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粤读

新时期健康迷信的特征分析与治理研究

时间:2019-10-24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常路 严金海

  编者按:本文针对人们在健康医疗行为中相信并采纳一些非科学性质的医疗健康观念和行为的社会现象,从民众的心理健康需求、医学困境、社会文化、虚假宣传、行业治理、职业骗子等多个角度进行理论分析,引导人们形成正确的健康观念、生死观念、就医观念,为如何防止邪教欺骗提供一定理论参考。


  “健康迷信”是指人们在健康医疗行为中相信并采纳一些非科学性质的医疗健康观念和行为,并对信奉者的身心健康产生危害的一种社会现象。近代以来,关于生命健康的科学解释日益丰富,基于科学原理的医疗手段日益强大,但是科学的局限性以及人类认知的有限性始终存在。因而,健康迷信作为一种非科学的医疗信念与行为,也始终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其中一些采取与科学截然相反的世界观,在观念和行为上与科学完全对立。如气功大师、巫医与神汉、邪教组织以及一些所谓的风水先生、预测大师、卦师卜者,他们的共同点是抓住信众或群众探求健康长寿、生命奥秘的心理欲望,通过鼓吹超自然、末日邪说、扮仙装鬼等精心包装的非科学学说,欺骗、迷惑及控制群众的精神和行为,从而危害群众的身心健康。另外一些健康迷信则以科学的面目出现,以科学的语言包装,生造一些谁也不明白的词汇,对人体的健康进行荒诞的解释,给出荒诞的承诺。这类健康迷信的鼓吹者往往在医疗科学还无能为力的地方,在人们渴望健康和幸福的时候,提供荒诞的因果解释,包装神奇的药物、神奇的食物、神奇的疗法,欺骗消费者牟取暴利,最终耽误迷信者的治疗过程,造成严重的身体机能损伤。 

  1 当代社会健康迷信盛行的原因

  1.1公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作为转型经济体,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速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公众对医疗卫生资源的需求迫切。多年以来,相当数量的公众必须面对“看病难、看病贵”的残酷现实,承受着“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痛苦现状。[4]当公众诊治疾病和享有健康的需求得不到来自政府、社会的有效满足时,他们必然会选择其它的方式来满足自身的需求。

  1.2现代医学不足是健康迷信盛行的根本原因

  健康需求具有相当的特殊性。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公众对于健康的需要范围越来越广泛。不仅要不得病,还要求充满活力、活得漂亮,吃得下、吃得香,睡得着、青春永驻。健康需求既表现为需要治疗效果更佳、更有效率副作用更小的药物或治疗方案,同时对于过去难以企及的疾病的治愈需求越来越高。现代医学的成就显然还不能完全满足这些需求,这为健康迷信的产生提供了需求基础。另一方面,现代医学无论在理念、技术还是在生产组织模式上,很难关注病人深层次的心理需求。疾病的复杂性使得医生在很多情境下也无能为力。医疗服务中人文关怀的缺失,往往将绝症患者推向绝望的心理境地。患者及家属基于求生本能,尤其是寻求理解、指导、关怀等社会心理需要,转向空口许诺的非科学学说就显得自然、正常。

  1.3 公众科学素养低下是健康迷信盛行的社会土壤

  相关研究指出,我国的基础教育忽略了科学理性思维的培养,容易对权威专家盲目崇拜;关于合理用药、正确就医、辨识真伪科学等方面的宣传不足。另一方面,封建迷信是一种传统意识,影响着当下人们的思想、意识、行为。各种形式健康迷信活动可以据此“理论基础”,进行欺骗性的包装。转型社会的民众,受到的剧烈的冲击较多,思想观念、价值信念波动大,这些诸多因素也就为健康迷信活动的盛行提供了充分的社会土壤。

  1.4 泛滥的虚假宣传是健康迷信盛行的催化剂

  健康迷信现象之所以盛行,不实和虚假的宣传也是一大原因,这也是健康迷信组织者的惯用伎俩。他们自称有效、或夸大疗效,迎合人们在追求健康上“快”、“好”、“省”、“求新求变”的心理,骗取患者的信任和财物,但实施无效、甚至是有害的处置措施,危害患者的身心健康。虚假宣传之所以泛滥,一方面是政府部门监管不足造成的。另一方面,我国医药管理体制的法治建设也不完善。为那些打着传统医学和祖传秘方幌子的骗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1.5非法或不当的产业链成为健康迷信传播的重要推手

  一些个人或群体往往打着“健康养生”、“特效疗法”的旗号追逐非法经济利益。另一方面,迷信的传播也开始借助于信息技术,披上了“科学”的外衣,呈现出蔓延化、商业化和移动化的发展趋势。

  1.6 职业骗子的泛滥成为健康迷信盛行的重要诱因

  “健康迷信职业传播者”以敛财为目的,以保佑、指点生命健康为幌子,借助于各种歪门邪说,以满足人复杂的心理需求和欲望为手段、行诈骗之实。这类人往往精于伪造观念,善于创造标新立异的理论。张悟本宣传“绿豆冬瓜包治百病”却被誉为“神医”,就是因为其提出了“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观念,产生了新颖独特的养生观念,给初次接触的信众以强烈的震撼力。他们依靠“表演”形成大量可利用的场景因素,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深陷泥潭。

  2 健康迷信者的心理特征

  2.1 盲从

  “盲从”指看不清事物的本来面目,为事物的表象所迷惑,丧失了自己的主见、原则、看法,对迷信的传播者盲目顺从或者对其所谓的经验或规则盲目认可。心理学认为人是一种很容易冲动、自卑,容易产生盲从的动物,当人的状态需要与理智相冲突时,多数人倾向于主观的状态需要,这是产生迷信心理的重要原因。当人们面对挽救生命的重大议题或医学科学暂时难以有效解决的健康问题时,一旦出现所谓的“救命稻草”,很难理智地对各种非科学的健康观念和技术进行分析和判断,容易产生盲从的心理和行为。“权健自然医学”对经销商和加盟商宣传“把600多个民间秘方集结在一起做成产业,权健做到了,并做成了产品,使得看病如此简单。加入权健就变身成为华佗再世”;他们对病患宣传“有200多款新品上市,每一款针对不同的病情,以糖尿病并发症为例,治愈率就高达73%”,都是抓住了人们在健康这一重大问题上普遍存在的盲从心理。

  2.2 崇拜权威

  崇拜权威的情绪也是人类心理的基本特征。人对自身和身外世界,有着了解和认识的欲望、动力和行动。权威的出现弥补了人固有的认知不足的缺陷。“权威”用其所谓的权威观点编制了一套解释复杂事物因果关系,舒缓了人们由于控制感缺失而产生的焦虑心理。有研究表明,“法轮功”练习者在心理上和精神上有很强的依赖性,说明他们人格的脆弱,借助于一个外在的权威才能代表他们自己。当人们面对一般的健康问题或重大的疾病痛楚时,这种焦虑的心理是十分突出的。迷信者借助于权威的非科学的观念来“理解”健康问题,遵循权威的非科学技术手段来控制健康问题,对自身和未来不确定性的控制感就会得以增强。

  2.3 情绪体验需求

  从心理需求来看,健康迷信者人在某种欲望没有得到满足时以及在遭受到某种挫折而需要休养时,生理或心理上需要进行自我安慰,需要为自身的困境寻找恰当的、合情的理由。健康迷信理论的出现恰恰为迷信者找到了一种可以盲从或依赖的借口。迷信行为除了帮助迷信者完成自我妥协、自我解脱以外,还可以通过个人情感的释放、紧张情绪的解脱,实现一种情感与对比的平衡。此外,心理放松本身可即刻改善情绪体验,也就帮助健康迷信者摆脱压力的束缚感,从而进一步强化健康迷信者的痴迷程度。因而这类人的情绪特征往往是情绪体验的需求比较强烈且难以控制,归属寻找、情感依附以及心理平衡的需求较高,也就容易易受暗示性的影响。

  2.4 求新求便的心理

  “求新求便”是在消费者在健康行为中的一种特殊心理。求新,即追逐新的技术、新的项目和新的疗效。新颖的健康技术或服务往往能够激发患者尝试、体验的欲望。特别是健康服务提供者对其创新性提供保证时,患者的这种心理更容易得到满足,就会产生就医行为的动机。社会上一些以科学面目出现的健康迷信也大多是抓住了患者的这种特殊心理,通过虚假宣传把自身包装成无所不能、取得重大突破的高新医学科技。求便心理是指患者面对复杂的病情以及陌生的就医程序、知识的情况下,寄望治疗的方便性与快捷性。病患及家属往往既希望用最少的时间寻找到最合适的治疗方案,更希望这种方案能够简便、有效、费用较低。很多的健康迷信活动往往就是在这个方面抓住了病患及家属的心理,从而诱导消费者上当受骗。

  3 健康迷信者的群体特征

  3.1 女性群体

  很多实证研究结果都证实,在诸如与迷信巫术相关的精神障碍、“法轮功”精神障碍病例中,女性群体更明显地出现健康迷信心理和行为。女性更容易受社会意识环境的影响,容易产生自卑、消极的心理障碍和意志障碍,精神挫折、心理失衡等心理问题使得女性对精神寄托的安慰需求较大。

  3.2 老年群体

  老年群体也是健康迷信的高发区。老年人的生理功能下降,心理上容易发生变化,容易改变世界观和行为,容易接受和形成非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信仰。不少老年人寄望通过宗教、迷信来解决病痛折磨。健康迷信活动转移了老年人的注意力,老年人的精神得到安慰、焦虑得到缓解,身体机能得到一定的恢复。不当的归因反过来使老年人更加依赖于各种形式的迷信活动为自己消灾祈福。从老年人的社会心理来看,老年人孤独感加剧,精神空虚、灵魂困惑。保健品诈骗老人的案例中,老年人买保健品一大原因便是孤独。社会上特别存在一种针对空巢老人的关系营销。卖方开始于温情忽悠,提水果、做家务、陪聊天。最后那些叫着“爸妈”,下着跪的“可爱小伙”让他们掏空了家底。老年人本身也有着兴趣、交流、聚集的人性需求。很多老年人在周围人现身说法的蛊惑下,容易发生“从众”。他们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或者“听听看看没有损失”的心理参加活动。

  4 健康迷信者的地域特征

  4.1 农村地区

  农村地区是健康迷信的高发地区,同样以老年群体和年轻妇女群体为主。有调查数据表明,农村地区老年人的迷信观念方面、迷信行为都显著高于青年人。农村青年妇女参与健康迷信活动也比较常见,如小孩生病请人消灾免难等行为。一般认为,农村地区的民众教育文化层次较低,科学观念及认识观念更容易受到封建迷信观念的影响。也有研究指出,农村地区独特文化信仰基础以及社会组织生态环境是健康迷信活动盛行的原因。各类巫医、神汉和邪教组织也容易在公共控制力薄弱的基层地区流窜从事非法活动。

  邪教组织在农村地区发展信徒的突破口往往就是健康议题。宣扬“信教能医治百病”是邪教组织屡试不爽的伎俩。邪教组织在缺医少药的贫困农村吸引信众,搬出一套“祈祷治病”、“练功治病”歪理邪说和传教方式,明码标价欺诈钱财。邪教组织往往具有严密的组织体系和管理制度,通过感、知觉剥夺、群体压力等手法让信徒在不知不觉中陷于思维剥夺和意识异化,并通过持续的强化措施,对信徒实行精神控制和摧残以及严密的思想和行为控制。

  4.2 边远少数民族地区

  我国边远少数民族聚集地区也存在着较为突出的健康迷信医疗行为。据《2018年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抽样调查报告》指出新疆、广西、甘肃、云南、贵州、海南、青海、西藏地区的公民科学素质居全国尾列;公民科学素质普遍偏低是健康迷信高发的一个原因。这些边远地区也普遍存在着健康迷信的文化传统。例如,凉山彝族地区的“毕摩”、“苏尼”;藏民找喇嘛念经来却病驱邪;壮族乡村借助麽公、囊妹、道士等神职人员施行各种仪式来治病;内蒙古、新疆地区的萨满驱魔治病传统。

  边远地区的巫医是一种典型的仪式医疗,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础。例如,彝人具有丰富、复杂的灵魂、鬼怪与神邸观念,人体的很多病症在文化上被归结与这些具体的因素关联。“毕摩”、“苏尼”仪式者的作用是帮助人们获得神灵的谅解、帮助和保佑。这种疗法的本质是文化治疗,通过心理暗示来增强患者的信心,舒解或调剂个人身体所遭受压力。他们施法的对象偏重于慢性疾病以及心理精神方面的疾病。表面上号称是为了治疗疾病,实际上是进行适当的文化沟通与解说帮助求助者从疾病的困扰中获得心灵的舒解。

  5 健康迷信的治理对策

  一是加大对我国公民科学理性与素质教育,提高公民对健康迷信的自我辨识与分析能力。引导公民形成正确的健康观念、生死观念、就医观念以及宗教观念,促进公民了解各种就医途径,学会利用社会保障的方法。同时引导各类群众积极参加健康文娱活动、各种体育运动,增强全民健身效果,舒缓社会隔离焦虑。

  二是以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为依托,保障、兜底困难人群、低收入人群的健康需求。同时加大对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地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医疗资源的扶持、援助以及医疗救助。

  三是对健康迷信的形势、特点、人群、地域分布进行充分的了解,有针对性地对易发人群进行预警,推行科学有效的分级分类管理体系。根据健康迷信者的各类人口统计特征、行为特征、心理特征等关键指标进行交叉分析,提前制定有效的干预措施,加强对重点人群的管控。

  四是开展各类专项整治行动,对社会影响恶劣的各类健康迷信活动开展重点打击。如食药监管部门加大对违规虚假保健品药品的监管力度;卫生部门加大对非法行医的查处;城市综合执法部门加强对打卦算命、巫医神汉、街头卦摊的整治力度;工商管理部门加强对有组织性健康迷信活动的监管和核查;广告监管部门应对各类虚假健康、医疗、保健品广告加强整治力度;新闻文化影视传媒宣传主管部门应高度重视舆论导向的正面引导;公安部门应着力打击各类健康迷信诈骗行为,重点打击各种邪教组织。




原创说明



一男子判缓刑后仍宣扬邪教被收监执行

2019年7月26日,开平市人民法院对司徒朝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作出裁定,撤销缓刑,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三年。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