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世界那么美,我差点看不见(二)

时间:2020-06-04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荒唐讲“真相”

  那时候,我接触了一些法轮功资料,看了之后感觉很震憾,误以为那些资料所说的事都是真实的,特别是法轮功造谣的《苏家屯活摘器官事件》令我对政府产生了不满情绪。按照李洪志所讲的做好“三件事”要求,我每天除了用大量的时间习练法轮功外,还按其所讲的四个正点“发正念”,并想办法出去讲“真相”。

  2006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拿着一份法轮功宣扬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资料,去我的小学同学周华生家讲“真相”,正好我同学不在家,我就把这份资料给了他老婆。

  第二天,周华生特意找到我,把资料甩到我面前,生气地说:“法轮功已经被国家取缔很久了,你还这样搞,真是荒唐。这种明显造假的资料我不想看,也不能要。作为老同学,我奉劝你不要相信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了,更不要去习练法轮功了。你若参加法轮功的活动,那可是违法犯罪的。”

  我不服气地替法轮功狡辩:“你是个教书的,你当然认为国家政策好。我们法轮功弘传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可是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这有什么错?李洪志传的是宇宙大法,他是法轮圣王下世来度人的。”

  听我狡辩完后,周华生冷静地对我说:“你这样沉迷下去迟早会走上犯罪道路的,我劝你还是早点清醒过来脱离法轮功,不要再去搞事了。你有那么好的裁缝技能,你不发挥自己的特长多去赚几个钱为将来养老,反而想着做这些违法又没意义的事,我看你的智商还不如一个3岁小孩。快点醒醒吧,不然以后后悔莫及。”

  周华生说完这些话就走了,可我心里还是不服气,认为是他误解了法轮功,根本就不懂法轮功的好。

  2007年元旦,我的徒弟刘明带着礼物到我家看望我。茶水还没烧好,我就递给他一份法轮功宣传资料和两张“护身符”,并迫不及待地跟他讲起“真相”来。

  我告诉刘明:“修练法轮功有祛病健身、消灾免难等诸多好处,你回去后好好看看这份资料,想学的话随时跟我学。”

  刘明听了我的宣传后用很困惑的眼神看着我,质疑地对我说:“法轮功已经被国家取缔多年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法轮功所宣扬的资料都不可信,那些所谓神迹和特异功能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所以我不愿意习练,也绝对不会去接触法轮功。”

  刘明临走时,我那些向他宣扬的资料,他一份都没有要。见两次讲“真相”都碰壁了,我有点心灰意冷,此后再也没向他人讲过“真相”。

  拒医酿苦果

  在修练过程中,我被《转法轮》所描述的“真修的弟子不会有病,不用吃药”“地狱除名”“消灾免难”等幻象吸引住了,于是更加痴迷法轮功,每天用在看书、看法轮功光盘和练功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几个月之后,我发现我的视力大不如前,眼睛看《转法轮》和光盘资料都有些模糊了,我就想是不是师父在考验我,我还要加强习练。此后我把闹钟从凌晨5点响调到4点,每天凌晨4点按时起床练功,并准点“发正念”,想要托师父的“法身”,让我的身体好起来。可是我越努力学身体就越差,越“发正念”我的眼睛就越蒙眬。

  后来老伴发现我的眼睛有问题,见我看东西老是模模糊糊的,交代我找的东西总是找不着,就叫我去医院检查。而我认为自己没有病,因为李洪志说过“大法弟子”是不会有病的,有他的“法身”保护着呢,所以固执着不肯去。老伴见说我不听,就把儿女们都叫了回来,把我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大家。大家听了她的话后认为我很不理性,轮流劝说我去医院检查,可我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没有病,并把他们都轰了出去,气得老伴和女儿当场痛哭。

  女儿说服不了我,只好去找我三弟传辉求助。

  三弟是个中学教师,他对我说:“法轮功是邪教,已经被取缔很久了,你还相信它干什么?你这样是很危险的,你快去把眼睛治好,好好做生意照顾好家庭,你忘记父亲是因为青光眼成了瞎子的吗?”

  我对三弟说:“我与父亲不同,他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学的是宇宙大法,现在走在成神的路上,我有师父李洪志的法身保护,不会和父亲一样瞎眼的。”

  三弟毫不客气地对我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父亲有过这样的教训,你还执迷不悟,你再不去治好你的眼睛,将来眼瞎了连门都出不了,只能待在家里摸爬滚打。”

  听到三弟说得这么严重,我很不耐烦地回应他:“我不会有事的,我的师父说马上就法正人间了,到时候你们就会看到我圆满成神!”

  弟弟、妹妹们得知了我的事,都陆陆续续赶过来劝我去看病。早已远嫁他乡的大妹敬群和小妹丽群,专程为此事分别从潮州和佛山赶回始兴娘家,哭着求我别练法轮功,快去医院检查看看。可我就是顽固不化,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劝说。之后,他们再来劝我,我就会恼火地将他们痛骂一顿。由此严重伤害了弟妹们的好心,此后弟妹们几乎与我断绝了来往。深陷法轮功的我,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更不敢去想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法轮功的毒害造成的。

  到了2007年2月,在修练这条路上越走越“精进”的我,这时却再也看不清脚下的路,出门经常磕磕碰碰,有时还摔跤摔得鼻青脸肿。尽管老是摔跤,可我不敢往生病那方面去想,总是想着这是不是师父对我的心性进行考验呢?如果是师父考验我,那我就更要坚定信念修下去。




......未完待续......

广州市花都区反邪教先锋队在行动

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积极组建反邪教先锋队,充分发挥反邪教志愿者在反邪防疫和复工复产方面的积极作用。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