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学术

反邪教疫苗,你接种了第几针?——关于病毒疫苗与邪教“态度防疫”的类比分析

时间:2022-01-21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云杉

  2020年初,新冠病毒在国内肆虐不久时,笔者曾将邪教与病毒的特征进行了较详细的比较[1],广州、深圳等地还将其改编制作成《识新冠 拒邪教》[2]等视频在网络展播,一定程度加深了人们对“邪教是人类思想毒瘤”的认识。随着疫情防控成为常态,大家越来越清楚注射疫苗对于抗击病毒的重要性,很多人已经完成了第2、3针注射。那么,大家是否了解疫苗是怎么起作用的呢?既然说“邪教是病毒的孪生兄弟”,是否能通过“注射疫苗”来进行防范呢?今天,我们就来探讨这个有趣的问题。

  1、注射疫苗就是把病毒的缩略照片“张贴”在人体细胞

  疫情推动了有关病毒和疫苗知识的普及。正常人体细胞时刻在进行自我复制和增殖,病毒一般不会自我复制,而是在入侵人体后,将自身基因注入人体细胞,利用人体细胞资源进行复制,资源耗尽后将感染的细胞打破,释放出的新病毒寻找新的细胞进行感染,以继续病毒增殖的循环。

  很久以前,人们就朦胧认识到这个规律,欧洲“黑死病”泛滥时期,人们对病毒、免疫的原理还知之甚少,就有人让自己的孩子接触那些曾被传染已经好转或症状较轻的病人,期望以此达到免疫。随着基因科学发展,人们对此有了更真切的认识。科学家发现,许多细菌基因组[3]中有着一种看似古怪的结构,即大约30个字母按照特定顺序排列的DNA区域,这些区域可重复达百遍。当初发现这些结构的研究者不明白这些片段有何用途,不屑地称其为“间隔区”(spacer),经过深入研究发现,那些看似无用的间隔区的字母顺序经常和已知病毒基因组的某些部分一致。原来,这些病毒片段实际上是曾入侵过的病毒的存档“照片”,细胞利用这些信息来识别、清除长得像之前“罪犯”的入侵者。[4]

  在区分潜在危险入侵者的基因时,细菌和脊椎动物的免疫系统原理相同,均是将潜在的外源基因或其产物与基因组中已储存的样本进行对比而区分。所谓疫苗其实就是没有活性的病毒,注射疫苗,就是把比较安全的、无害化的病原体注射到人体内,让细胞学会识别这种病毒品种——就像公安部门把通缉犯照片贴到满大街上一样——使其可以防御之前病毒及其近亲的攻击,从而起到免疫效果。

  2、我们能通过“注射疫苗”来防范邪教吗?

  毋须多言,大家都已经有答案了:当然可以,不就是把邪教分子的照片贴到大街上吗。好吧,这确实是一个办法,很多反邪教网站、宣传资料都印有邪教组织头目、骨干的图片。但是,这里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另一种方法:就像注射疫苗以抵御疾病一样,通过心理“接种”也能达成对邪教的“免疫”。

  当有人攻击我们的观点时,我们通常会盘算如何进行反驳。要想使人们对不好的信息建立反驳思想,一个聪明的方法是主动给出一个我们反对并且较易批驳的信息,让信息接收者自己去考虑很多与这个观点相反的各种论据,这样,当人们再接触到一些不好的信息时,思想上已经准备好了许多反驳论据来对抗这些信息,即使这些信息更有力,人们也可以自发抵抗了。因为这和疾病接种程序很相似——即将已削弱的病毒注入健康的个体——心理学家将这个技巧命名为“接种程序(inoculation procedure)”或“态度免疫”。[5]例如辩论比赛就是一个典型的态度免疫“接种”场合:比赛双方随机抽取一个对立“观点”,为了驳倒对方以及不被对方驳倒,双方都收集了很多支持各自观点的论据,尽管比赛结束时,很少有一方能把另一方击败(评委一般只能通过双方表现进行评分),但参赛双方今后或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将比赛时所持观点内化为自己的真正观点。

  “态度免疫”方法在戒烟、禁毒、让儿童抵御玩具广告等很多公益宣传中得到应用并产生良好效果。一些机构为使人们认同高速公路限速,在倡议书中加入如“一些国家甚至没有车速限制”的字句,让人们考虑这些方法的可行性,从而产生对限制车速措施的认可。美国卫生专家麦卡利斯特率领的研究小组用类似方法给学生“注射”预防同伴吸烟压力的“疫苗”,引导学生通过回答“如果不吸烟会被认为是‘小鸡’,你该怎么办”等问题产生对吸烟的对立思想,有效地降低了这些学生的吸烟率。[6]

  “态度免疫”也可应用到预防、抵制邪教的宣传教育中。美国心理学家戴维·迈尔斯指出,要抵制洗脑,最好的方法不是对当前信念进行更大强度的教化灌输,如果父母们担心自己的孩子可能会成为邪教分子,那么他们最好能够给孩子们讲解各种邪教,帮助孩子抵制那些诱人的请求。[7]比如,针对邪教经常宣扬“末日论”恐吓、拉拢信众,我们的做法不一定是“教育”孩子们不要相信,而是转而让他们思考,邪教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只有相信他们才能得救,这个问题你怎么看?这样也许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3、再谈疫情防控与防范邪教的相似性

  新冠疫情暴发已两年多时间,我国已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疫情防控方法体系,随着对病毒的认识加深,人们对病毒的恐慌感已逐渐消退。我们看到,对抗病毒主要有几种方法:一是隔绝病原,通过戴口罩、勤洗手、消毒、隔离等措施,制造一种相对无菌的环境。二是研发特效药,在受感染人体中直接、快速杀灭病毒,并尽量避免产生副作用和后遗症。三是注射疫苗,把失去活性的病原体注入人体,让人体产生免疫[8]。

  同样地,防范邪教也要综合以上方法:一是加强对邪教活动的防控和有害信息堵截,阻断邪教组织的传播链条,使邪教“病毒”没有机会感染普通群众。这种方法比较有效,但难免会有“漏网之鱼”。二是将揭批邪教歪理邪说的有力论据直接宣传告知广大群众——这有点像对抗病毒的特效药——但是跟特效药的研发速度很难赶得上病毒的变种速度一样,这些宣传也很难跟得上邪教的变异、变种,往往只对一些流行较久、特征明显的邪教有效。三是加强“态度免疫”,让人们主动组织、建立对邪教歪理邪说、洗脑过程的批驳论据,自主发展出对邪教拉拢、洗脑的抵抗能力。这个方法对已知邪教及其一些变异不太大的类邪教有较好预防作用,但对一些面貌全新的邪教却未必有效,因此,就像新冠疫苗我们接完第1、2针后,还要陆续接种加强针一样,邪教“免疫”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必须建立长效“接种”机制,定期予以“加强”。

  防范邪教与对抗病毒一样,都是预防重于治疗。目前,我国新冠疫苗接种率已逾8成,基本已达到群体免疫的标准,那么,“反邪疫苗”你已接种了第几针?

  注释

  [1]详见《惊!它的“基因”竟和新冠病毒高度相似!》,https://www.gdsfxj.com/tjyd/content/post_232324.html)

  [2]详见《识新冠,拒邪教》,https://www.gdsfxj.com/fxsc/content/post_256652.html(上),https://www.gdsfxj.com/fxsc/content/post_256655.html(下)

  [3]每个细胞的核心——每个生命的核心,就是基因组,每个人体基因组都可视为包含60亿字母的文本。(美)亚奈,莱凯尔:《基因社会》,尹晓虹等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7,第5页

  [4](美)亚奈,莱凯尔:《基因社会》,尹晓虹等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7,第36-37页

  [5](美)肯里克,(美)纽伯格,(美)西奥迪尼:《自我 群体 社会》,谢晓非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第116-117页

  [6](美)迈尔斯:《看不见的影响力》,乐国安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2.9,第183-185页

  [7](美)迈尔斯:《看不见的影响力》,乐国安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2.9,第189页

  [8]自然群体免疫、基因疫苗等也是同样原理,只是获得失活病原体的途径、方式不同。笔者注。




268913.jpg

我成为了一名反邪教教志愿者

是民警、反邪教志愿者、帮助过我的那些好心人,把我从悬崖边上被拉了回来......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