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学术

从认知心理学角度看邪教宣传的毒害本质——兼论为什么要坚决“不看、不听”邪教的宣传

时间:2022-10-31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

  走在街上,有人递来一张邪教宣传单张,上有解决一切问题的妙方;候车无聊,有人跟你说世界末日要来,信它才能得救;上网浏览,页面跳出一个邪教网站链接,可以看到各种奇谈怪事……邪教宣传就像生活的牛皮癣,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就会跳出来。碰到邪教宣传怎么办?经常有群众问道,对此,我们的建议是坚决“不看、不听、不信、不传”。对于“不信、不传”,一般群众是容易接受的,但对于“不看、不听”,有些人就不理解了,他们认为“看一看有什么所谓,我不信、不传就是了”、“听听无妨,邪教那点小把戏怎么可能骗得了我”、“看看它都说了些什么,说不定还能提高辨别能力”。然而,真实的情况是,现实中不时有人出于好奇浏览邪教网站、阅读邪教宣传品、聆听邪教人员的传教,结果一步步落入邪教的圈套。下面,我们结合邪教宣传内容的特点以及人的认知、思维等特性,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论述邪教宣传的毒害本质,并谈谈为什么要坚决做到“不看、不听”邪教的宣传。

  1、邪教宣传无底线贩卖恐惧,容易使人变成情绪垃圾人

  邪教拉拢人的一个主要手段是为处在困境、危难等压力、恐惧状态中的人们提供一个简单快捷、包治百病的答案,而且屡试不爽,总是有人因此中招。[1]由于确认偏误,我们很容易误解,以为邪教只能欺骗那些处于“现实”困境中的人们。我们现有的很多反邪教宣传也片面强调容易被邪教蒙骗的“邪教易感人群”,无意中加深了这种误解。事实上,正如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玛格丽特·辛格所言,只要条件适合,任何人都可能被邪教俘获。关于情绪的心理研究表明,人的情绪并不完全受外部世界主宰,而是大脑在已有经验基础上结合输入信息对未来进行预测、判断的结果,因此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感受。也就是说,就算你现在感觉事事如意,通过渲染你曾经的不快、生活的隐忧乃至唤醒潜意识中对于未知、死亡的恐惧等,也可能让你不知不觉间产生无助和依赖感。邪教宣传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它们总是试图渲染或唤醒人的焦虑和恐惧,使人欲罢不能、受其操控,或变成厌恶人生、仇恨社会的情绪垃圾人。大脑倾向于察觉威胁,相比正面信息,它对负面信息的反应更加强烈。[2]邪教开始传教的时候,总是会先说一些关于疾病、灾难、人生无常、社会不公之类的事情,让你产生焦虑、悲观的感受。这样,听者就很容易产生想知道更多此类信息的趋向,从而顺着他们的指引聆听邪教的宣传、浏览更多邪教宣传品或邪教网站等,逐渐步入邪教预先布置的信息“茧房”,一发不可收拾。当环境突出了人类的脆弱以及非人力可控的力量时,对复杂问题的简单解决方案变得特别诱人,处于这种状态下的人就很容易受到邪教的精神和行为操控。[3]工作中不时见到一些青年学生浏览邪教网站上瘾、陷入邪教桎梏不可自拔的例子,就是这种情况。由此可见,“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媒体无不堆积了各种夸大其词或胡编乱造的负面信息,除了要讨西方反华势力的欢心,还可能达到吸引、控制人的图谋。而且,就算我们立场足够坚定,不会与邪教沆瀣一气,但如果大脑里积压了大量邪教编造的恐怖、负面、阴谋论等信息,变成一个情绪上的垃圾人,对我们的身心健康也是非常不利的。

  2、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为邪教洗脑打开缺口

  我知道,不管我们怎么强调邪教传播的多是虚假、负面信息,浏览或聆听邪教宣传容易使人欲罢不能、情绪受不良影响,很多人还是不以为然,“就听一下,天掉不下来”、“随便看看,上不了瘾”,这是经常听到的托辞,反映出思想防线的松懈。由于自我提升偏差,我们很容易产生一种“优越性错觉”,认为自己比别人有更高的自控能力,知识更广博,觉得骗子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英国心理学家茱莉亚·肖指出,即使我们希望自己足够谦虚,尽量避免过度自信的错觉,我们也可能无法真正做到,因为上述各种偏见或错觉,大多是有选择性的记忆加工过程的副产品,我们无法控制。[4]沈阳网警2022年3月通报了这样一个案例,一个小伙子学习了一点反诈知识后,觉得已对骗子的套路了如指掌,想要主动调戏一下骗子,结果还是被骗了4万多元。生活中很多这样的例子,一些人接到诈骗电话后喜欢跟骗子聊上几句,想要戏耍一下对方,结果反而真的被骗了。所以,民警建议接到诈骗电话时最好直接挂断,与骗子能离多远就离多远,所有的侥幸心理都有可能自食其果,“不要用自己的爱好去挑战别人的饭碗”![5]生活中的很多其他方面也是如此,对于一些不好的事物或不健康的习惯,最好的防止方法是从一开始就不要尝试它。很多尝试戒烟的人开始时都说戒烟很容易,然而事实上很少人能真正戒烟成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多数人在开始下决心戒烟的时候,都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甚至更长时间不吸烟,这时,戒烟在他们看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有好友、同事递来一根烟,就可能以“戒烟很容易,吸完这一根以后不吸就是了”为借口重新开始吸烟,坠入一边认为自己随时可以戒烟,一边事实上并没有戒烟的奇怪逻辑。毒品上瘾也是这个原理,一些人正是因为不相信吸食一次就会上瘾,结果走上瘾君子的歧路。抵御邪教也是一样,邪教常常被喻为“精神毒品”,邪教宣传的内容往往加上宗教、气功、科学等各种伪装,真伪混杂、是非难辨,很多时候防不胜防,最好的防备方法就是不要接触它们,不要因为一时好奇为邪教侵入打开缺口。

  3、宁愿没有地图,不要“错误地图”

  邪教组织为了欺骗、聚拢人员,壮大自身群体,谋求不法利益,宣传内容中除了充斥着大量虚假、夸大的负面信息,也会加入一些从自身“教义”出发的“理解”或“指引”,比如“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把某次地震灾难说成是对不信教者的惩罚,把某次疫情流行说成“念九字真言可防病毒”“信全能神可以得救”等,一边制造恐慌,一边贩卖“解药”。乍一看来,我们可能觉得这样的解释很可笑,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但从人类思维的常见特点分析,这些在正常情况下看来荒谬的解释,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可能被当成救命稻草。一是“种蛊”,这些不好的解释可能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全能神”成员王某回忆自己参加“全能神”的原因,一天,她到市场买菜,一位原来认识的“全能神”人员拉着她说长道短,她听完后说,我不相信这些的,那人跟她说,你不相信神,过段时间神会降祸于你家里,到时你再来找我。一段时间后,王某小孩玩耍时磕到头,流了不少血,加上家里一些其他烦心事,本来每个人都会有不如意的事情,但“全能神”人员说的话像苍蝇一样萦绕在她心头,最终将信将疑地一步步投入了邪教的怀抱。二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人们在未知、神秘事件出现时,对一些未经证实或证伪的解释所采取的常见态度,现实生活中很多病急乱未医、临时抱佛脚的情形就是出于这种心理,一些人开始就是抱着这种态度误信了邪教的歪理邪说。三是邪教的错误解释可能会成为思维中的“错误地图”。当我们需要让某件事情合情合理但又没有足够的证据时,我们就倾向于输入其他貌似合理的内容,来填补信息缺口。[6]一旦生活中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或偶然发生了重大变故,我们迫切想知道原因但又一时找不到合理解释,平时看来荒诞不经的邪教解释就有可能成为选择。就好像你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口袋里有一张你知道是错误的地图,但你还是会拿出来用,很多时候,人们宁可使用一张错误的地图,也不愿意没有地图。[7]因此,对于邪教那些胡编乱造的歪理邪说,最安全的做法是从一开始就不让它们在我们的思维中出现,这样就不会受它们的干扰了。

  4、珍惜有限记忆容量,谨防时间长了“傻傻分不清”

  最后,假如你无比自信,也非常有自控力,可以在邪教胡编乱造的邪恶信息面前坚定立场,可以对邪教贩卖的焦虑、恐惧心如止水、不为所动,而且,你的批判思维能力不错,在迷路时宁愿独自摸索也不使用一张错误地图,这样,是不是可以放任一下好奇心,有空就上网看看邪教又在造什么谣了?然而,尽管看起来你已经刀枪不入了,我们仍然建议,除非出于专业研究或职业需要,否则不要冒这个险,就好像禁毒人员建议人们绝不能尝试毒品一样。关于人类记忆的研究表明,无论你现在立场多坚定,随着时间的流逝,你认为现在对你不会产生坏影响的不良信息还是可能对你产生负面影响。心理学上把人类大脑中储存的记忆分为情景记忆和语义记忆,美国认知神经科学家巴斯等人指出,一个人可能经历了很多情景,最初,记忆是情景的,且依赖于事件内容,随着时间推移,情景记忆转化为语义记忆,这些情景可能被逐渐忘掉,只有那些语义记忆会被保留,语义记忆可能只需要新皮层的参与,相对容易提取,而情景记忆可能需要新皮层和海马系统的共同激活,需要投入较大的注意力资源才能进行提取。大脑的记忆容量是有限的,每个人的记忆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分钟或几小时后,我们就会遗忘关于事件的大部分内容,保留下来的往往会被重组,并因其他知识或偏见而失真,而且经常与其他记忆相混淆。[8]理论听来很抽象,举个例子就很容易明白,假设你刚读完一本书,书刚合拢,你就会想不起书中的大部分内容,在较短时间内,你还能记得书中一些印象深刻的内容,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你仍然记得那些内容,却怎么也想不起它来自哪本书,再过一段时间,你看了越来越多书,这些内容就会和其他书的内容交织在一起,共同影响你的认知、行为和态度。所以,我们有可能最终只记住了看到或听到的信息,却不记得这些信息是从邪教媒体或邪教人员那里得来的,在内隐记忆的启动效应下,这些不良信息与其他信息一起对我们的行为、决策构成影响,而我们自己却意识不到自己被那段记忆影响了,从而有可能犯下意想不到的错误。

  综上所述,从邪教宣传可能对人的情绪、思维和决策造成的恶劣影响,我们再次明白了“邪教是人类的精神毒瘤”的深刻道理,生活中一定要坚定正确立场,积极建立思想和知识的防火墙,克服好奇思想,坚决做到不看、不听、不信、不传邪教的宣传。

  注释

  [1]《邪教“防疫秘诀”的心理作用机制与防范对策》,中国反邪教网,https://www.chinafxj.cn

  [2](美)罗尔·克肖、(美)比尔·韦德:《反焦虑思维》,方一云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第9页

  [3](美)肯尼斯·帕尔加门特:《宗教与应对的心理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石林等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3年5月,第162页

  [4]《记忆错觉:记忆如何影响了我们的感知、思维与心理》(英)茱莉亚·肖著;李辛译.-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第122页

  [5]沈阳网警巡查执法:《男子自修反诈武功主动调戏骗子,结果被骗4万》,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6969257898012387&wfr=spider&for=pc

  [6]《记忆错觉:记忆如何影响了我们的感知、思维与心理》(英)茱莉亚·肖著;李辛译.-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第117页

  [7]《清醒思考的艺术》,(德)多贝里著,朱刘华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年8月,第43页

  [8]《认知、大脑和意识:认知神经科学引论》,(美)巴斯(Barrs. B.j.),(美)盖奇(Gage, N.M.)主编;王兆新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第324-325页

广州荔湾:播种反邪种子,鼓足干劲再出发

立春以来,广州市荔湾区开启反邪宣传新征程,广播反邪种子,不断筑牢广大群众反邪教防线。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