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理论聚焦

这样的“大师”必须警惕!

时间:2020-07-03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霜刃

  最近,因为死了一个人,一个“大师”知名度腾腾地翻了N倍。

李某燃

  是26岁男子李某燃之死,让“气功大师兼养生企业老板”刘尚林进入舆论场中心。上网搜一下“刘尚林”,立马跳出关于此人的海量信息:

  事件回放:6月21日,黑龙江一名年轻男子李某燃死于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家属称,李某燃于2017年8月来到康养中心治疗,事发前该中心的气功大师曾建议节食70天,可治愈李某燃的病,但在节食第54天发生意外。而涉事“气功大师”刘尚林则表示,停食疗法是他发明的,时间一般为5-7天,此次事故是因李某燃私自延长了停食时间,属于违规过度治疗。这“锅”哪有这么容易甩的。6月24日,据当地警方通报,事发地黑龙江铁力市公安局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犯罪,对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尚林、总经理杨利、讲师吴弘习刑事拘留。

铁力市公安局的通报

  这些年来,部分“气功大师”以养生之名行迷信之实的情况,并不鲜见。“气功能治病”曾经在民间广为流传,很多“气功大师”在养生热潮之下,开始打着“养生”“疗养”的幌子,私下里接受病患治疗。而这些“转型”的大师们,大多有“非法行医”之嫌。

  资料显示,与普通“游医”不同,刘尚林从当年的“气功师”已经摇身转变为一名成功人士,一个执掌健康旅游集团的董事长。他名下的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集团设有五家全资子公司,拥有注册有效商标52个,经营范围涵括43项业务,包括健康咨询、保健食品、林业产品批发等。他名下的老年康养中心,业务范围包括招收自理、半自理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服务。但26岁的李某燃之死表明,该中心显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养老院”,而是借着“养老”的名义招收一些类似于李某燃的年轻病患,教授一些发功、停食之类的“养生之法”。

位于距离铁力市区30多公里山林内的康养中心

  6月24日,上游新闻记者探访康养中心和气功楼。康养中心大楼玻璃门紧闭,从内锁着,两名自称是义工的老人不允许外人进入,即使是学员的亲属也被拒之门外。而在铁力市区内的气功楼,一名自称门卫的人告诉记者:“最近别找刘尚林了,他没有时间。”

  网上爆料,刘尚林的康养中心有盘剥学员和凭高昂收费敛财之嫌。康养中心一名学员介绍,气功大楼内没有雇佣任何工人,所有的活儿都是学员们干,保洁、服务员、厨师、房嫂、水电杂工等。学员们不止要伺候刘老师,还要伺候师母(刘尚林的妻子)。“师傅、师母吃饭的时候不会跟学员们一起,而是有单独的包房,吃的东西也跟学员们不一样,学员只能吃素,而老师经常吃牛肉。”该学员说。据悉,学员的学费均没有收据,都是现金支付,似乎是有意让人无账可查。李某燃和母亲在气功楼近三年时间花费约30万人民币,这在众多学员中,此花费并不算多。至于多多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得而知。林场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本地人都知道他是糊弄人的,没人去他那治病。骗的都是不了解情况的外地人。”这一说法也得到李某燃母亲的证实,据其回忆,气功楼最多的时候有300多人在这里练功,黑河、齐齐哈尔、佳木斯的人居多,铁力本地人只有两三个人。

  两年多来,李某燃在康养中心跟着刘尚林和其他工作人员学习气功、打坐。“刘尚林了解我儿子的病情后表示能治愈。”李某燃的母亲说,当时刘尚林就让她领着孩子去了康复中心,他还强调说李某燃身上一定会发生奇迹。为了陪伴孩子,李某燃的母亲也来到康养中心做义工,每天在康养中心做扫地、洗碗等工作。这算“做义工”没有工资,主要是要给孩子增福报。根据康养中心工作人员说法,如果自己要工资就不能给孩子增福报。此外,康养中心所谓的通脉就是有个人拿东西将她和儿子的脑袋罩住,然后念咒语,每次支付5400元。李母在康复中心待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宣传公益普惠大众的机构并不是免费治病的,康养中心所谓的治病就是上课练气功,让学员进行打坐、通脉。“这两年多一共花费30万左右吧。”提起这两年多来的开销,李某燃母亲表示,除了治疗儿子的病要交的练功费,还要交钱索缘。所谓的索缘就是给康复中心交钱,康复中心老师通过一些手段把冤亲债主送走。

  另一位学员家属李女士介绍,其母亲从1996年前后开始痴迷于刘尚林,视其为“再生父母”、“现实版活佛”。其母亲在气功楼内打坐、念经、做拍手操、辟谷。李女士的母亲辟谷时间最久的时候达到35天。李女士介绍,2003年父亲患癌后,被母亲带去气功楼治疗,其间刘尚林曾要求李女士父亲喝尿治疗,几个月内不仅家中全部积蓄花光,其父也病重去世。一边是人财两空,一边是盆满钵满。

  李某燃已经离世,刘尚林目前被公安机关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犯罪刑拘。关于刘尚林是否给出过“节食70天”的建议,还要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但不管李某燃之死是“遵循大师指导”还是“私自延长停食时间”,该康养中心都难辞其咎。刘尚林等人将如何定罪量刑,自有相关部门给出答案。有一点可以肯定,像这样的“大师”必须警惕!

  首先要警惕大师的“儿戏型”忽悠

  就拿刘尚林来说吧,他所办的“森林瑜伽养生讲习班”,明确表示招生对象包括“各类疾病康复需求者”,暗示其培训传授之法可以治病。网络上流传着一段刘尚林培训学员做“拍掌排毒”的视频,上百名学员端坐一室疯狂拍掌,场景颇为魔幻。还有一篇文章声称,参加节食讲习班的学员在停食21天后,治愈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据《新京报》记者披露,刘尚林热衷拍手,无论是教授瑜伽还是健身操、居家养生,都让大家拍手,并称拍手可治疗百病。刘尚林在今年1月份推出的居家防疫教学视频中,宣称拍手10至30分钟,当手流血、起茧子,就是在排毒,可防范新冠肺炎疫情,提升免疫力治疗癌症。刘尚林曾宣称拍掌排毒20分钟,免疫力提高21倍。如此形同儿戏的忽悠还打起了“科学数据”的幌子,居然有许多人相信。刘尚林的“日月峡拍手健身舞”,几乎被吹到了无病不能治的地步,涉嫌虚假宣传。

  儿戏型的忽悠会惹大事的,这已有“神医”萧宏慈的前车之鉴。据爆料,萧大师的“拍打拉筋法”已致死多人。2016年10月,英国71岁的糖尿病患者卡尔-葛姆(Danielle Carr-Gomm),参加了萧宏慈举办的周末度假活动后猝死。后来,萧大师因被控误杀一名澳大利亚男童,2018年11月6日首度在悉尼中央地区法院出席聆讯,2019年12月13日,萧宏慈因犯过失杀人罪,被澳大利亚悉尼东宁地区法院判处入狱10年,其中7年半不得假释。刘尚林胡吹“拍手(舞)”的神效,还有什么“吞咽唾液”、“喝尿”的治病效果,都被刘尚林吹得天花乱坠。综合种种,其故意欺骗的嫌疑极大。

  刘、萧这样居心不良的“大师”,自有法律惩治。对于我等芸芸众生来说,防火、防盗之外,还要防忽悠。可以肯定,凡是告诉你某种方法“简易且有神效”,形同儿戏,那十有八九是忽悠,你可得小心了!

  其次要警惕大师“高科型”忽悠

  上述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实控人刘尚林系“日月峡”品牌创始人。在2019年的一次主题演讲或发言中,刘尚林曾表示其“森林瑜伽”可改变DNA,治疗癌症。所谓的主题演讲,不过是在“自家论坛”上的自说自话,这有网页快照为证:

  瞧瞧,这“日月峡森林养生养老论坛”不就是刘尚林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么?这篇约2500字的主题演讲,一副“高大上”的姿态,特别是用“高科技”装潢门面,忽悠听众。谓予不信,且看演讲部分内容的截图:

刘尚林主题发言《日月峡森林养生的探索实践》截图

  请大家注意有红色下划结的内容,这“科学”幌子打得太妙了!有人将“练咒、唱诵”归入“声音瑜伽”,发出声音当然就有声波,可刘尚式将“声音”改成了“声波”,“古代声波瑜伽”立马就有了科学范儿。诸如“使得我们体内散乱的电荷逐渐趋于有序化”,“在这有序化过程当中,改变了我们的基因”,“探索了细胞结构到分子结构诸多的研究”,“森林瑜伽身心灵修持的方式可以使我们变异的DNA得到改变”,哪个不是“十分高科”?刘尚林甚至还说加拿大皇家医学院基因风险防控中心用“基因重组、基因的编辑技术”来干预癌肿瘤的基因变异,“容易收到伦理道德方面的制约”,过于复杂,不如他的“森林瑜伽身心灵修持的方式”,一副很有创见的样子。

  然而,稍有科学头脑的人应该质疑:“体内电荷”有序还是无主序如何测定,由无序向有序这一转化的效果又如何测定和证明?人类身体的基因岂是轻容易就能改变的?基因工程用于医学界目前到了哪一步?刘尚林声称他和他的团队“探索了细胞结构到分子结构诸多的研究”,可有什么论文公开发表过?“森林瑜伽身心灵修持的方式可以使我们变异的DNA得到改变”,这一成果在哪儿发表过,得到过相关部门的核验和认可吗?

  联想到“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的“生命科学”和“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能量场”,我觉得刘尚林的这些演讲内容很有以“伪科学”忽悠大众之嫌。正因为普通人不可能都是科技达人,也不可能都具有质疑精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高科型”忽悠就极显隐蔽性、欺骗性,也极具诱惑性。也正因为此,我们对它更需要小心审视,高度警惕。如果自己确实科学贫血,知识有限,遇到疑问,可以请教行家,以减少上当受骗的概率。

  再次要警惕大师的“光环型”忽悠

  大师的“光环”往往神凡兼顾,两面通吃。这世上“大师”太多,许多大师后来都走向了“神佛”。常以“现代范儿”亮相的刘尚林也未能免俗。6月24日,因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犯罪,刘尚林等3人被刑拘。25日晚,刘尚林一位弟子家属向善(化名)讲述,刘尚林自诩藏传佛教几代传人,所谓“灌顶”疗法,就是用胳膊照弟子们头上砸。向善称曾因为相信刘尚林,牙疼不去医院、也不吃药,硬挺着让刘尚林隔空治疗,为此没少遭罪。

刘尚林两手比划着,给患者进行“隔空治疗”

  普通“大师”就是比不上头戴“神佛”光环的大师,“隔空治疗”这玩意儿李洪志就玩过,说是手不必触碰病人,“能量就打出去了”。刘大师称自己是“藏传佛教几代传人”,不过是自抬身价的老把戏。虽然他知道“传人”不是“大佛”本身,但架不住别人往“传人差不多就是神佛”这方面去想。资料显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刘尚林就自称气功大师,可以治病,并开班授课。记者了解到,在开办康养中心之前,刘尚林在铁力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幢六层大楼内经营养生机构,名为东方养生科学研究所,大牌匾底下写着小字“藏密气功”。该建筑也就是当地人口中的“气功楼”,是铁力市最早、最高的楼房之一,而修建气功楼的费用则来自于学员的学费和捐赠的钱款。可见刘大师也是“气功热”时代的弄潮儿。据一名原学员家属介绍,“刘尚林自诩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正宗传人,活佛传给他功法,自己刻苦修炼之后把这套弄出来。”该家属介绍,学员之间口口相传称,原本不会走路的病人,刘大师几下子就治好了,患癌症的病人也能治好,但是没人亲眼见过。看来,刘尚林很聪明,走的是“有限高调,总体低调”的路子,自我神化类的东西只在有限范围(如学员中)吹吹,并不到处高声宣扬。

  更聪明的是,刘尚林既要“神光环”,又要“人光环”,据日月峡旅游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刘尚林曾荣获铁力市成人教育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全国先进爱国企业家、2011年度中国旅游行业十大诚信企业家等诸多荣誉与奖项。有了这些光环,就自带“信任免检金牌”,提高忽悠成功率。带着光环而又擅长洗脑,不怕你不上当,不入套。有些人也许本来还有点警惕性,被头戴光环的“大师”洗脑后,偏偏坚信不疑,结果总是被骗得很惨。

  说一千,道一万,对各路“大师”保持警惕,防止上当,关键还在于提升自己,弄懂如下一些简单的道理。

  每个人都希望健康,都希望用“简单高效”的方法获得健康。而现代医学和现代科学,通常都是冷酷的——它会告诉你:哪些目标是目前无法实现的;哪些目标可以实现,为了实现它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并且承担什么样的风险。对于一个理性客观、具有基本科学素养的人,这种“冷冰冰的现实”才是有价值的,才是真正的人文关怀。但许多人总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期望会遇到一个“大师”拥有现代科学之外的本领,能够用“其他方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正是这样的心态和期望,构成了各种骗子横行的肥沃土壤。一方面,骗子们敢于无中生有或者歪曲事实,把自己打造成现代医学之外的“高人”,从而用各种不符合科学理论的话术去满足人们不切实际的期望;另一方面,医学中存在的“自愈”“误诊”又确实可能导致“神奇的个案”(这种个案在科学思想贫血的土壤上,必然会被夸大)。二者的结合,就催生了一个又一个以忽悠为职业的“大师”。

  最后摘抄一篇报道中的文字作为本文的结尾,或许会有所启示:

  从胡万林到王林……一个又一个曾经“光芒四射”的“大师”最后被扒得体无完肤。如果李某燃的死,只是引来了对涉事康养中心的调查,以及旁观者的几声叹息,人们可能依然会对那些“口吐莲花”的大师们充满向往,那么刘尚林之后,就可能还会有更多的“X尚林”;李某燃之后,也会有更多的“X某燃”。

东莞市各中小学校广泛开展校园反邪宣传活动

在东莞市委政法委的领导下,各镇街中小学校纷纷开展“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校园反邪宣传活动。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