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前“法轮功”媒体编辑深度揭秘邪教宣传内幕

时间:2020-11-05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樊梨

  我叫阿美(化名),开始习练“法轮功”一个月后,国家就正式取缔了“法轮功”。然而当时的我已经痴迷,认为这是考验,并不放在心上。

  为求圆满,我不顾一切。我利用一切机会宣扬“法轮功”邪教:大冬天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跑到街上发传单,甚至跑到前夫的工作单位发。前夫被单位点名批评,颜面尽失,他苦口婆心劝我好好珍惜家庭、好好生活,我却置若罔闻。前夫看我痴迷的无可救药,对我失望至极,带着女儿与我离婚了。我不但不知反省,反而还怨恨他背叛了婚姻。

  我把母亲给我的积蓄拿出来,去印传单,用自己的积蓄买真相电话;疯狂地参加各种“交流”活动,吹嘘李洪志种种“神迹”,在QQ、微信上建群,大量转发“法轮功”邪教资料;在担任“法轮功”邪教网站副刊编辑期间,参与编辑抹黑党和政府的宣传刊物,挑起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怀疑和仇恨;我利用教师的身份便利,利用学生的单纯和对我的尊重,向他们宣传、渗透“法轮功”邪教的歪理邪说;甚至在别人婚礼的现场,我都疯狂地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

  垫资被吓,钱打水漂

  2011年,武汉一位自称杨阿姨的功友让我,让我打听一下用于打“真相”电话的手机(WM操作系统的智能机)在广东的手机价格,若比武汉便宜,就从广东买然后寄到武汉给他们。2011年8月下旬,我带上手提电脑到深圳华强北(据说这是全国的手机集散地),几经周折反复测试,终于找到了WM手机,我报告了手机报价,但他们说没钱让我先垫钱,等手机都出手了,再给我钱。于是我垫了三万块钱买了50部手机给杨阿姨。此后先后四次共买了100多部手机给她。后来随着市场的更新WM手机被淘汰,有出现了新的MTK智能机,我又买了MTK65智能机和MTK73智能机共约100多部。但一直没有收到钱。之后,又有功友陈松让我买MTK75智能机,我倾尽所有积蓄买了54部MTK75高仿机,前前后后花了近3万元。陈松收到手机就变了脸,推说手机不记得谁拿走了,没有钱给我。之后他故意用电动车带我去人迹罕至的地方威胁我。我吓坏了,怕他杀人灭口,再也不敢提要钱的事儿。而我前前后后花在买手机上的十多万也不了了之。

  担任编辑,欺骗大众

  2015年元月,深圳的吴越(原名吴永坚,广东省茂名市副站长)邀请我去帮他分担一些文字校对工作,我同意了。于是吴越先在“法轮功”邪教网站开通了站内邮箱,把密码给我。有指令就通知我说“到家里看看”或提示我收信,我就明白该去收他给我的信了。

  之后,吴越让我一个为“法轮功”邪教网站提供技术支持的后台运作网站上注册。注册之后就可以用自己获得的四位数字组成的代码在论坛上发帖,并拥有一个论坛内信箱。这个信箱不可与外界通讯,只可与论坛的管理者互发信件。这个信箱已设定好了收信的对象只能是:(1)No.1;(2)No.2;(3)版主;(4)其他高级管理者。会员之间是禁止通信的,但会员之间确有“公事”需沟通的话可以由管理者(如No.2)转发至对方信箱,内容必须经过严格审核。

  普通会员(由四位数字组成的代码构成账号)是无权给版主写信的,所以需要“实名认证”,需要两名以上的资深会员推荐,并经过考核、授权之后方可实现。吴越让我先给一个账号叫做“No.2”的人写信,我按要求上交个人经历。约两周左右,“No.2”让我给自己的账号起一个汉语昵称,我给自己起了个昵称叫“优昙”。在我把信发给“No.2”的第二天,我的账号就由四个数字组成的代码变成了“优昙”。这样,我就算完成了“实名认证”,成了“认证会员”。

  完成“实名认证”后,我被安排至美术组工作。我加入美术组后,拥有了可以打开并编辑这些“法轮功”邪教网站副刊的权限。美术组的版主叫“梅归”,在美国已经十几年了。我一到美术组就收到纪律条例,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绝对禁止在小组中打听任何人的个人消息,也绝对禁止向任何人透露自己或别人的个人信息。一旦违纪,发出的信息就会被屏蔽掉,同时被版主严厉斥责。

  我加入美术组后,首先被安排去专门污蔑国家领导人的小组做文字校正。之后又被调去歪曲国内重大案件的小组做文字校对。

  2015年2月下旬,我调去针对知识分子的“法轮功”邪教宣传网站做编辑,“梅归”告诉我,编辑“法轮功”邪教宣传网站才是美术组的常规工作。“法轮功”邪教宣传网站针对中国的不同群体有不同的宣传刊物,主要有针对知识分子的、针对中小学生的、针对大学生的、针对农村和农民工的以及针对城镇居民的等,一般一两个月一期,人手紧缺则半年一期。这些宣传刊物每期侧重点虽不同,但中心任务都围绕污蔑、栽赃中国政府、抨击谩骂中国共产党,并为“法轮功”邪教歌功颂德。目的就是为了欺骗广大民众,动摇人心,骗取信徒为“法轮功”卖命。

  版主“梅归”针对我这样的新手专门告诉我,在围绕婚姻•家庭这个主题去选择素材时,只能在“法轮功”邪教的网站中寻找相关文章,其他常人办的网站上的文章一般不许采用。且要求每一期的期刊都必须刊登歪曲“天安门自焚”案件真相的文章,用于攻击中国政府。

  为了迷惑读者,每期期刊的“发刊词”都围绕主题,语言力求优美、动人,抓住读者的心,使其有兴趣往下看,插图也选温馨的优美图片。第一篇文章按照惯例,一般会选古代的故事、传说,与主题相关,目的是把“法轮功”邪教伪装成与中国传统文明一脉相承。同样这些故事必须来自“法轮功”邪教网站中登载的文章,倘若找不到,则主编安排人写一篇,经审核后方可入选。第二篇文章按照惯例,如在“婚姻·家庭”主题下,针对“天地苍生”的读者是知识分子,会考虑选“法轮功”邪教网站中编造的大学毕业生、博士、海外留学生因练“法轮功”变得关心家人、珍惜婚姻的故事,或者编造某幸福美满知识分子家庭因练“法轮功”被迫的血腥故事等。其他文章由主编和各编辑共同商议。当文字材料确定后,文字、图片会排版成电子版、打印版两个版本,排版后上传到美术组,由两个编辑审核,之后再由主编审核无误,两人以上同意通过审核方可提交给版主“梅归”。版主再次审核无误后就会提交网站审核。审核通过后,这些电子刊物就会挂在“法轮功”邪教网站上,各地的“法轮功”邪教人员就可以下载打印,四处宣传邪教邪说。

  之后,我又先后被安排去针对大学生的及针对中小学生的“法轮功”邪教宣传网站做编辑。后来因为太过辛苦,常常加班到两三点,我体力吃不消,2015年10月我申请退出了“美术组”,但继续习练“法轮功”。

  走出泥潭,重获新生

  现在在反邪志愿者的帮助下,我已经走出了“法轮功”邪教。

  往事不堪回首,每当我想起沉迷“法轮功”邪教二十年,心如刀割。想到被我伤害的家人、无辜的学生、被我拉入“法轮功”邪教的人,他们给了我爱和信任,我却几乎毁掉他们的人生。在物资匮乏年代,党和政府不但给了我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还给我分配体面的工作,让我继续深造,前工作单位在我痴迷邪教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我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反而不断地去污蔑攻击党和政府,我对不起党和政府的培养。

  最让我后悔的是我作为一名“法轮功”邪教黑媒体编辑给社会大众带来的伤害,尤其是那些“三观”未定的青少年儿童。每每想到那些编造的血腥故事都会寝食难安,“法轮功”邪教组织根本不会考虑孩子的身心健康,编造的故事尽可能残忍血腥。而那些孩子们就像是一张张白纸,还没来得及看世界,头脑里就已经被虚假的、颠倒黑白的、污蔑党和政府的负面信息充斥着,这可能会让他们一生都活在阴影里,活在“偏见”里,最终沦为邪教的棋子。有什么比对自己生长的地方怀着无比的仇恨更痛苦?“法轮功”邪教实在是太阴狠了。

  然而,生活没有后悔药,我能做的便是尽我所能,去勇敢揭露“法轮功”邪教的丑陋面目,警醒世人,帮助更多痴迷“法轮功”邪教的人早日脱离邪教。




268913.jpg


十名邪教“全能神”组织成员在珠海获刑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10人犯组织、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