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理论聚焦

邪教利用灾难蒙骗大众的心理分析

时间:2020-06-28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古晓

       汶川大地震12年了,当时我参加了汶川地震灾区心理援助队,看到电视里的灾难视频回顾,我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12年前余震不断的北川,往事历历在目。现新冠疫情还在全球肆虐,对比当年大地震和这次疫情,甚至还有17年前的SARS疫情,人们的心理都有相通处,经历过的人都有相同的反应,甚至连邪教都在其中扮演同样的角色,一有灾难就上蹿下跳,编造谣言制造恐慌。这让我寻思:灾难对人究竟有什么影响,邪教是怎么利用灾难蒙骗大众的?

  一、灾难引发心理创伤

  综合我们曾经的案例和现在疫情期间的报道,灾难的影响可以归纳成4个方面:

  1、生理方面,灾难的冲击力是非常大的,很多人都出现了肠胃不适、腹泻、食欲下降、头痛、失眠、做噩梦、呼吸困难、肌肉紧张的症状;

  2、心理方面,我们通过跟踪对象的反馈和心理量表的得分,发现经历灾难的人大都有害怕、焦虑、恐惧、怀疑、不信任、沮丧、忧郁、悲伤、易怒、绝望、无助、麻木、否认、孤独、紧张、不安、愤怒、烦躁、自责、过分敏感或警觉、无法放松、持续担忧、担心家人安全、害怕死去的现象;

  3、认知方面,大部分人出现认知偏差,具体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缺乏自信、无法做决定、健忘、效能降低、不能从危机转移;

  4、行为方面,灾难过后,部分人出现行为退化、社交退缩、逃避与疏离、不敢出门、容易自责或怪罪他人、不易信任他人的状况。

  这些影响从哪来呢?人与外界环境是是动态交流的,当人们认为一件事非自己能力所能及或危及自己的健康时,就会产生压力。面对灾难,人们普遍会感受到特别大的压力,情绪波动大,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我们上面表述的4个方面的影响,其实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反应。但有一个现象就是处于灾难中心的人,反而会有“心理台风眼效应”,处在危险时间或者空间中心的人们的心理,类似台风中心地区出奇平静那样,风险认知水平反而相对较低。这其实是人们在无法改变灾难事实的情况下,通过改变自己的态度来降低自己的认知失调水平。

  面对灾难人们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1、恐慌与震惊阶段,人们会下意识否认事情的发生,心里充满恐惧、无助、困惑、麻木,也有人抑郁、悲伤、忧愁、睡眠不规律、做噩梦。2、短期心理应激反应阶段,人们会在脑海重现灾难现场,重新体验恐惧感觉,或反向以轻松、平静心情对待问题,有的人会幻听幻觉,如在梦中,听到灾难相关消息就悲痛或恐惧。3、长期心理反应阶段,部分人会有重度抑郁、焦虑、自杀的情形,极端的会犯罪。

  二、邪教利用灾难蒙骗大众

  不难看出来,灾难是非常规事件,是超人们预期的、不可控的,它普遍引发人们的焦虑、抑郁情绪,对社会稳定和民众健康都有影响。特别是在灾难性事件初期,人们获得的知识和信息不完全、不对称、模糊,信息传播呈现失真性、放大性和快速性,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人们的恐慌,使社会形态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这就是谣言。谣言具有情绪性和感染性,容易引发群体的恐慌情绪。散播谣言最起劲的莫过于邪教,而且已经形成套路。

  套路一:传播灾难谣言加剧恐慌

  只要有灾难,就有谣言的存在。记得2008年我在北川心理援助时,有位小学老师曾经述说,她在学校操场上那三天是最煎熬的,每个来接孩子的家长都带来不同的消息,甚至有人告诉她还要发生更大的地震,预计地要下陷10米,她的心理压力非常大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调整,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我也亲身经历了大地震后通讯不畅内心惶恐不安的时期,当时我们被安排到北川,县城已经完全坍塌,我们在镇里搭帐篷安顿下来,网络信号已经断了,电话也很难打出去,我们了解外面信息的渠道就靠一台收音机,周围发生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当时我们还和孩子们一起经历了两次大的余震,坐在帐篷里就像在起伏的海上,当时内心真的是惶恐的,但还要笑着安慰孩子们,几个小时之后才知道是隔壁青川县余震。

  这次新冠疫情灾难一爆发,邪教媒体就争先恐后发表假消息,从“武汉病毒所泄露新冠病毒”、“谨慧视频”到“武汉医生手术中倒地视频”,再到“疫情致2100万中国人死亡报道”……那么,邪教为什么要散布这些谣言呢?只是为了骗点流量吗?肯定不是,这不符合邪教的利益。

  灾难本就使人恐慌,邪教推波助澜是为了加剧恐慌情绪。邪教能传播谣言正是利用了人们的从众心理。当自己身边的人都相信某种传闻的时候,人们会迫于从众的压力,而表现得相信这种传闻。

1530277_700x700.png

  所以邪教为了让增加人们的恐慌,是持续不断地编造假消息,他们不怕被辟谣,只要消息在人群中传播形成从众心理就达到目的了。譬如邪教“法轮功”把韩国邪教“统一教”编造的“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谣言,在他们的媒体和痴迷者中大肆传播。本来已经很快被国际社会和权威专家证伪了的谣言,他们仍然抓住不放,疯狂传播,紧接着邪教“全能神”也在网站上大肆传播类似谣言,目的不言而喻。

  邪教传播谣言有啥策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快速地呈现各种信息,呈现情境只给受众很短的加工时间,利用各种活动来提高受众的身体唤醒水平,让传播的信息看起来非常复杂,不断地重复相关的信息,最终使得人们无法对信息的真伪进行判断。我们点开邪教编造的谣言视频,可以看到很明显的特点:大段的排比句,较快的语速来阐述观点,这种方式可以影响受众的认知:“这些东西看起来太复杂了,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啊!简单地接受对方的观点就好了!”

  当然,这些视频很快被辟谣网站认定为“虚假信息”,细心的网友也能发现其中的破绽,但在此之前因为归因偏差人们接受了这些虚假信息并且已经产生了情绪波动。这样谣言传播的目的就达到了,人们的恐慌情绪已扩散。

  灾难是公共风险事件,如果风险沟通的方式不当,极易导致公众认知的偏差。而谣言更甚,那是有目的的、恶意的煽动,它通过改变我们所获得的信息本身以及解释这些信息的方式,来改变我们在自身认识中构建的现实,也就是“归因偏差”。

  为什么人们会有归因偏差呢?原来人们的信息加工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中央加工,会综合考虑客体特点,会严格审查所有相关的信息,和自己原有的相应知识比较;一种是边缘加工,用各种简洁的、快捷的信息加工处理方式迅速形成对某事物的态度。邪教往往会通过一些手段逼迫受众采取边缘加工的方式接受它的信息。

  套路二:教主恐吓民众贬低政府

  面对天灾,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没有对受灾群众的同情,大地震发生就跳出来宣称汶川地震是神对中共的惩罚,说中国连奥运都办不成了,还号召信徒阻拦当地华侨对汶川地震募捐,那就是“法拉盛事件”。再往前追溯,在2003年SARS疫情出现,人心惶惶之际,李洪志就发表所谓的“经文”,说:“这个萨斯(病)在中国,当初旧势力定下中国是要淘汰八百万人”又称:“萨斯病能在北京出现,甚至能攻入中南海,使它的政治局常委都倒下几个,我告诉大家,这不是世人认为的简简单单的一个传染病的问题。”

  现在看来很可笑,中央政治局常委经常在公众面前出现,根本没有感染SARS,“法轮功”却大肆编造中国即将崩溃的谣言,甚至和“藏独”、“疆独”等反华势力勾结,阻挠北京奥运火炬的传递,但结果无异是螳臂当车,煞是可笑。

  面对现在的新冠疫情,邪教头目更加坐不住了,“法轮功”的李洪志说中共反邪业力太大,病毒是神对中共和亲共国家的惩罚,信他才能免灾;“全能神”的赵维山则称疫情是女神对大红龙降下的惩罚,世界末日就要来临,要信他才能抢购诺亚方舟船票,免灾消难。中心思想就是:“政府靠不住,信我才免灾”。

  为什么邪教教主除了神化自己以外还要“现身说法”贬低政府呢?这就要说到谣言传播机制了。谣言传播的重要一环就是要声讨政府,控诉政府不作为、官员渎职导致灾难加剧,这样才能更好地调动人们的情绪甚至是身体反应,所以教主们才不惜亲自上阵,就算说过的话不能兑现也无所谓,只要在灾难期间起到传播作用足矣。

  套路三:指使信徒四处出击蛊惑民众

  灾难发生之后,人们都处在恐慌的阴影之下,但是又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灾害还会继续发生,继续的恐慌就显得“证据不足,或者不应该”,这就产生了认知的失调。在认知失调的压力下,人们会尤其关注各种小道消息,并且不加批判地把这些未经证实的消息当作事实。邪教媒体已经炮制不少谣言,这些谣言往往是宣称灾难会进一步降临,也仅仅是这样的信息才更易被认知失调的人们接受。

  但是编造的谣言要达到蒙骗大众吸引入教目的,单靠媒体和网络是不够的,邪教教主亲身上阵也不能保证信息能传递到普通人那里,这时候信徒们自然不能干坐着。现在疫情还在蔓延,已经研究过人们归因偏差的邪教通过网络制作宣传模板教导信徒灾难期间四处出击拉人入教也就不难理解了。以邪教“法轮功”网站为例,留意一下近期媒体报道,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大肆鼓吹只要诚心信他们的“真言“就能防治疫情、消灾避难,只要念所谓“真言”“真经”就能隔阻病毒,

110901_700x700.jpeg

  还鼓动痴迷者走出去“讲真相”保平安,甚至在其网站上还有编造的武汉新冠肺炎患者通过念“九字真言”病愈的假新闻。信徒们根据网站提供的信息编造出《疫情周刊》、《疫情特刊》什么的,四处宣扬,最终的目的就是为邪教拉人头。

  总的来说,邪教为了达到蒙骗大众的目的,在灾难来临之际,大都会宣称自己得到内部消息,认为人们被蒙蔽,希望为利益受损的人讨回公道,希望通过此事维护公平正义。文字或语言表达都要渲染情绪获得受众的共情,绘声绘色描述惨状,声讨政府不作为、官员渎职,群情激昂之后,受众情绪扩散,暗示采取极端措施(加入邪教组织)。套路是一样的:表达自己的能力、善意、正直动机→获得信任→激发从众行为。

  三、灾难面前如何避免邪教的煽动?

  经过大量的正面媒体的宣传,我们理智上可能已经有了“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的概念,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我们的情绪肯定会比思考先到,这就给了谣言生存的空间,毕竟谣言不用成本张口就来,官方媒体要发布真实消息那是慎之又慎,光是辟谣就要花费大量精力寻找可靠的证据,总是会比谣言慢一步,这时候就是我们对谣言的“心理防御”要先行一步了。作为灾难的受害者,我们可以做到的是:

  1、自觉抵制谣言:①接受恐惧的事实,理解自己的情绪;②克服从众压力,保持自我判断;③通过做事转移对灾害恐慌的过分关注;④从正规渠道获取信息、求证信息。

  2、心理免疫:在可能的煽动之前,让人们知道有人将要来煽动自己。①了解煽动者常用伎俩,理性思考;②培养防煽动的志愿者,与煽动者形成舆论对抗,促使受众理性思考。

  3、训练我们的意志力,去提升我们的极限,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自控力支撑住疲惫的自己,而不是指望最理想的自己突然出现来拯救生活。①意志力饮食:确保你的身体摄入了足够的食物,能为你提供足够的能量;②意志力锻炼:选择一件事来做(体会“我想要”的力量)或不做(体会“我不想”的力量),锻炼的目的就是要发现自己最重要的“我想要”的力量,也就是你脆弱的时候给你动力的东西。

  参考文章:

  1、时勘等著,《灾难心理学》,科学出版社;

  2、凯利·麦格尼格尔著,《自控力》,文化发展出版社;

  3、阿尔伯特·埃利斯和阿瑟·兰格著,《我的情绪为何总被他人左右》,机械工业出版社。




原创说明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