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百科

惊!这种东西的危害堪比新冠变异病毒

时间:2021-06-08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钟山

  近期,广东省内广州、深圳、茂名、佛山等地出现本土新冠病例。经研究,此次疫情传播与英国、印度变异新冠病毒相关,传染性有所加强,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目前全球已发现几千种新冠变异病毒,疫情形势严峻。其实,社会中存在一种邪教病毒,其危害亦十分巨大,希望群众要提高警惕,增强防御意识,远离邪教伤害。

  邪教会假冒宗教,绕开防御蒙骗群众

  研究发现,此前英国和印度的一些变异新冠病毒能避开一些抗体,躲避人体免疫系统的攻击,使病毒更加有效地进入人体细胞,造成破坏。而邪教通常会假冒气功或宗教的名义,或打着强身健体的名义、或标榜正统宗教,降低群众的防范意识,以取得人们的信任。但实际上传播的却是经过歪曲的教义或编造的各种歪理邪说,杂糅为更易被人接受的通俗内容,同时不断改进传播方式和思想入侵方式,绕开或突破人们既有的思想防线,达到成功入侵的目的。

  如邪教全能神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却否定圣经,歪曲“三位一体”的意思以把人包装为神,把中国老百姓耳熟能详的“老天爷”、“报应”等说法硬生生与“女神”联系起来,使人产生熟悉亲近感而疏于防范;拉人的手段更是隐秘多样化和充满谎言,他们会事先安排熟人对传教对象进行摸底(还出了专门的《摸底铺路细则》教唆),并根据人们的弱点或遇到的难题设计场景蒙骗对象,如迷信的则安排演天降神迹的戏码,若有病的则串演“祷告治好重病”的奇迹,若是大龄未婚青年则安排“神”降男女朋友的“赐福”,若心存怀疑的则制造一些小意外以示“女神”的警告惩罚等等。所作所为无不是为了骗取人们的信任,使人失去抵抗能力,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它们的说法,陷入邪教的陷阱。

  邪教为攫取利益,会不断裂变繁殖

  新冠病毒在不断自我复制的过程中会发生变异,以适应环境性状获得持续性生存。邪教不是宗教,并不存在经过历史沉淀和检验的有利于人类生存发展的普世价值,形成的较为稳定的核心教义和宗教仪轨,而只是野心家寄生在宗教上,拿来一些教义进行别有用心的歪曲,混编进自己的私货,以控制信徒思想攫取名利。邪教骨干在歪理邪说的长期洗脑下,私欲膨胀,极易另立山头,变种出新的邪教。

  例如邪教“法轮功”,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迷信活动泛滥、气功热、“人体特异功能”热的背景下滋生的一种邪教。它起初是冒用气功名义建立,打着祛病健身旗号传功,后来加入佛教的一些说法进行歪曲,不断鼓吹、神话教主李洪志,逐步演变成自称超越宗教的一种邪教组织。再后来“法轮功”组织也不断发生变异,不少骨干纷纷做大,发展演变出香港彭珊珊“真身师父”,庞丽华的“法轮圣王”、肖郧的“慈悲功”、孙玉花“出世成佛”以及“性命双修”、“定位成佛”、“虚一灵母”、“无生老母”等多种变种。就“法轮功”组织本身发展演变来说,也经历了以功法动作为主的伪气功阶段、以说教为主的极端膜拜团体、邪教组织阶段、邪教政治化等阶段。

  再比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从香港传入的基督教异端“呼喊派”邪教组织,近年来演变出“全能神”、“门徒会”、“被立王”、“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等邪教组织,邪教“被立王”甚至还演变出再下一代邪教“主神教”。“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发展演变也经历了能力主阶段、全能神阶级和实际神阶段。可见,邪教组织在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其为攫取名、利、权所编造的歪理邪说,会如病毒般不断变异,产生新的变种物。

  变异邪教改头换面,加剧危害遗祸社会

  变异新冠病毒通常具有更强传染性、传染速度更快、藏匿性高、毒性更烈,致死率更高的特点,对人们和社会伤害更大。而邪教组织改头换面,变化花招蒙骗人民,但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反政府的恶毒本质并没有改变,其骗钱敛财、破坏家庭、扰乱社会、害人夺命的危害遗祸只会更广。邪教变种后以新面孔、新说词示人,使一般群众因真假难辨而更容易受骗上当。而且在经过演变后,在原有的蒙骗说法和手段上,发展出更有针对性的做法,使之传播更广,迷惑性更大,其传染性、危害性也变得更强了。

  例如从邪教“被立王”发展而来的“主神教”邪教组织,其教主刘家国把从“被立王”邪教学习而来的歪理邪说进一步编造升级为“七步灵程”,承袭、发展了其诡秘传教的很多手法,如用化名、使用暗号、单线联系、避开现代通讯等;同时加强了控制信徒的等级管理,如把“被立王”中见教主需要跪拜发展到在“主神教”中下级见上级都必须跪拜,且赋予了惩罚违反教规信徒的权力,甚至在报教主核实后,由“县权柄”以上的人来执行死刑!因此,一旦入教,没有几个敢于退出教会组织的,制造了多起血案。

  从邪教变种的原因来分析,邪教变种有以下几种原因:

  一是为圆“教主梦”自享名利而变种。如“法轮功”变种“慈悲功”头目肖郧就自称“圣王”,声称自己是“口传心授”的正道,“是所有大法弟子的师父,也是李洪志的师父”等等,自吹更高无非为夺取教主至高无上地位,独享尊荣利益,其实是一位自立山头野心极度膨胀之徒(凯风网《千奇百怪的法轮功新变种》);二是为应对社会环境变化而变种。如为更好应对社会环境变化,更好地宣扬末日毁灭和劫持群众,经有着高学历的郑辉加入一些佛教概念,致力于本土化带有反政府的德国末日邪教组织“Alajefrom thePleiades”,改造取名为“银河联邦”,自封为教主,称自己是地球上唯一的释迦牟尼女身佛。如此一个荒诞离奇的邪教,短短几个月内竟然聚拢了过万信徒(新浪网:《揭秘邪教“银河联邦”及头目郑辉》)。三是为苟延残喘不得不变种。一些邪教组织罪行暴露,为逃避打击,不得不改头换面,重新包装,继续为害社会。如中功组织被打击取缔后,其骨干李长禄改建“弥勒佛道”,两年时间发展信徒四千余人,敛财上千万。

  综合上述可见,邪教“变异”现象反映了反邪教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坚巨性,人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和加强防范,认清邪教的危害性本质,自觉做到远离邪教,健康生活。




268913.jpg


惠州主动打好反邪教宣传仗 迎接建党100周年

惠州市走进村(居)、校园、医院等场所,广泛开展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切实打好建党100周年反邪教宣传主动仗。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