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百科

【粤小正带你反邪教】神话听得多了,“非我”神话听说过吗?

时间:2023-01-05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粤反邪

  今天,粤小正和大家分享一个跟大家息息相关的“神话”故事。

  生活中有一种常见现象,不少人在生病后才后悔平时不注意保养身体,在发生意外后,才想起多少次把保险推销员拒之门外。人们常常有一种认知错觉,“不好”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现象就称为“非我”的神话。

  “非我”神话的成因

  关于“非我”神话的成因与特点的研究有很多。伟大的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西蒙·弗洛伊德最早提出了“自我、本我、超我”的观点,说除了自己知道的那个“我”,还有其他不知道的“非我”在指挥着自己的行动。因将心理学应用于经济学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说,人的大脑中存在2套思考系统,一套是自己能意识到的“慢”系统,还有一套是意识不到的“快”系统。关于大脑神经运作的研究也已经证实,大脑中确实是由自主神经系统和中枢神经系统共同掌管着人的意识或思想。

  “非我”神话的表现

  科学家们同时指出,人们总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受“自我”控制的,很难意识到“非我”的存在,不然就不叫“非我”了,但我们可以通过生活中的一些表现窥见“非我”的存在:

  1、自我提升

  大多数人都有认为自己是最特别的幻觉,我们常常会把自己想象得比别人好,比别人更强。70%的人认为他们的能力比平均水平要高;80%的人认为他们的情感控制要比平均水平要强;90%的人认为他们的道德水平比平均水平要高,但我们恰恰忘记了平均水平就是50%,只有50%的人比另外50%的人在某一方面略强一些。美国心理学家布朗总结道:“简而言之,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比真实中的样子更好。”

  2、后见之明

  丹尼尔·卡尼曼指出,当我们回顾以往时,由于后见之明,对有些事会产生虚幻的确定感,因此我们变得过于自信。一旦接受了一种新的世界观,或对世界某一方面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你就会立即丧失很大一部分回忆能力,误认为“我早就知道了”。科学史上有许多例子印证了“后见之明”的威力,其中众所周知的是伽利略关于“两个铁球同时着地”的著名实验。现在看来,这个实验小孩子都会做,但不要忘记,阿里士多德关于“落体速度与重量成正比”的教导在之前1800多年里一直被认为正确无误,没有人想到做一个这么“简单”的实验去检验它。

  3、自利归因

  在描述和解释社会行为的原因时,与环境性因素的影响相比,人们会过高估计人格和气质因素的重要性,当解释他人行为时,这种趋势更强烈。特别是出现消极行为或结果时,我们更倾向于将我们自己的行为归因于情境,即外在因素,而当出现积极行为或结果时,我们便倾向于将其归因为自己的内在因素,这种归因偏差叫“自利归因偏差”。比如,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自己的球队赢了觉得是实力表现,输了则认为是场地不适或天气不好。

  “非我”神话可能导致人们对邪教问题的轻视

  美国前心理学会主席玛格丽特·泰勒·辛格指出,人们看待邪教问题时经常表现出“非我”思想:“人们总认为其观点、价值观和思想是不受侵犯而且完全能自我驾驭的……他们持有一种神话,即别人总是头脑简单,易受影响,而自己是很有思想的……他们声称:‘别人会被操纵控制,而我不会。’”

  德国学者库尔特—赫尔穆特·埃穆特梳理了大量邪教现象后写道:“在议论邪教成员时,总会有人说:‘这肯定都是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我是不会这样的!’但实际情况往往并非如此。”

  我国首本记述式反邪教案例书籍《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序一也指出:“很多人在看到媒体报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山东招远恶性杀人事件等惨剧时,会表露出不理解、不屑,认为邪教的荒诞说辞怎么会有人相信,觉得加入邪教只不过是‘傻子遇上骗子’的事情”。

  正视“非我”神话,杜绝麻痹思想

  经常有人说邪教“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只能骗几个老弱病残”,但事实上,我国当前较活跃的几种邪教人数均数以万计甚至百万以上,更勿论其他邪教、类邪教暗中滋长。邪教并非处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时空,而是真真实实地存在于我们身边,如果不正视心中潜藏的“非我”神话,我们就很容易对这个事实视而不见,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实质是纵容、助长了邪教的滋生蔓延,还有可能令自己或亲人不小心被邪教所骗。

群众举报!邪教“约瑟家"人员在广东获刑!

被告人杨某云受“约瑟家”组织上级王某的指派,以广东“传道队队长”的身份到广东开展非法宗教活动。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