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

我在邪教的“升职”记

时间:2020-12-04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杨阳

  我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刚刚踏入社会时,也和大家一样看过《杜拉拉升职记》,憧憬能够在职场不断升职,实现人生价值。没想到在误信邪教“全能神”十年里,被邪教的末日邪说所蛊惑,被邪教组织“职务升迁”所迷惑。结果却是每一次“升职”都伴随着危害社会,害人害己。

  亲人传邪,误入邪教

  我是湖南宜章县白沙圩周小勇(化名),今年41岁,我出生在农村,受农村迷信思想的影响,从小就认为这世上是有神的。我职业学院毕业后就到广东北部一个县城的四星级酒店做了领班,我工作认真,升职很快。2011年7月份,当我从广东回到老家时,妹妹就把邪教“全能神”的邪说传给了我。她跟我说:“是神创造了天地万物,宇宙万物包括人都是‘全能神’造的,是‘全能神’在主宰一切”。我好奇地问:“那我要是信了‘全能神’,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她说:“信了‘全能神’就可以得永生啊。哥!你只要追求真理,得着了从‘神’来的生命,有什么灾难降下来,都临不到自己身上”。由于我对这些歪理邪说没有分辨。回到广东,马上就有人打我电话约我传教,带我去聚会。等我熟悉了,他们表扬我,也要我去其它地方“浇灌”新人。后来教会一有什么事就安排我去配合,我都积极地去做,每当一个人被我“浇灌”成为“全能神”信徒,我竟然有莫名的成就感。

  迷信邪位,辞工正职

  2012年9月,我已经在酒店做主管,工资待遇都不错。但是更加让我兴奋的是在教会中滔滔不绝对信徒“讲道”的感觉。我为了配合好“全能神”教会的工作,做“全能神”地下教会的带领,我竟然想到要把工作辞掉。辞职时酒店的老板想留我,说只要我不走,就马上给我加工资。但不管老板怎么劝,我还是决意把工作给辞掉了。辞职后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开支,我只能找不耽误“尽本分”的临时工来干,但每个月挣的钱,再怎么省吃俭用都不够,连给小孩子读书的钱都不够。

  畏惧末日,危害社会

  2012年11月,那时正是“全能神”教会鼓吹2012世界末日最疯狂的时候。我正做教会带领,聚会时上面要求:“我们传福音要传尽可能多的人,这是‘全能神’的急切心意,要把更多人性好的人传进来,最终把神的福音传遍家家户户…..”。回到教会后,我就把市区教会所有的信徒都发动起来,有的挨家挨户去敲门,去发传福音的小册子;有的去工厂、公园等地传;还有的在街上拉横幅、拿喇叭喊、敲锣打鼓到街上传。区带领要求每个教会实行“大帮轰”传福音。大帮轰就是把5个以上有兴趣听的人,约在一起传福音,或者哪个信徒家的亲戚、朋友、邻居等,在办喜事时进行大传福音。实际上这是散布邪说,危害社会。

  对抗法律,建“防护队

  大帮轰前提是要成立防护队,防护队员主要是一些年老的信徒组成。因为考虑到,在大帮轰时人比较多,什么人都有,难免会遇到突发事件。遇到突发事件时,这些老信徒就可以上前去当挡箭牌,如有人报了警,有警车来了,他们就能够用身体去拦住警车,拖延时间不让警察去抓人,好给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机会跑等;遇到社会上的人,也是老信徒去拦阻相劝,不让他们伤害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按着上面的要求,我就在教会里找了一些年老的信徒,成立了防护队。成立防护队没过多久,正好市郊老虎头的一个村子,有个女信徒的邻居家儿子结婚,二线指挥周某知道后马上约见我,安排搞大帮轰。于是,我就安排防护队从进村的那段路,每隔几十米都有一两个防护队员在那里站岗放哨。当时气温只有5-6度,在我们给防护队员送热水和吃的时候,看到这些年老的信徒个个冻得直打哆嗦。另外二线福音队的人去婚礼现场,在大家正吃饭的时候,进行大帮轰传福音,给福音对象发小册子。没想到给群众轰了出来。现在回想起来,这一次的大帮轰,不但让那些年老信徒挨冻受寒,也给别人的婚宴带来了严重的滋扰。

  组织偷渡,险成奴工

  2014年11月份左右,我已经做小区讲道员,邪教“全能神”下发了一份《特别通知》,说道:“环境是越来越恶劣了,所以神家决定,安排那些有条件、合原则的兄弟姊妹出国去尽本分……”这份特别通知来了之后,小区带领就及时地同我们聚会落实,叫我们赶紧去各教会排查,要求出国后能做带领工人的、能写文章的、能拍电影的、能写诗歌、唱歌好听的等等人才,看看有多少兄弟姊妹是合原则、有条件出国都出去尽本分。我回到教会后,通过认真排查,当时有一个女信徒很适合出国尽本分,她叫李凡(化名),年龄20岁左右。我叫她及时地去办了护照,并把她的相关资料发条寄给了小区带领,上面一个月后就安排她出国了。后来听说全国各地的教会都在大力落实此项工作,我也去办了护照,但要5至6万元才能出得去,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也就没有去成。

  后来我才知道,大部分输送出海外的那些信徒,根本不是说一出去就会安排“尽本分”,而是被组织安排去打工了。由于多数信徒不会讲英语,只能靠当地华人去找工资低、干活累、工时长的工作。有些信徒出国去后,受不了那个苦就后悔了,想回国身上又没钱,有些人怕回国时被暴露又不敢回国,一直在海外打黑工。就算是部分人回国后又被说是背叛“全能神”。从中看到这个邪教“全能神”组织,为了达到它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是丝毫不管信徒的死活,实在是太卑鄙了。我很庆幸自己当时因为没钱,而出不了国。对于配合我出去的那个女信徒,我心里也很自责、内疚,觉得很对不起她。

  “福音”不福,破坏家庭

  在2015年底,我秘密调到另一个县城做小区讲道员。有一次我与教会的带领聚会,谈信“全能神”的经历时,有一个教会女带领李丹(化名)也谈了她的经历,我当时印象特别深。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生了两个小孩,家里也新建好了楼房,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教会带领好几次找到她,与她交通要出去尽本分的事。走的时候丈夫对她说:“如果为了信你的‘全能神’,再跑出去尽本分,而不是去上班的话,那我就和你离婚,这个家的一切都没你的份,你自己做选择吧!看是要你的神,还是要我和小孩?” 她说在她面临尽本分与放弃家庭的选择时,心里也挺煎熬、挺难受的,但一想到“全能神”的话:“现在脱离家庭,脱离父母、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对神的托付掉以轻心,就是最严重的背叛神,比犹大还可悲,该受诅咒”,她就流着泪对丈夫说:“离就离吧!家里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要,我要神就可以了。”丈夫听到她这样说,就骂她:“好哇!没想到你这么狠心,为了信‘全能神’,竟然连自己的小孩、丈夫都可以不要了…….。”她就这样完全抛弃了家庭,一直在外面为“全能神”花费卖力了。

  认清邪说,摆脱控制

  通过对以上事例的反省,使我认识到人一旦被邪教“全能神”的歪理邪说洗了脑,就不再有自己的思想了。被邪教精神控制后是很可怕的,所作所为都是按着“全能神”的话去实行,做到绝对地顺服,任由它摆布与安排。“全能神”致使信徒不惜为它奉献钱财、抛弃家庭,导致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从中看到邪教“全能神”对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它的本质就是反国家、反社会、反人民的!




268913.jpg


广州一女子制作、传播“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获刑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罗桂友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