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粤读

二十年的噩梦惊醒了我

时间:2019-11-07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张文学(口述),薛麟(整理)

  编者按:他二十年来一直按照邪教“法轮功”的要求“修炼”,不断的把自己经商的钱投入到“讲真相”去。期待“法正人间”到来,自己圆满升天的美梦成真。结果等来的是一个个噩梦。

  我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张文学,今年六十岁了,原来是牡丹江铁路机务段的职工。后来在全国各地做文玩、东北特产的生意,主要在广东经营几个店面,后来在山东做生意时结婚生子。那时候的我意气风发,觉得幸福的感觉真好。可是我1997年开始痴迷“法轮功”后,断送了我的幸福家庭和二十年的宝贵年华,更可悲的是我的一些练功的“功友”,已经被邪教“法轮功”害的连命都没有了!

  “法轮功”害我妻离子散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在李洪志的蛊惑下,我为所谓的“圆满成神”,抛弃了家庭、放弃了生意,长期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多次被依法处理。李洪志承诺的法身保护、练功好病、全家得福、圆满成神没有一个兑现,而我却为“法轮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糟蹋了二十多年的宝贵青春。

  我对传统文化没有什么认识,错误的以为邪教“法轮功”是所谓的佛家功法,一直被“法轮功”的虚假宣传欺骗,特别是“法轮功”组织宣传的所谓“优昙婆罗花”对痴迷者危害极大,我一直以为它就是佛教中三千年一开的奇花,花开了代表李洪志就是“主佛”再来。没想到“法轮功”组织展示的图片却是草蛉虫的卵!佛教中真正的优昙婆罗花高大无比,在一些寺院都有雕塑的形象。“法轮功”邪教组织用草蛉虫的卵来欺骗我们,无非是要在继续操控我们为他卖命。

  正因为我看不清“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欺骗性,二十年来我按照李洪志的要求,不断地进行非法活动,耗尽了上百万家财,制作一箱箱邪教资料寄往全国,拨打了无数的邪教骚扰电话,一次次的传播谣言,不知道欺骗害了多少人,我的罪过大了。而且我不听亲人的劝阻,为了过“亲情关”,摆脱这个干扰我练功的“魔”,在2000年就与妻子离了婚,也离开了年仅四岁的儿子。

  离婚后,我每个月都要和儿子打几次电话,寄礼物,慌称在外地做生意回不了家,儿子12岁那年,当时我认为天下最好的事物就是“法轮功”。为引导儿子走入“法轮功”,我花了近千元买了一台MP5,在其中放置“法轮功”的电子资料,用这个做为礼物寄给远方的儿子。儿子这才明白我是因为痴迷邪教才十几年没有回家。也因此,儿子彻底断绝了与我的联系。

  由于我对邪教“法轮功”的痴迷,儿子从小失去父爱,这给他幼小的心灵和成长,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与缺憾。当我明白这一切时,无地自容。至今,儿子仍然不肯原谅我,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模样、又身在何方。每当夜深人静,都是我痛苦的时候。

  “法轮功”对我实施精神控制

  李洪志承诺的“治病、圆满”都是谎言。我的经历足以证明“法轮功“就是邪教。可是痴迷中的人,很难接受这一事实。实际上“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事实面前屡屡碰壁,我自己的身体并没有祛病健身,身边的“同修”大多数也是疾病缠身,还要坚持说自己没病,只是在“消业”。李洪志每次在“法会”上的承诺也是屡屡食言,只能巧言令色说这些都是考验。

  每当迷惑的时候,我就按照李洪志的要求,认为这是“思想业”,是考验,不能怀疑,自欺欺人。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疾病还是不断地涌现, “神通”、“福报”一点都没有。“法轮功”的宣传还是谎言连篇,李洪志的说法还是自相矛盾。我们每天“学法”自我麻醉,在秘密聚会中互相打气,还要四处传播谣言,为法轮功的演出“推票”敛财,害怕跟不上所谓的“法正人间”进程,被李洪志“淘汰”……

  我还算是幸运的人,能够在有生之年噩梦觉醒,认清李洪志是骗子,认清法轮功就是假冒佛教的邪教。可是我身边很多人没有弄清楚就悲惨地离世,令人扼腕长叹。

  “法轮功”害死了女画家艾心

  艾心是广州著名女画家,她练“法轮功”有十几年。我是在2008年4月认识她的。当时已经病了快两年,她两脚浮肿,她认为按照李洪志的“经文”,这是闯“病业”关,不能去医院治疗,让我们放心。我和在场的其他功友也认为她“悟”对了,给她打气,一起帮她发“正念”,其中有她的助理晶晶、黄广,也有我们这些闻讯而来“助念”的所谓功友。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等于把艾心往火坑里推了一把。正是我们这些功友的态度,促使她决心不上医院。

  而这一拖又是4年。她病没好,反而更重了。这期间她还去了趟泰国,看望也是练“法轮功”的母亲,并联系泰国“法轮功”的学员,拨通了远在美国的李洪志的电话,询问这个病是怎么回事?李洪志回答说:“做好三件事”。得到李洪志的回复,艾心很高兴,我们也很高兴,修炼“法轮功”更加勤奋了。

  艾心病重期间,我几次去她画室想看看她,都没有见到人。后来才知道,艾心被家人强行送进了医院治疗,需要定期透析。后来又被一些“法轮功”的痴迷者去医院强行接走艾心,说要相信师父,过好病业关,好之后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

  2012年9月的一天,我接到功友电话,被告知艾心已经病危,要赶快我去画室给她“助念”。我们赶到时,艾心已经走了。在场的法轮功人员正围着她的尸体发“正念”,希望李洪志能把艾心的灵魂带回来。我也加入了发“正念”,希望奇迹能够发生。

  她的家人过去就一直反对她有病不治,当时就和我们吵了起来。后来在没办法之下,她丈夫从尊重逝者角度考虑,就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广州9月气温很高,她弟弟为了降温,买了很多大冰块,把艾心遗体围起来,然后我们继续围着她发正念,一整天过去了,没有任何的奇迹。直到晚上八点多,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艾心的遗体抬走,她走时才44岁啊。

  我们很沮丧,李洪志不是保证了“做好三件事”就行吗?她这么“精进”,我们长时间帮她发“正念”,怎么就没有法身保护呢?但是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我们不敢怀疑,不敢议论,更加不敢传艾心的死讯。是法轮功的邪说让我们失去了正常的理智,让艾心在患病的六年时间里拒医拒药,最终害死了艾心。




原创说明


惠州一男子提供房屋用于邪教人员聚会获刑

6月12日,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定,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被告人邓丽伟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