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粤读

“全能神”邪教害我一家三代四个女人

时间:2019-11-08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逍遥

  我叫亚娟,广东南雄人,父亲早逝。后来,妈妈重新找到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继父,我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我们一家三代人过着平凡幸福而安稳的生活。但好景不长,自从家中四个女人全都信了“全能神”,那个美好的家就被毁掉了,如今我追悔莫及!

  妈妈和12岁女儿恐吓拉拢我信邪教

  那时候,为了养家糊口,我把在读小学的女儿交给妈妈照顾,和丈夫到广州打工。有一次,我因工作失误,被老板狠狠骂了一顿,满心委屈的我打电话给妈妈倾诉,当时电话那头的妈妈一反往常劝我脚踏实地,而是告诉我:“对呀,工作不重要,信‘老天爷(全能神)’最重要,信神就能保平安了。”忙碌的工作让我没有多想妈妈的言语,我并未察觉妈妈的反常。

  2011年冬天,我又怀孕了,一直以来我都渴望能再生个儿子,但因为我患有子宫肌瘤影响胎儿,不得已做了人流手术。身体和心里的痛,让我身心疲惫地回到妈妈家休养。回家后,妈妈兴奋地对我说:“‘老天爷(全能神)’终于带你回来了,幸好,还有时间,在末世来临之际,你还可以成为‘神家’的人,还能得救,以后你就在神的身边,顺服她,跟随她,就不会有病痛,不会有贫穷,她就会成全你的一切。”妈妈的话虽然让我一头雾水,但对当时的我还是很受用的,好像心里突然间有了寄托。妈妈还告诉我:妹妹和女儿都是“神家”的人了,跟随“老天爷(全能神)”几年了,希望我也成为“神家”的一员,与她们同在。

  在广州打工的我算是见过世面了,觉得妈妈说的这东西不可信,这时12岁女儿跟我说:“妈妈,难道你想被我抛下吗,我已经是神家的人了,不信老天爷,在大灾难到来时不会被拯救,会下地狱的,你知道吗,你肚子里的小宝宝是老天爷帮你清除的,这样你才能跟我们一起进入神的国度时代。”

  随后妈妈、女儿轮番不停给我灌输“全能神”的所谓“神话”,不断地播“全能神”的视频给我看,视频里有世界各国各地地震、水灾、瘟疫等灾难的场景,让我触目惊心,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场景:地狱、天堂、“老天爷”、女基督,一会耳朵又响起女儿的话,说:“跟随神吧,信神才能蒙拯救,才能和我在一起……”

  就这样,在我忍受着疼痛和悲伤的时候,妈妈女儿的话和“全能神”的宣传片把我推向了恐惧的深谷,再给我抛了一条通往“神家”的绳子,我开始相信“全能神”的迷惑。后来,我将家奉献出来作为“全能神”长期聚会接待点,并为聚会的信徒免费提供午餐,把积蓄不停地奉献给全能神。我认为只要更加积极地奉献,神就会把福气赐予我和我的家人,但事实是……

  女儿弃学出走到处流浪

  女儿从小从小跟着妈妈和妹妹信“全能神”,对所谓的“神家”非常向往,常常就为了更靠近“神家”选择不去学校而是追随“神”。

  作为妈妈,有时本能地提醒女儿要兼顾学业时,女儿就对我说:“我只是借着你的肚子出生,你不是我的妈妈!是神给了我们生命呼吸,唯独相信‘全能神’真理,才能救我们的命。”同样沉迷在全能神里面的自己,听到这些话也觉正常,就放纵女儿继续痴迷“全能神”。

  此时女儿对学习没有半点兴趣了,经常缺课,不去学校,认为读书没有用,只有信神才能进入极乐国度,得“永生”。老师打电话给我,我也随便找理由搪塞过去,丝毫不去理会。

  2013年的夏天,正在读初二的女儿留下一张纸条:“不用找我,我去追随神的脚步了。”此时负责接待家事务和下载打印“全能神”邪教资料的我正忙的不可开交,看到女儿的纸条,心里没有担心,反而暗暗高兴,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女儿一定是被神家的人带到离神更近一步的地方了,当我清醒过来时,却寻不到女儿了。

  女儿这样一走就是好几年,丈夫根据线索从广东、杭州、宁波、温州寻找,却寻不到人,唯一的女儿就这样因为“全能神”离开了家,离开了我。

  妹妹家破人散成“邪灵”

  妹妹亚桦是个美丽聪明的女子,妹夫有一份高薪职业,两人育有一子。虽然妹妹在生育儿子后一度患上了抑郁症,但在家人的关心呵护和积极配合治疗下已痊愈了,一家三口过着幸福踏实的生活。但妹妹的幸福的生活才刚开始,却因为“全能神”家破人散,最后还被“组织”认定为“邪灵”。

  妹夫为了让妹妹保持好的身体,照顾好外甥,不需要妹妹外出工作,自己却非常努力工作,并经常出差在外。因为外甥上幼儿园了,负责早晚接送,妹夫经常出差,闲着在家的妹妹经常回娘家找妈妈解闷,也想帮助妈妈干一些活。而这时的妈妈已经是一个“忠诚”“全能神”信徒了,正承担着“拉人”“传福音”任务,每次妹妹回家,妈妈都向妹妹讲信“全能神”能“治病驱邪”,“消灾解难”,只要信神,跟随神的脚步,最后一切心愿都会被成全,并允许进入神的国度,在大灾难中得救。为了让妹妹彻底信神,妈妈安排三个讲道员轮流浇灌妹妹,在不断地灌输和宣传片的恐吓下,妹妹在2008年开始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并将《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作为说自己的行为准则。

  由于妹妹聪明能干,很快被安排负责教会点采购工作,为教会从事全能神活动购买内存卡、MP3、耳机等设备。妹妹在做好本份后,还经常到聚会点“吃喝神话”,渐渐地妹妹把时间都花在全能神组织里了,经常忘了接送孩子,平时也不像以前一样陪伴、照顾、辅导孩子学习,就把孩子放在爷爷奶奶家,自己就忙全能神的事情去了。

  妹夫发现妹妹信“全能神”并疏忽了孩子后,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耐心劝说妹妹不要信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说信那些会让人走火入魔的,害人害己,要求妹妹照顾好家和儿子,远离那些信神的人。妹妹表面答应妹夫不信了,但那时的她已经不能自拔,不但没有听妹夫的劝告远离邪教“全能神”,反而更加疯狂,为了证明向神奉献一切,早日成为神的选民,在做好采购事务后,还把浈江路的房子作为接待家庭,接待始兴、韶关等地的“全能神”人员,日常要买菜、做饭等,负责接待家庭的饮食起居等工作,只是把外甥带到了聚会点和接待家。

  妹夫发现了妹妹把儿子带着一起信神,气疯了大骂妹妹,在2012年通过法院与妹妹离了婚,警告如果继续这样就让妹妹见不到儿子。这时妹妹内心非常焦虑痛苦,既想好好照顾儿子,但脑袋中又时常出现《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担心自己违反任何一条被开除,成天惶惶不得终日。重压之下,妹妹抑郁症复发了,在处理教会事务时常出错。教会知道了妹妹的情况,认为妹妹是“被邪灵附体”,宣布将她开除,不再安排她工作,不准她接触“全能神”信徒。妹妹再受打击,彻底崩溃,常常自言自语:不要开除我…

  妈妈抛家有病不治惨死

  妈妈是我们家最早信上“全能神”的,也是最忠诚的一个,只要教会安排的任何事务,妈妈都会拼尽全力做好。继父很珍惜和妈妈的感情,对妈妈痴迷于“全能神”虽然不认同,但还是包容她,一如既往照顾妈妈。

  可是,为了发展信徒,妈妈严格按照“全能神”拉人入教的方式: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缠要。但几年下来,周围能拉的人都拉了,为了“尽本分”,妈妈不得不经常离开家窜乡走市,寻找新的目标“传福音”,有时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都没有回家。

  有一次,妈妈为了得到新的信徒,在一个家庭帮忙照顾老人、做家务,连着几个月不回家。继父生气地说:“我是你的丈夫,你没有在家照顾我,却跑到几百里外照顾陌生人,害得我还担心你出事,少年夫妻老来伴,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过日子啊?你回家行不行?”妈妈对继父的哀求无动于衷,冷漠无情地说:“他们不是陌生人,是‘弟兄姊妹’,你不能侮辱神,贬低神,会受惩罚的。”妈妈的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继父感到绝望了,在2012年夏天和妈妈离了婚。

  离婚后的妈妈更加疯狂,每天都吃不好、睡不好,东跑西颠。为了“尽本分”,妈妈对身体不管不顾,一味认为“全能神”会保佑自己的。2014年,妈妈在传教的路上病倒了,被查出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检查后医生叮嘱妈妈:“你现在脸色蜡黄,双脚也浮肿了,身体乏力,出现眩晕的症状,经检查血糖指数高,回去后一定要按时服药,好好休息,注意饮食,控制血糖,定时检查,但一出现不适就要随时就诊了”。那时的妈妈还为没有完成发展新信徒的任务而懊恼,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疾病的严重性,根本不相信把医生的话,也没放在心上。我们也都天真地相信,我们付出一切追随全能神,一定会得到神的保佑的。就这样,妈妈的病没人在意,没人关心,可病魔已经在悄悄地一点点侵吞着妈妈的生命……

  2015年11月,六十来岁的妈妈带着干瘦的身躯病逝了。为此,我欲哭无泪。

  在信神的路上,我不断失去了挚爱的家人,是“全能神”,毁掉了我一家三代人,害我家破人亡!现在的我清醒了,但我已无力改变这一切了。




原创说明


惠州一男子提供房屋用于邪教人员聚会获刑

6月12日,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定,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被告人邓丽伟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