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

李洪志“有病就是消业”的邪说害死人

时间:2022-09-23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薛麟

  “‘法轮功’的邪说真的是害死很多人!”家在湘南的伍建(化名)说。“我曾经痴迷法轮功二十多年,相信李洪志是佛,练法轮功才能摆脱灾难、圆满成神。李洪志说生病就是消业,不能看病吃药。所以我们都不看病吃药,结果害了很多人有病不治死亡!我就是见证者!”

  已经六十多岁伍建是湘南某市人,曾经是一个服装厂的技术骨干,娶妻生子,家庭幸福。但是1995年开始习练“法轮功”后,他开始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修炼”上,与功友练功聚会“弘法”。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伍建和一些痴迷者按李洪志“走出来讲真相”的要求,对抗法律法规禁令,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也多次被依法处理。

  伍建说,当时我们放下了常人中一切,包括生命,坚定地跟随李洪志“正法”(邪说之一)。以为是在走向“圆满”,在建立自己的“世界”、“威德”。有些人是自愿走出来的,有些人是怕失去圆满而走出来的,可以说是被李洪志发指示赶出来的。在这个二十多年的过程中,李洪志承诺“圆满”的肥皂泡一次次破灭,一些痴迷者却不幸的因为李洪志的邪说死于非命!

  伍建把自己亲身经历“法轮功”痴迷者有病不治死亡的案例告诉记者,一个个受害者浮出水面。如果没有他的控述,我们很难知道这些被邪教侵害的案例,冤魂就无法昭雪天下。

  贺雪有病不治死亡

  伍建说的第一个案例是他的朋友贺雪(化名),他是2001年认识贺雪的。贺雪,男,1960年出生,大专文化,在湘南某市鲤鱼江中学教书,1999年取缔前就习练了“法轮功”。2002年3月份,为了落实李洪志的指示,建立“弘法、学法、救世人、讲真相”的资料点,伍建和贺雪一起在市内搞了一个资料点。资料点的具体位置十分保密,但是春节前资料点被警方破获,他们都被依法处理,伍建就没有见过贺雪了。

  2005年,一个“法轮功”的习练者告诉伍建,贺雪病死了。伍建十分吃惊,马上说:不可能,一个好好的人,而且我们练习“法轮功”后,师父都给我们消病业,同时有“法身”保护,不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他比我还小一岁,才40岁左右,怎么可能会病死呢?那个功友对伍建说:我没有骗你,贺雪患上肺结核,医生让他去医院治疗,但他并不配合,致使病情恶化,后来就病死了。伍建听到此事,心里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伍建说,后来他2007年在广州打工时,见到的另一位习练者,她也认识贺雪,伍建问她贺雪的死是怎么一回事。刚好她是贺雪临终的见证者,她就把贺雪有病不治死亡的细节告诉伍建。她说,贺雪的病是肺结核,病痛难受,很难坚持,也有治疗的意愿,但是“法轮功”的邪说却不是这样的。

  贺雪的妻子也是一位“法轮功”习练者,她坚持“法轮功”的观点说这是消业,相信只有李洪志能够救他,坚持让他学法、练功、发正念。并且有很多“法轮功”习练者经常偷偷的到他家里组织集体练功,围着他读《转法轮》和发正念,并让他向内找。认为这些表面的病相是假象。不用吃药打针,不用到医院治疗,只要按照师父要求去做,一定能闯过难关。

  贺雪的父母、学校领导同事经常去探望他的病情,都劝贺雪去治疗,准备送他去医院。这些“法轮功”习练者为了阻止贺雪去医院,竟然把贺雪偷偷的送到了遥远的广州市天河区上社小区,一处“法轮功”习练者非法聚会房子。他们每天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学法、练功、发正念,目的就是为了“消业祛病”。那些习练者并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他,只好每天出去前,为他准备好午餐、让他自己中午吃。到晚上的时候大家回来,再做晚餐给他吃。

  家在广州生活的李梅芳(化名)也去照顾贺雪。李梅芳60岁左右,她当时是所谓“正念”是很强的。她知道此情况后,马上就去看望贺雪。见面后,李梅芳看到家中只有他一个人,只见他身体消瘦,面色发白,无力地躺在床上。精神状态十分不好,也十分虚弱。李梅芳看到如此情景都难过地流下泪来。看到房间冷清清的,饭菜也是冷的,开水也没有。问他吃饭了没有,贺雪说没吃,已经有几天了。家中也没有其他吃的,李梅芳到外面市场买了几斤面条、蛋、瘦肉和小菜,做了一碗的汤面,叫贺雪吃。花了很长时间,吃完面,贺雪精神稍微好了一点,于是和李梅芳一起学法、发正念。李梅芳认为贺雪好了,是她自己正念强,也是李洪志的加持。于是就四处宣传:贺雪得到了“主佛”的保护,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过了一段时间,当贺雪的同住者再次找到李梅芳,告知她贺雪身体情况不好需要帮助时,李梅芳又去了。这一次她用遍了李洪志所教的所有方法,也没能出现奇迹。一群愚昧的痴迷者就这样看着昔日“精进实修”的“大法弟子”贺雪在自己身边痛苦的死去。

  母女痴迷“法轮功”邪说有病不治死亡

  伍建说的第二个案例是廖珍(化名)和她的母亲。廖珍,女,湖南人。伍建和她从2002年2月开始在一家餐饮店工作,当时她50多一点,白白胖胖的,脸色红润,没有一点皱纹,身体看起来非常健康。

  廖珍很能干、吃苦,店内的账目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们每天干完工作,都会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还会挤时间开车去外面的街道、小区做非法的事情。除了工作,所有的时间,整个心思都放在修炼上,希望自己能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早日圆满。

  伍建说,李洪志承诺他的“法身”会保护学员不出生命危险,每一个学员都十分相信李洪志有此神通。但事实恰恰相反。有一次廖珍跟伍建说,她妈妈也是一名“法轮功”练习者,老学员。有一次,她回了一趟老家看望妈妈,一起练功时觉得妈妈练功有些不一样,在练第五套功法时其中一只手在身体的左右来回不由自主地飘游,并不是本套功法的动作。廖珍问伍建为什么出现这件事?伍建按照《转法轮》里讲的,认为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和能力,他给每一位弟子,都重新安排了修炼的路,不会出现偏差。弟子们不能怀疑“法轮功”有问题。

  一段时间后,伍建问廖珍她妈妈的情况,廖珍说,她妈妈的状态一直不好,后来病了,没有闯过去,最后去世了。然而她妈妈的死并没有使她反省,她反而把更多精力都投入到“法轮功”中。

  伍建后来去外地打工,大概是2014年春节后,他回老家。在街上伍建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他,伍建转过身来寻找,没有看到。这时熟悉的声音又从身边响起,伍建看到一位老人在叫他,他一时认不出来。只见她说:“伍建,是我。”虽然声音熟悉,但伍建看了半天,才认出她。“你是廖珍?”“是”。伍建再仔细打量她,只看到她被一件宽大的棉大衣套住,身体太瘦小,显得极不相称。脸像树皮一样,看不出往昔朝气蓬勃的样子,头上戴一顶杂色毛线帽子,仿佛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伍建吃惊不小,问她:“你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内心在想:李洪志不是说修炼的人是性命双修、青春永驻的吗?怎么她身体是病怏怏的在“讲真相”、做“三退”?

  伍建当时不敢怀疑“法轮功”,认为不是病,没有劝廖珍到医院去,认为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地方。如果是一个“大法弟子”去治病,就掉层次了,就不是一名真修者。伍建就跟她交流说:“你现在暂时不要出来讲真相,应在家好好学法练功,请师父加持,身体恢复正常,不会对法起到负面影响。那时出来讲真相,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她认为也是。

  7月份,伍建回到老家办事,听说廖珍病得很厉害,在市肿瘤医院住院,得了多种病。伍建来到肿瘤医院,找到她的病房,她的爱人在陪护,伍建见她躺在病床上,通过治疗,她的脸色比上次在街上见到的好一点,但比上次要瘦,手臂上挂着点滴,鼻孔里插着输氧管,但已经停止供氧。当她看到伍建们时,表情里没有半点喜悦,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伍建,帮我把氧气打开,我好难受啊”,伍建打开供氧的开关,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并没有与伍建交谈。她爱人说已经没用了,晚了。她患病很长时间了,一直不听家人的劝说,拒绝到医院治疗,说这不是病,练法轮功不会得病。最后还是家人强行把她送到医院,但为时已晚,无力回天了。没有多久,她就去世了。

  李尧有病不治死亡

  伍建说的第三个案例是李尧(化名),也是湘南某市人,伍建是1998年在集体学法时认识他的,已退休。专业是制作模具,手艺精湛,能写一手漂亮的印刷体字。1999年后他为了完成李洪志“讲真相”的任务,利用自己的特长,做了很多非法的事情,散布了很多谣言和邪说。然而,为邪教付出、精进、实修的他,结果又如何呢?伍建认识他时60岁,身体很好,壮实,经常帮助习练者家里做泥水工、装水管、维修家具、家电,都是义务的。但是李尧练功后经历了多次的“消业”(法轮功中把得病难受当作“消业”),身体开始每况愈下。

  有一次,伍建又听习练者说他得病,时间很长,一个原“法轮功”辅导站的辅导员,多次组织习练者到他家里“发正念”、“学法”,帮他破除所谓的“旧势力”干扰,并为他组织了24小时不间断地接力“发正念”。

  有一天他们让伍建去帮他“发正念”,伍建去了他家,看到他躺在床上,地上放着一个煮饭的锅,盛放他吐出的呕吐物。呕吐物基本上是血。他的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七八个习练者坐在他床边“发正念”帮助他。他的儿子(不练功)在旁边劝他到医院去看病,但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着,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不是病,是假象,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不去医院。”有的习练者也对他儿子说:你父亲的病是假象,不是真正的病,只要他正念足,师父(李洪志)会帮他闯过这次魔难的,而且你也看到你父亲前几次都闯过来了。

  但他儿子说出一番话来,这些邪教痴迷者无从辩驳:“你们说的我都知道,我对父亲练功目的也理解,但是这次时间太长,万一有什么危险出现,我们做儿女的不把父亲送到医院治疗,邻居会说我们不孝。而且只要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没有毛病,我们也放心,是不是?”说得在情在理,他们不能再说什么。也就不再阻止。

  120救护车来了,把李尧送到医院。伍建跟另几位习练者也跟到医院,在医院观察病房,他躺在病床上,并不配合医生的检查和救治,而是一个劲地跟隔壁病床的病人和医生讲“真相”,而且还在吐血。医生看到病人这样,就大声说,你说你不是病,都吐血了还不是病吗?可他就是不听,一个劲地为“法轮功”辩护,医生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他说:好,你说没病,现在是深夜,你现在安心休息,我们做点简单的治疗,明天给你做全面检查,如果没病你就出院好不好?他便安静下来了。第二天他没有做完检查,就强行出院了。

  李尧病情不明,没有治疗,练功没有任何效果。伍建看到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精神也越来越差,到后来耳朵也听不清楚了,记忆也减退了,好多习练者去看他,帮他“发正念”,他也不认识了,整天在家里呆呆的,经常忘记吃饭,最后还是病死了。

  伍建说,这几年有反邪教志愿者在帮助他,他已经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和危害,也认清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三个危害案例都是“法轮功”的邪造成的。事实证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不能使人得到身体健康,也不能给人祛病。李洪志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害人不浅,大家必须警惕邪教危害。




268913.jpg

惠州市:筑牢反邪防线 共建无邪家园

惠州市广泛开展形式多样的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全力筑牢反邪防线,共建无邪家园。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