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推荐粤读

20年的噩梦

时间:2019-04-09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吴香玲(口述) 张怡(整理)

  2018年1月,在广东省佛山市某地,“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吴香玲回想起自己信邪教的20年,前4年夫妻为此反目成仇,人亡家破;后16年抛家弃子,过的是逃亡生活,泣不成声。曾经的她满口谎言,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无父无母、依靠乞讨为生的孤儿,更是一个虽已年近半百却仍未结婚生子的孤苦伶仃的可怜人,在她自己编织的谎言中度过了这漫长的岁月,她几乎忘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

  在反邪志愿者的耐心教导下,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误信邪教,终日沉迷

  我叫吴香玲,1969年出生,小学文化,河南省商丘市人, 199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一个信“基督教”的人,她告诉我:“只有信主耶稣才能得福、蒙拯救”,我有空就带着年幼的孩子参加他们的聚会,他们说基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基督,而且是隐秘降临的,不能让外邦人(指不信“神”的人)知道,神话书籍就是宝贝,要藏好,后来我才知道我信的是“全能神”。我十分欢喜,把父亲也拉了进来,哥哥、姐姐、弟弟却不信。在这个组织里,我从来不思考,他们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很快地,不到半年,我就定真了(“全能神”术语,意思指被“全能神”组织认定为真心信“神”的人),教会里的人都夸我进步快,我也由一个星期一次的聚会,上升为一个星期二次、三次、四次……

不听夫劝,家破人亡

  一年多以后,丈夫看我常年三天两头往外跑,有时又把一帮男男女女带回家聚会,家不顾、衣不洗、饭不煮,孩子也不管,就天天和我吵,神话里说“不信神的人都是魔鬼”,我根本不听他的。后来我丈夫先后三次把我的神话书籍给烧了,还把我锁在家,不准出门,我就更加认定他就是“全能神”所说的魔鬼。

  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丈夫再次把我锁在家里,劝我不要信“全能神”,安心在家带孩子,照顾好家庭。因为不能出去聚会,也不能看神话,我不耐烦地隔着房门和他吵,骂他是魔鬼,我们越吵越凶,最后,我丈夫说:“你天天这样为了‘全能神’和我吵闹,怎么不去死呢?”,我听到他居然敢诋毁“全能神”,怒不可遏地回击:“你先死啊,你死了我才死”……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听到门外“咚…”的一声,我打开门一看,丈夫倒在地上,蜷着身子,口吐白沫,两只手握着拳头,浑身发抖。吓得我赶紧叫醒两个女儿帮我找钥匙开门,可是他把钥匙藏了起来,怎么也找不到,当时我急得一直叫,最后女儿在他的裤腰上找到钥匙,才打开院子的锁,找邻居帮忙打了120救护车送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医生说我丈夫已经死了,医院检查结果:服用了过量的老鼠药。

抛家弃女,仓惶逃离

  回到家后,家婆、小姑还有其他亲戚不停地打我、骂我,口口声声说是我谋害亲夫,他舅舅拿个砖头要砸死我,被邻居拦住了。我哥哥趁着混乱之际,骑着摩托车来搭我跑回娘家,乡下是石子路,路很窄,摩托车开的飞快,情急之下摩托车突然摔倒,我哥没带头盔,刚好路边有块大石头,我哥一头撞在石头上晕了过去……乡下消息传的很快,听说婆家人报了警,说我是杀人犯,要警察来抓我,我一方面害怕被抓,另一方面想到“全能神”说:“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于是我立定心志要彻底撇弃家庭,干脆抛下当时年仅10岁、7岁的两个女儿,也顾不上打听哥哥去医院后的情况,就仓惶逃离了老家。

全心奉献,人财两空

  漫无目的地来到广东,好不容易在深圳的一家洗车行找到工作,包吃包住,一个月500块钱。这时,“全能神”组织里的姊妹告诉我,说“全能神”马上要惩罚人类了,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要赶紧预备善行,没有善行的就不能蒙拯救生存下来,会落入灾难之中……,我听到后很害怕,就坚持把我每个月发的工资全部奉献了。一年多以后,他们又让我“尽本分”(指为“全能神”组织奉献钱财、人力甚至一切),安排我去河源传福音、往惠州送条等等……

  这一走就是16年,16年来我一直用假名字生活,我从不敢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害怕别人知道我的情况,晚上经常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当成杀人犯抓回去。16年来我躲躲藏藏,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逢年过节虽然很想家、想亲人,却没有回过一次家,没打过一个电话,有次想到年迈的父母,鼓起勇气寄了3000块钱给河南的“姊妹”,请她们帮忙转交给父亲,却被告知:“你信神这么多年,情怎么还那么重?干脆把这钱奉献给神吧,神会保守你父亲的!”,被“点醒”后,我同意把这本来寄给父母的3000块钱又拿去奉献了。之后,我全身心为“全能神”效力,为了多预备善行、不被大灾难淘汰,身上只要有钱,就拿去奉献,16年了,我现在身上只剩下这8000多块钱,信神20年,只落得人亡家破,一无所有啊……

一朝梦醒,重返光明

  在反邪教志愿者的鼓励之下,前几天我打电话回家才知道,母亲在我离家后不久就去世了,父亲中风瘫痪在床,不能继续为“全能神”“尽本分”,没有利用价值的他早被“全能神”组织开除了,现在被送到商丘市的养老院生活,哥哥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头脑时常不清醒,只能做最简单的劳动来养活自己,这就是我信“全能神”20年的“福报”!

  我两个女儿已经失去了爸爸,她们那么小我就把她们丢在家里,没有父母的养育和陪伴,还要承受我这个“杀夫”母亲带给她们的沉重心理阴影,我实在太自私、太没有人性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全能神”是邪教,放下我这20年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今天我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我终于能够与亲人团聚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在梦里才有的生活!我以后要好好弥补我的女儿,照顾我的老父亲。

  来接吴香玲回家过年的弟弟吴长军动情地说:“你们挽救的不光是我姐,还有我们这个大家庭,是你们让我们这个大家庭团圆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见到我姐,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谢谢你们!谢谢!”




原创说明

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举办反邪教歌舞大赛

为提升广大妇女及家庭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健康生活理念,佛山大沥举办以“巾帼建功新时代 唱享和美幸福家”反邪教歌舞大赛。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