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揭批

他被“治”死了,背后的真相是......

时间:2020-10-29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王静

  昏暗的阁楼里,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躺在床上,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裹着被子,身体蜷缩成一团,由于太难受,不由自主地微微颤动,焦黄的脸上呈现出不详的死灰色,眼窝深陷,眼神绝望又无助,干涩的嘴唇毫无血色,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呼吸渐渐变得微弱。

  这一幕画面不时浮现在我脑海,让我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

  初识“坚定”

  我叫小美(化名),2000年在邻居的拉拢下开始信邪教“主神教”,2003年离家出走在南方各省市流窜传教,2012年任广西平南片权柄(邪教“主神教”的头目),那个时常让我从噩梦中惊醒的画面里的男人叫“坚定”(灵名),是我管辖片区里的县权柄,他五十岁左右,广西蒙山县人,一直单身没有成家,信“主神教”已有五年多时间,非常虔诚,在第一次见面的权柄工人会议上,他说到:“神赐我灵名叫‘坚定’,我坚定地信主神,奉主神差遣,在上主、在上权柄安排,在金秀作工,这期工平安出去,平安回来,一切荣耀归于主神......”

  我了解到,“坚定”信“主神教”的五年多时间里一直全身心地在广西金秀县传教,很快任县权柄,而且比其他县权柄都要卖力。男性外出传教非常艰难,“坚定”经常被村民们大骂“骗子”,甚至暴打赶走,有时好些天都发展不了信徒,只能忍饥挨饿在山头或草地“旷野露宿”,他一直坚持着,毫无怨言,认为自己在干着“成就万民”的“伟大作工”,每成功拉拢一名信徒都会加福添寿。

  “坚定”认罪

  2012年那个夏天,二十几名“主神教”权柄工人在广西平南县的一个“接待家”中聚会,“坚定”脸色显得非常疲惫,跪在地上祷告完,他吃力地起身,说:“我最近感觉很累,浑身无力,也不想吃东西。”

  “你要把身上的罪认干净,认干净了身体就不会有病了。”省权柄“得胜”(灵名)一脸质疑地望着“坚定”说,他认为“坚定”是在撒谎,想偷懒。

  “是的,我有罪,感谢‘神’的管教,是我自己没有注意,可能哪方面没有做好,被鬼附体了,我有罪……”“坚定”跪在地上虔诚地认罪。

  聚会结束后,我发给“坚定”300块钱,这是他下一个工期的路费,一个工期约为两个月,按照我们设定好的路线去传教,根据路程远近给一定的路费,只有跨地区时才能乘车,其余时间只能走路,而吃饭住宿则主要依赖“接待家”,如果发展不了成员,没有“接待家”,则只能“旷野露宿”。

  “赶鬼”治病

  两个月后的权柄工人聚会,我再次见到“坚定”,他的身体明显比之前消瘦很多,皮肤蜡黄,眼窝深陷,眼圈发黑,被和他配搭的另一县权柄搀扶着进来,在其他权柄的协助下,他坚持着跪地祷告。

  祷告结束后,“得胜”见“坚定”孱弱的模样,冷冷地说:“有三种罪是死罪,犹大罪、贪污罪、淫乱罪,你是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要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因为犯了罪受到‘神’的惩罚?”

  于是,“坚定”在他人的搀扶下跪地忏悔了近十分钟:“我认罪,我说过谎话;我认罪,我对‘神’不够忠心;我认罪……”

  接下来,“得胜”安排人去找桃树枝,总共21根,扎成3束,每束7根,准备为“坚定”“赶鬼”治病。

  “主神教”认为疾病是邪灵魔鬼附体造成的,要治好病就要赶鬼,用7条桃树枝扎成一束打在人身上,称之为“赶鬼”。

  准备好后,一行人去到一个“接待家”中,加上“接待家”夫妇,共12人。大家分两排跪地,省权柄“得胜”念完祷告词,起身拿起一束桃树枝,在我们每个身上从头到脚打一遍。另一省权柄和我分别拿起另两束桃树枝去每一个房间,把所有的墙面打一遍。然后返回原处,所有人再念一遍祷告词,“得胜”再把所有人打一遍。

  然后,轮到病人接受“赶鬼”了。

  对病人是需要用尽力气去抽打的,“得胜”拿着桃树枝狠狠地朝“坚定”全身各处抽打着,边打边念:“奉‘主神基督’之名,把你身上的鬼打出去……”

  “坚定”本已非常虚弱,在桃树枝的重重抽打下,他的身体像一滩烂泥,如果不是被人用劲架着,随时可能被打出数米开外,由于被打不允许喊疼,他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强忍着,表情十分痛苦。

  打了十几分钟,“坚定”浑身布满了一道道被桃树枝打后的黑紫色淤血痕。“得胜”问:“鬼出去没?”

  “出去了……”“坚定”气若游丝,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得胜”停止了抽打,大家再祷告一遍,这一场“赶鬼”仪式终于结束。

  大家把“坚定”抬到接待家阁楼里的床上,然后各自歇息。

  “坚定”逝去

  到了半夜,和“坚定”同睡一张床的信徒慌慌张张地把所有人叫醒,大家赶紧过去,看到“坚定”蜷成一团,焦黄的脸上呈现出不详的死灰色,眼窝深陷,绝望地盯着我们,干涩的嘴唇毫无血色,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呼吸似乎越来越弱。

  大家感到害怕极了,其中一个信徒忍不住开口说:“我不是怀疑‘神’的能力,他病得那么严重,也可以‘神人相调’的,要不我们把他送医院吧。”

  省权柄“得胜”同意后,大家连忙把“坚定”送去医院。

  尽管医生全力抢救,最终还是没能救回“坚定”的命,“坚定”的生命没有如他的灵名一样“坚定”了。

  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大家愚昧、残忍的“赶鬼”治病后就这样逝去了。我感到非常自责,悔恨自己的愚昧无知,时常回想起当时的画面,想起“坚定”盯着我时那恐惧无助的眼神。而今,我看清了“主神教”的邪教本质,决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希望大家能清醒地认识到邪教的危害,拒绝邪教,远离邪教,不让悲剧再次重演。




268913.jpg

反邪宣传进社区,广州街坊来助力

2020年“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宣传警示进社区活动在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街举行。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