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交流

如何运用社会资源帮助原邪教人员的再社会化

时间:2020-12-07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蓝天

  前言:近年来,通过各级政府和反邪志愿团体的不懈努力,一些邪教人员摆脱了邪教的精神控制回归社会。这些原邪教人员在摆脱思想桎梏,融入社会家庭的再社会化过程中,必将面对来自工作、生活甚至精神上的种种困难。如何帮助他们克服障碍,以社会资源最大效用,巩固好这来之不易的反邪成果,帮助他们顺利回归社会,使他们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社会人”?

  笔者从接触过的近千个回归个案入手,结合近20年反邪教工作经验,通过对原邪教人员再社会化的阻因分析,以社工工作基本原理贯穿其中,解析多种社会资源的最优整合,提出以下的思考和建议,以期抛砖引玉,为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反邪教工作的体制机制,为提升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提供一点工作参考。

  一、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所面临的问题。

  根据对原邪教人员面谈、问卷调查和电话回访,还有其他帮教人员反馈,我们发现很多原邪教人员由于在痴迷邪教时受邪教理论控制,做出了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行为,这给他们在清醒后重新融入社会带来了不小的困难,归纳起来有六个方面问题:

  (具体见表格)

问题

身体问题

心理问题

家庭问题

工作问题

邪教骨干骚扰

原因

邪教往往打着祛病健身的口号招揽成员。邪教人员参与其中后会认为自己的身体只有修炼邪教才能变好。

邪教的理论中包含了很多让邪教人员互帮互助、“信我者永生”这样的内容,使得原邪教人员对邪教组织有很强的依恋心理,就算在理智上认识到了参与邪教的错误,但是在情感上不能跟邪教组织划清界限。

邪教组织会煽动成员淡化亲情,这导致不少原邪教人员离开家人,甚至有一些原邪教人员因为家人反对自己信教而跟家人翻脸。

邪教组织会煽动成员放下俗务,这导致有些原邪教人员不再工作,一心追求教义。

邪教骨干有着发达的信息渠道,在得知原邪教人员脱离邪教之后往往不会死心,会寻找各种借口找上门来,拉关系、讲教义,非常积极的想要把他们再拉回到邪教的深渊之中。

困难

原邪教人员脱离邪教后,再次遇到身体问题时,很容易会想到以前修炼邪教时身体是怎样好的。

有继续修炼的欲望。

原邪教人员在回归社会的过程中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时,会很容易的想到邪教组织带给自己的温暖。想要继续寻找曾经在邪教里感受到的温暖。

原邪教人员重新回归社会的过程中,如何能够取得家人的谅解,就成了非常困难的事情。

原邪教人员怎样在回归社会后获得工作机会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在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的过程中,怎样杜绝其他邪教人员的骚扰就成了重中之重。

  因此,为帮助原邪教人员顺利回归社会,有必要促成其再社会化。

  二、原邪教员再社会化过程中可以利用的社会资源

  再社会化指用补偿教育或强制方式对个人实行与其原有的社会化过程不同的再教化过程。已经幡然醒悟的原邪教人员当初被邪教精神控制,与社会脱节,帮扶人员需要整合社会资源促使他们忘掉旧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重新塑造出新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实现再社会化,这样他们才能重新融入社会。

  1、在原邪教人员的再社会化过程中,有哪些社会资源可用呢?首先,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是由社区接茬帮教的,居委会可以为他们提供帮助,其次,有街道的社工组织、相关志愿团体,另外还有综治、民政、劳动、社保、共青团、妇联和工会等组织,都可以在地方政法委的协调下,从宏观调控、政策倾斜、制度保障和具体工作的落实等相关方面,深入加强与推动反邪教工作社会化进程,实现教育转化效力的扩大化直至最大化。

  2、在原邪教人员再社会化过程中,如何整合利用上述社会资源呢?(1)由各地区政法委组织牵头,协调理顺其工作出路,落实社保、医保政策保障等;(2)社区主要负责回归具体工作,包括思想跟踪回访、普法教育、寻找工作出路、学习培训、调动社区资源(老人中心、爱心社区服务等),让原邪教人员尽快适应新生活等;(3)社工、志愿团体帮助原邪教人员解决生活困难;(4)社团组织协助原邪教人员解决家庭问题,促进人际关系和谐。

  在这个过程中,社工人员可以起到很好的纽带作用。他们可以充分利用社工理念,帮助原邪教人员与家属、社会团体产生连接。社工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一部分,在维护社会公平和社会稳定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某市原邪教人员李某,54岁,女,丧偶。社工人员上门了解到其家庭经济状况差,李某及其家人寄居在鱼塘边上,其承包的小鱼塘,也因为道路不通导致经营困难。社工人员将情况反馈给当地政法委,政法委协调村委、路政规划等部门,共同为其解决实际困难,连通了鱼塘和村道,解决了其生计问题。

image.png

  社会工作有以下几个基本理念:

  (1)接纳尊重,唤醒自尊。

  接纳意味着在对矫正对象开展工作的时候,积极主动地理解对方,接受对方作为一个独特的个体和人的价值,并尊重对方的人格。接纳的关键在于不以工作者个人的价值观评判或取舍对方,应时刻对矫正对象保持一种信任、接受和尊重的态度。

  接纳对社区矫正工作的意义十分重大。接纳是尊重的先决条件,通过尊重,我们为矫正对象营造一个安全、温暖和宽松的环境,使其放下防御、消除戒备,自由并安心的敞开自己,探讨自己的内心世界。透过尊重,双方建立起信任、和谐的工作关系,真诚表达,真心互动,有利于尽快进入主题,提高工作效率。

  (2)真诚信任,良性互动。

  真诚信任指的是面对矫正对象时保持一种真挚、诚实的态度,表里如一,开放自信,信任对方。社区矫正是重塑心灵的过程,必然要触动心灵。开启人的心灵,关系的建立尤为重要,没有矫正双方和谐的、良性的、信任的关系作基础,矫正工作就可能事倍功半,流于形式。

  (3)维护自决,关注希望。

  自决即自我决定。社区矫正工作中,一定要强调矫正对象具有自我选择、自我决定的权利,他们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决定自己的走向,当然,也要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复出代价,承担责任。归根到底,矫正对象的命运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在这过程中,社工工作承担的是支持、帮助的角色。

  原邪教人员是社区的少数人员,只要政府部门将社工工作纳入社区帮扶体系内,使他们能够将社工的理念充分运用在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的全过程中,相信对于原邪教人员更好的回归社会、融入到社区生活之中会有很大的帮助。

  在当前疫情防控背景下,企业复工复产延期,小微企业生存维艰,原邪教人员人员就业渠道变窄,就业难度增大,生活面临困境,因贫返邪风险明显增大,迫切需要给予衔接帮扶照管服务。新冠疫情发生后,联防联控机制一系列强有力措施,迅速控制了疫情蔓延,也压缩了邪教的活动空间,但也为衔接帮扶后续照管工作带来了新挑战。譬如某市原邪教人员宋某,44岁,女,在疫情期间她的生意受到影响陷入了困境,在“尽量减少人员流动与集聚、尽量减少人员面对面交流与接触”的疫情防控常态背景下,社工人员该如何针对她的问题联系社会资源给予帮扶?当地社工了解其情况后主动联系街道办,在政策范围内,协调商场,店铺业主等为其减免了租金,极大的减轻其经济负担,帮助其顺利经营下去。

image.png

宋某写给地方的感谢信

  为帮助原邪教人员顺利融入社会,社工可以引导他们参与社区志愿活动,同时,通过微信、钉钉等线上通讯,及时了解他们面临的困境,在做好防护措施的前提下,与涉邪人员面谈指导做好生活规划。

  三、对原邪教人员再社会化存在的问题思考

  1、针对组织协调不够的问题,建议由地方政法委牵头,联合街道(乡、镇)、社区(村)和其他社会资源,形成帮教组,理顺关系,畅通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的道路。

  2、对当前帮扶流于表面的问题,充分利用线上通讯,对原邪教人员进行调研,将原邪教人员问题“网格化”,之后细化责任划分,各部门形成流水,化解堵点。

  3、社会资源未能充分发挥问题,可以由社工推动,比如将原邪教人员分等级:第一级“三无人员”要全程帮扶;第二级是生活已经陷入困境的,指导充分挖掘自身潜力,系统性解决问题,摆脱困境;第三级是社会生活一时出现困难的,指导原邪教人员寻求社会帮助。

  4、当前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自身能动性不足问题,社工的工作理念是“助人自助”,解决问题最终要靠原邪教人员自己,建议通过线上、线下教育培训,引导原邪教人员充分评估自身能力,做好人生规划,积极融入社会。

  结语:原邪教人员回归社会,面临着多重困难,无论是政府机构、地方社区还是反邪志愿团体在帮扶他们回归社会时,应当在“尊重、平等、接纳、同理心”等社会工作价值观念的指导下,帮助原邪教人员克服心理障碍,重新就业,主动融入家庭社会,重建社会关系网络,逐渐恢复社会功能,从而提升再社会化能力,顺利回归社会。新时期下反邪教工作虽任重而道远,但笔者相信有国家政府强有力的政策支撑,有地方社区全方位的立体帮扶,有广大志愿团体的真诚协助,只要将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互相协助互为补充,必然产生强大的社会效应,最大限度地帮助原邪教人员实现再社会化,使他们转变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与社会其他成员一起共建明净平安无邪家园,为守护平安、建设社会作贡献!




268913.jpg


广州一女子制作、传播“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获刑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罗桂友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