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粤读

邪教信徒自述:因为这事我曾多次精神失控,甚至冲上街裸奔...

时间:2019-11-09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王凡

  编者:广东英德的邪教亲历者阿明(化名),曾经习练邪教“法轮功”十来年,做过许多傻事,出过几次严重的幻觉,甚至冲上街头裸奔。为什么会这样,请看其自述分解... ...

  我叫阿明,广东英德人,曾经习练邪教“法轮功”十来年,

  因为修炼有病不敢吃药,精神上常常恐惧不安,非常害怕世界末日到来,每天做四次“发正念”祷告。有过一段无比荒唐的经历,让我现在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

  第一次精神失控:出现无解的幻觉

  1998年立春,我从广州赶了回来英德,见到了我的好朋友罗文,他给了我一本《转法轮》,特意交代我回家后认真的看看。回到家后,我连看了三篇。书上说:“练功可以祛病健身、修身养性。人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修炼‘法轮功’可以圆满上天成神。”那时候我因为工作忙应酬多,身体不太好,因此被这套邪说深深吸引,从此坠落深渊无法自拔。

  1998年9月,我被罗文拉去韶关“学法”。在一个聚集了上百人的院子里,大家一起看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和交流心得。有一天上午,当我正在看李洪志的讲法录像时,我产生了幻觉。我的眼睛里所看着的李洪志,突然在脑海里变身某个历史人物的模样在用方言“讲法”,吓得我张大嘴巴,整个人傻傻的,不知今夕何年。

  事后我问了我的好朋友罗文和其他辅导员,出现幻觉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能解释给我答案。

  第二次精神失控:仿如置身其他空间

  我原本在广州经营一家演艺经纪公司,事业上小有成就,是合伙人眼里的好伙伴、父母眼中的好儿子、妻子眼中的好丈夫。

  可是受“法轮功”邪说“去除名、利、情”的影响,我渐渐无心经营自己的事业,生意上一落千丈。

  2003年初,我不得不回到家乡发展,从事某保健品直销推广。

  直销行业靠的是团队力量,而我们的业务团队都在英德市区,只有我一个人在在偏远的清塘镇推广,由于势单力薄,业绩很不理想。在无人问津、百无聊赖的时候,我会把罗文送给我的电子书拿出来看,天天看里面李洪志的“经文”,满脑子被填充了“转法轮、圆满、天上的理是反的... ...”就这样,我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精神控制,后来感觉头痛的非常厉害。李洪志的那些“经文”颠三倒四,让我思维特别错乱,常常一个人对着大马路发呆或胡思乱想。

  有一天下午,我出现了严重的幻视,不由自主地走到马路上,仿佛看见马路上的人群和小朋友都对我嘲笑。他们的样子奇形怪状,有的三头六臂,有的吐出了三尺长舌。过往的车辆也变得特别畸形。我感觉置身于其他空间,无比惊讶,难以自容。

  第三次精神失控:冲上街头脱衣裸奔

  2004年初秋的一个夜晚,同学阿越来到我的店铺跟我喝茶聊天。正当我跟他聊得兴起,大脑却突然不由自主冒出了李洪志的“经文”:“要去掉名利情,要过关。”我瞬间精神失控,浑身燥热,一边冲出店铺跑到街上,一边扯掉身上的衣服,全身一丝不挂,躺在地上不停打滚,做出各种吓人的手势和动作,嘴里胡言乱语地念“法轮功”咒语:“正法传,万魔难,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街上的行人涌过来围观,个个震惊不已。大家把我扶住,但我无法控制自己,非常癫狂,非常亢奋。

  阿越打电话告知我的家人,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接了回去。我因此昏睡了三天三夜,亲人一直守候在我身旁,他们无比担心却又不知所措,认为我是中邪犯病。

  实际上,这正是邪教“法轮功”精神控制造的恶果。如果当初每一次大脑失控,我做出的是自杀或杀人的行为,后果将不堪设想,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现在,我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明白我是长时间看李洪志的“经文”,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反复自我暗示,精神被其高度控制,才出现了各种可怕的幻觉,一步步陷入深渊难以自拔。

  如今,每当想起那个惊悚之夜,我心里总是颤动不安——真是太可怕了。




原创说明


惠州一男子提供房屋用于邪教人员聚会获刑

6月12日,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定,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被告人邓丽伟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