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交流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做好回归社会原邪教人员帮扶工作的思考

时间:2020-08-20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小小的太阳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影响全球,一些邪教不断上蹿下跳,企图利用疫情制造恐慌,散布各种歪理邪说,以骗人入教。需要关注的是,那些经过教育后转化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非常容易被邪教再次盯上,成为思想反复的高危人群。我们要加强在疫情影响之下对此类人群帮扶工作的研究,以确保他们不受邪教蛊惑,保持思想稳定,继续正常生活。

  一、新冠肺炎疫情对原邪教人员的影响

  疫情发生后,笔者曾参加对部分回归社会原邪教人员的回访工作,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以及思想情况,发现他们在不同方面都会受到疫情不同程度的影响,给他们的思想稳定造成不同的隐患。

  1、经济状况。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深刻影响了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多国经济专家都预测世界经济可能会进入衰退期,贫富鸿沟将会进一步扩大,进而带来政治和社会稳定的不确定性,这种影响已经在有些国家显现出来,带来了动荡。经济的下行会导致生存危机,特别是低收入弱势人群的生存困境更为明显,带来社会隐患,引发各种问题。

  2、身体健康。

  新冠病毒是新发现的病毒,人们普遍易感且没有特效药,对身体伤害巨大,特别是有基础疾病的人群更易造成严重后果。但对于它的致病机制、规律、治疗仍不完全清晰,科学家要找到对付新病毒的方法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往往会造成大量伤亡,给民众健康带来巨大隐患。而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刺激下,部分人可能会出现心理危机,引发相应身体反应,如肠胃不适、腹泻、食欲下降、头痛、失眠、做噩梦、呼吸困难、肌肉紧张等症状。但人们往往不能区分心理应激导致的身体反应与疾病导致的症状,造成更大的心理恐慌。

  3、认知心理。

  新冠肺炎疫情是会对社会公众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严重损害的重大传染病,会引发各种身心反应,甚至导致心理危机。如出现情绪不安、恐惧、紧张、焦虑、沮丧、无助、抑郁、怀疑、愤怒、自责、担心家人安全、害怕死去等现象。部分人出现认知偏差,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缺乏自信、无法做决定、健忘、效能降低、不能从危机转移等[1],带给大家非常大的身心困扰,急欲寻求方法以求解脱心理困境。

  疫情发生后,邪教有意对此歪曲解读。如邪教“法轮功”称疫情是对中国政府的惩罚,是针对中共或跟中共走得近的人;而邪教“全能神”则称那是“女神”对人类的惩罚,“世界末日”马上会到来。而邪教提供的解决方案就是要信教,只需念几句简单“咒语”或祷告就可避免感染病毒,如若不然,将会被淘汰。在缺乏对疫情科学认知的情况下,原邪教人员可能在恐慌心理下,激活原有的邪教“认知图式”,抱着“试试也没什么损失”的心理下尝试,然后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下,缓解内心压力,身心放松,渡过心理困扰,从而把自己没有染病(没有信邪教的绝大部分人也没有染病)的情况错误归因到邪教的歪理上,进而非理性地接受邪教的错误的认知,重走邪路。

  4、人际环境。

  为阻断疫情的传播链条,隔离措施是有效控制手段,但同时也会对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带来很多负面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不断增加,不自觉提防对方,担心对方是否染病,会否感染到自己,而不断产生隔阂感,可能会使部分人出现行为退化,社交退缩、逃避与疏离、不敢出门等;长时间的人际隔阂可能导致产生孤独、烦躁、沮丧等心理,爱与归属的需要满足受到损害。

  二、易受疫情影响出现思想波动的原邪教人员类型分析

  根据对上述几个因素的分析,在疫情之下容易受影响出现思想波动的原邪教人员主要有以下几类:

  1、低收入群体

  低收入群体是当今社会公认的弱势群体之一。由于自身生存能力弱或其他原因导致入不敷出,加上社会分配不公,保障体系不够完善等因素,他们有的连基本的吃饭、穿衣、医疗都难以保障。而多年统计数据显示,多数原邪教人员经济状况较差,占比超过半数,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他们经济收入锐减甚至没有收入,生活愈加艰难,极易引发他们的生存焦虑和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再次诱发原来在邪教中接受的寻求超自然力量帮助解脱困境的需求,将精神寄托给虚无飘渺的“神”、“佛”,妄想“神”、“佛”能帮助他们改变命运,增加这一群体再次落入邪教陷阱的可能性。

  2、患病群体

  统计表明,相当大比例的邪教人员是因追求祛病健身走入邪教,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患有各类疾病。疫情期间,由于居家隔离或保持社交距离,活动减少,睡眠不规律,饮食改变,可能会导致体重增加,心肺功能下降等健康问题。而身体上有基础疾病的邪教人员,可能会因为疫情而减少就医频率,甚至会因为害怕感染新冠病毒而拒绝就医。最终可能导致原有的疾病不断加重,甚至危及生命。在疾病威胁和身体出现不适的情况之下,部分转化人员可能会留恋原来通过练功或祷告等方式能治病的感受,再次使用邪教的方式以求保持健康,进而导致越陷越深。

  3、受教育程度低下群体

  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由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人们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缺乏科学知识,且这一群体通常迷信思想严重,理性分辨、思考能力不足,容易听信于人,更易从怪力乱神角度看待灾难问题。这类转化人员,进入邪教或脱离邪教都更多从现实或感性出发,对邪教本质的理性认识通常不足或不牢固,在疫情的冲击之下认知容易出现偏差,给邪教有机可乘。

  4、女性群体

  很多研究都表明,女性在与迷信、巫术相关联的精神障碍、宗教性精神障碍中比例更高,情绪更易受生活事件影响。如在此次疫情中,有研究表明,出现心理应激反应而求助心理咨询的女性群体占比63.2%(样本总数6278人次)[2],女性表现出更高的风险认知水平,心理健康水平显著低于男性,这与SARS疫情期间的研究结果相类似。原因可能是:一是与男性群体相比,女性群体受教育程度偏低,感情思维普遍强于理性思维,独立思考、分辨能力不高;二是受历史文化影响,女性在社会中客观处于从属地位,使得女性更易受社会意识环境影响,受暗示和从众心理更强。因而,导致女性更容易受外部思维“洗脑”;同时,精神受挫、心理失衡等心理、情绪问题使得女性对精神寄托的安慰需求更大,容易再次受到邪教蛊惑。

  5、老年群体

  老年群体的人,经过几十年的拼搏,在精力、体力、生理机能上出现明显下滑,身体状况不佳,疾病缠身,更趋近死亡,容易出现迷茫、失落、失望甚至绝望心理,急欲寻求保持身体健康的方法;且老年人认知力、思维力下降,易受暗示,普遍固执;他们交往圈子变窄,同年龄层更多相聚,寻求同辈认同和被社会慢慢边缘化后的归属感,容易从众。研究表明,老人更容易通过宗教、迷信来解决病痛折磨。而属于老年群体的已转化人员,因基础疾病更多,生命安全面临新冠疫情的威胁更大,他们的健康、精神、经济等负担加重。在邪教的蛊惑下,可能会导致一些人员不堪身心重负,为寻求解脱而重新加入邪教。

  6、家庭生活不和谐的群体。

  统计表明,邪教痴迷人员受邪教歪理邪说的影响,导致家庭不和谐甚至离婚的比例都较高。如“全能神”邪教“不信教的亲人都是撒旦、魔鬼”、“撇弃家庭仇敌离家尽本分”等邪说,导致很多信徒家庭矛盾冲突大,离家出走人数众多;而邪教“法轮功”的“放下名利情”歪理也导致不少信徒看淡家庭亲情,疏远亲朋好友。这类人群虽然经过教育转化回归社会,但原来的家庭裂痕难以短时间内消除,家庭生活往往困难重重,精神一时无以寄托。

  受此次新冠疫情的影响,此类原邪教人员在杜绝或减少与亲戚朋友交往以降低风险的情况下,社会支持系统不足,封闭隔离的生活可能使原来的家庭矛盾更易激化。而邪教鼓动信徒无视疫情走出去“讲真相”、“传福音”,痴迷信徒可能会主动接近已转化人员。在别有用心靠近的原教友 的“关怀”攻势下,此类原邪教人员情感需求得到错位满足,信息输入单一片面,容易被打动拉拢,重走邪路。

  三、疫情之下对已 回归社会原邪教人员帮扶对策的研究

  鉴于疫情在全世界多点爆发、持续传播,防控成为常态化工作的情况下,建议对于已经转化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加强情况摸排,对他们受疫情影响的深浅、特点、人群类型进行充分的了解,并对他们思想可能受到的影响做好分类、分级,推行科学有效的分级分类管理体系,如分为思想稳定人群、思想有波动人群、重点管控人群等,并按照分类处置原则,协调各方力量形成联动机制,采取有针对性措施帮助他们度过疫情危机,保持思想稳定。

  如对于思想基本保持稳定的群体,应坚持以快速传播、经济便捷的原则,采取社区手册或电子屏宣传、网络媒体定向宣传、上门回访、结对帮扶等形式,对相关知识进行普及宣传;对思想受影响但保持基本稳定的个别人员,则要根据他们所遇到的实际困难,制定、实施有针对性的综合干预措施;对于已反复并出现从事邪教活动的原邪教人员,要加强管控,必要时要加大打击力度,以削弱邪教活动力,净化社会环境。

  总体而言,可以进行以下几个方面内容的教育或帮扶措施:

  1、加强科普教育

  要通过形式多样的方式普及科学知识,如防治新冠病毒的医学知识、法律法规知识、养生保健知识、心理健康知识和反邪教知识等。如可以充分发挥社区反邪志愿者、疾控中心等专业人员的作用,采取属地管理、分片印发防疫科普知识宣传和反邪册的方式,做到发放范围最大化,争取重点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人手一册,开展解读与培训,将健康知识宣传出去,让他们在抗疫情同时反邪教,潜移默化形成健康行为。还可以运用互联网技术,通过微信群、电子书、权威机构的APP软件,如人民日报、学习强国等的APP,进行科普宣传。大力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提高回归社会原邪教人员的科学思维和分辨能力。

  2、加强爱国主义教育

  邪教具有反社会、反政府性质,通常恶意丑化社会和政府,从而蛊惑信徒逃避“黑暗”现实,躲避进它们虚构出的美好“天堂”,甚至鼓动他们对抗政府,危害社会。但事实是中国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代,已经和平崛起,取得了世界瞩目的巨大成就。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形式,向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宣讲党和国家的政策方针,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如结合分析中国在这次疫情中取得的成效和我国近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对比目前西方国家混乱的抗疫、民族歧视等现象,讲好中国模式、中国速度、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故事,以邪教人员切实感受得到的方式,让他们重新认识什么是真正的民主人权、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等问题;又如结合抗疫期间从党员到群众,从医生、警察、社区工作者到农民、学生等等社会各界人士众志成城抗疫的感人事迹,激发他们的家国情怀,增强民族凝聚力,从而认清邪教与反华势力勾结反对中国的邪恶本质。只有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氛围营造和文化浸润,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增强他们的主体体验,加大情感共鸣,强化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思想、情感、理论认同,才能不断增强回归社会原邪教人员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引导他们将个人的“小我”融入到祖国的“大我”、人民的“大我”之中。

  3、加强揭批邪教在疫情期间的丑恶表现

  新冠肺炎疫情从开始爆发至今,邪教组织一直都在不断的做虚假宣传,大部分邪教组织通过人们对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致死率的恐惧,大肆渲染大灾难、末日论,借机吸引无知人们的关注和入教,如“全能神”邪教声称疫情是女神对中国的惩罚,信教才可以治愈或免疫新冠肺炎,企图蒙骗无知群众。还有邪教“法轮功”在境外媒体网站发布《冠状病毒是中国的细菌战武器?》等十余篇造谣文章,不断对该谣言进行炒作。由于受境外互联网媒体的煽动挑唆,少数“法轮功”顽固分子跳出来从事捣乱破坏活动,大肆散布邪教歪理邪说,不断外出走动,借机传播各类涉疫谣言。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诸多不利影响,甚至会使疫情扩散,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巨大的风险。而且境外邪教组织与反华势力相勾结,炮制谣言,污蔑政府,企图误导世界舆论,抹黑中国形象。

  因此,要让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认清事实,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及时了解国内外的疫情形势的情况,世界各国抗击疫情的方式及成效。通过国内外抗击疫情的成效的对比,引导他们看清邪教造谣反华的丑陋嘴脸,让他们自觉树立崇尚科学,拒绝邪教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从自我做起,从身边做起,做个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

  4、采取综合手段对在疫情中遇到困难的群体开展有针对性帮扶

  根据社会工作原理,每个人都有正式资源系统和非正式资源系统。正式资源系统里有如社会服务机构、社区医院、民政部门、劳动部门、工青妇联、街道办、居委会、反邪教协会等社会性资源或群团组织。非正式资源系统里有家人、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等。这些资源构成了个人的社会支持网络,提供强大的物质和精神支持。

  根据调查,相当一部分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属于弱势群体,他们也许生活缺乏保障,也许缺乏亲情,也许缺乏支持,再加上疫情的冲击,脆弱的外部社会环境对他们的思想巩固非常不利。我们要充分利用正式资源系统,在低保、医保、养老、就业、住房、教育等方面,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提供直接的帮助,以满足他们当前比较迫切的需求,同时想方设法加强他们的非正式的资源系统,增强他们的社会支持网络,形成合力帮助稳定他们的思想,正常生活。

  要注重协调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根据政策帮扶各类陷入困境的邪教人员:如有经济困难的,可申请特殊帮扶补贴或协调其工作单位给予帮助,如符合低保的给予申报低保;有劳动能力的可以帮助其参加政府提供的各种免费培训,提升其劳动技能,适当帮助就业,加强人文关怀,提升他们在社会上地位,增强社会归属感;对于身体有疾病的邪教人员,要落实医保政策,或发动周边的社工、志愿者去给予生活帮扶;对于存在住房问题的,可以在安居房、廉租房或危房改造上提供政策性支持;对于有疫情心理应激反应或有家庭矛盾的人员,社区、妇联等有关机构要及时介入,发挥社区工作者、心理专家的专业能力,或入户开展心理疏导,或通过视频通话、微信沟通等方式给予帮助,帮助其化解心理危机和家庭矛盾,提升家庭幸福感;对于老年群体,社区人员可以开展入户排查、卡口管理、建立重点人员基本信息台账、入户帮助他们消毒防疫、家庭环境卫生整治,经济上、生活上提供必要的保障,精神上缓解他们的孤独感……通过政府的政策干预,社会的人道关怀,民间组织的共同努力来改变弱势群体的处境。总之,就是力所能及地为回归社会的原邪教人员创造一个温暖、融洽的环境,使其能在现实生活中,运用各种资源满足自身需要,为其思想的稳定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例如原邪教人员宋某芳,是原“全能神”邪教深圳某小区的讲道员,2018年12月转化后回归社会,在某商场经营化妆品店维持生活。疫情期间,由于抗疫需要店铺停业失去收入,复工后生意惨淡,无力支付商场催缴的费用,面临停电停租、生活无以为继的困境。我们了解到她的实际困难后,协调各级政府部门如当地政法委、派出所、街道办、商场等,多番协商后,商场同意免费为宋某芳铺位改名过户(需几万元),免租一部分以及对2020年2月至2021年3月期间,按不同月份减租等,帮助她解决了威胁生存的最紧迫问题。同时,社工人员通过微信、电话与她沟通,倾听她的生活困难,给予她心理和情感上的安慰,联系其家属给她必要的关怀和支持,还发动身边的朋友资源帮衬她的生意。宋某芳对此表达了深深的感激,说在她走投无路之时,真切地感受到党和政府“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的真情,更激励她“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相信国家、相信党,会更加热爱祖国,以自己的行动回报社会”!她鼓励读高中的女儿在疫情期间创作抗疫反邪教的漫画,并表示自己愿意接受采访,讲述自己被邪教欺骗的受害经历,警醒社会大众及邪教受害者远离邪教。她的思想不但保持稳定,还得到了升华,安然度过疫情危机,必将有利于她未来的正常社会生活。

  参考文献:

  [1] 时勘等著.《灾难心理学》.科学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

  [2] 苏斌原,叶菀秀,张卫等.新冠肺炎疫情不同时间进程下民众的心理应激反应特征(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3):79-94.




原创说明


深圳市创新开展反邪教宣传进电车活动

深圳市创新反邪教宣传形式,在龙华区现代有轨电车上开展主题为“防范邪教侵害,守护平安家园”的反邪教宣传周活动。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