,已习惯把自己完全交给教主,一切听凭教主的主宰和组织的安排,相信自己只要“听命”、“顺服”,“神”“佛”对一切自有安排,变成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一味盲从盲听、没有自我意识的行尸走肉。脱离邪教后,他们突然没了“主心骨”,对于将要独立承担生活的责任,会表现出无所适从和茫然感,决断力丧失。如中年妇女黄某,因感情受挫精神空虚误入“全能神”邪教。在邪教歪理邪说灌输下,她逐渐相信自己的命运不由自己主宰,而是由“全能、全知”的“女基督”安排,自己只要按照“神”的旨意行事就可以获得人生福报。脱离邪教后,面对回归后的个人生活安排不敢做出决断。

  3、强迫性思维导致心态失衡。由于日复一日重复邪教生活,邪教“专有术语”、“固有名词”早已在邪教信徒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以至于在脱离邪教后,一看到或听到“真”“善”“忍”、“见证”、“尽本分”等“专有术语”,就会勾起对过去“学法练功”、“吃喝神话”、“传福音”的强烈回忆,产生不同的心理反应。有人觉得痛苦,有人觉得是嘲讽、有的感觉失落等等。有的还会引起思绪缠绕,执着思考自己为何会加入邪教,邪教威胁“形神全灭”“业力返还”“必遭闪电击杀”是否会兑现、自己脱离邪教到底正不正确等等,产生诸如悔恨莫及、自我怀疑、患得患失等心理。一些抛弃了原有的价值观,全身心投入邪教的信徒,发现到头来,自己不仅伤害了亲朋好友的情感,还失去了宝贵的光阴,与国家和社会发展进步严重脱节,而产生强烈的懊悔、自责、焦虑、愤怒情绪。如原经济特区企业中层管理人员杨某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但自从他痴迷上“法轮功”邪教,白白在其中耗费了十五年光阴,丢掉工作,疾病缠身,钱财散尽,家庭支离破碎。脱离邪教后,杨某懊悔不已,经常痛苦自责。

微信图片_20210314202702.jpg

  4、“非黑即白”思维导致社会适应困难。邪教长期“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单向思想灌输,使得邪教信徒形成判别事物的畸形思维方式。在脱离邪教后,遇到生活中的复杂现象和问题,特别是一些模糊的灰色现象,往往表现出偏执的单一思维,不能理性地客观看待问题,容易引起人际冲突和生活受挫。高学历的邪教受害者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往往理想化、爱思辨,在脱离邪教后遇到问题仍然喜欢去“剖析”,或者说从理上去“悟”,但因为思索问题大多都是站在错误的基点上,得出的结论当然也会不正确,结果不能接受世俗世界而陷入虚空。

  以上只是列举最常见的认知与思维、情感与个性问题,实际上,邪教受害者在脱离邪教初期,遇到的问题远远不止这几类,还包括无目的感、抑郁、罪恶感、漂浮感或虚幻感等等。

  二、思想和心理帮扶对策

  由以上分析可见,邪教受害者在反邪志愿者帮助下,认识到邪教危害,表态与邪教组织划清界限,这只是脱离邪教的第一步,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完全走出邪教阴霾,摆正心态,顺利地融入正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对此,笔者提出以下思想与心理帮扶对策。

  (一)及时予以接纳,创造积极的关爱氛围。要利用邪教受害者刚脱离邪教渴望得到家人和社会接纳的心理,继续做好关心关怀工作。一方面,是家人“无条件的接纳”,这点至关重要。要让家庭成员深刻地认识到,不仅仅他们的至亲受到邪教蛊惑成为邪教的受害者,家庭成员自身也是邪教的受害者,对过去踏足邪教的亲人作出谅解而不是埋怨和指责,从而形成一家人“抱团取暖”“相亲相爱”的良好家庭氛围。当然,无条件接纳并非无原则和无底线接纳,如果家人发现刚脱离邪教的亲人受到其他邪教信徒的拉拢,则必须坚决地制止并设法劝说隔离。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街道、社区、学校、单位也要成立关爱帮扶小组,对邪教受害者进行定期随访,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期所盼,有针对性地做好接茬帮扶工作。从多年的工作实践来看,家庭氛围好、亲人接纳度高、属地接茬帮扶落实得好的,更加有助于邪教受害者思想稳定,不易反复。如原“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宋某就在脱离邪教后,得到父母、女儿的原谅,扬起生活风帆。当去年她的生意因为遭受到疫情冲击难以为继家庭经济陷入困顿之时,省反邪教机构和当地街道办事处又及时出面与她所租赁的商场协调,为她解决了停收租金、争取到减免税收等优惠政策,使其一家度过了难关,宋某深为感激。

微信图片_20210314202724.png

邪教受害者宋某脱离邪教后写给地方的感谢信

  (二)继续清理思想余毒,巩固对邪教问题的正确认知。邪教受害者通过志愿者帮教,虽然在态度和立场上与邪教划清了界限,但头脑里或多或少还残存着邪教思想余毒。这些“余毒”如不及时清除掉,就好比“病根”没有完全拔掉、病灶没有完全清除,一遇外界“风吹草动”(譬如教主“新经文”的煽动、邪教信徒的拉拢),一些意志薄弱者容易产生思想动摇,甚至重回老路。对此,负责接茬的社区或者单位应组织反邪专业人士、志愿者等及时“送教上门”,实施“一对一”的思想帮教;也可以组织他们参加社区反邪警示教育宣传活动,帮助他们进一步认清邪教本质与危害,巩固对邪教问题的正确认知。如“法轮功”、“全能神”邪教乘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之机,利用人们的恐慌心理,乘机大肆散布“人类大劫难”、“大淘汰”等谣言,传播思想病毒,使得一些刚脱离邪教的人因此加剧恐惧心理,产生“信神才能得救”走回头路的念头。如果这时能及时开展专业辅导,对于邪教的欺骗伎俩进行深入再揭批,并宣讲疫情防控科学知识,就能消除他们的恐慌心理。

  (三)系统填充科学知识,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许多邪教信徒在陷进邪教之前不同程度存在认知偏差、心理脆弱、性格偏执等问题。邪教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诱导他们走入邪教,破坏他们的正常思维,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病态人格与畸形思维。脱离邪教后,要帮助他们分析并找到自己的人性弱点和走入邪教的心理洞穴,根据个体情况指导他们进行科学知识的填充,帮助他们重新构建科学的认知体系和树立健康的生活理念。比如在调整认知方面,可指导他们学习心理学知识,懂得自我接纳、心理暗示、心理调适的原理,学会正确接纳自己,运用利导思维和情绪管理方法来处理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在拓展认知和转变思维方面,可以指导他们学习哲学、自然科学、人文和历史知识,了解社会历史变迁、自然发展规律以及国家社会保障和惠民政策,有助于修正“三观”,掌握科学的思辨方法,学会客观理性地看待国家、社会的发展进步。在倡导科学生活方面,一方面,要大力支持他们力所能及参加社会劳动,在工作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和劳动技能,提升个人能力素质,实现“自我增能”,增强社会适应能力。另一方面,鼓励他们学习科学健身方法,积极参加社区文体活动和公益活动,培养健康生活情趣,如徒步、健身操、广场舞、“创文宣传进万家”和“洁净家园齐参与”等等,在愉悦身心的同时,把个人融入到国家、集体和社会大家庭中,增强社会责任感和奉献意识,满足他们的归属感与实现个人价值的精神追求。

微信图片_20210314202717.jpg

  帮助邪教受害者提高社会适应能力,是家庭与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各方力量紧密配合,才能做好思想和心理帮扶工作,使帮扶成果转化为持续增强他们摆脱邪教阴霾、健康生活的内生动力,最终能以积极的心态走好今后的人生之路。




268913.jpg


惠州主动打好反邪教宣传仗 迎接建党100周年

惠州市走进村(居)、校园、医院等场所,广泛开展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切实打好建党100周年反邪教宣传主动仗。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