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女白领修练法轮功卵巢被切(三)

时间:2020-04-30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法轮功的特别要害之处是“学法”。通过学法,李洪志实现对信徒洗脑。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下,信徒会言行怪异,做出许多违背常理的事情,如丧失亲情,不要家庭;有病不治疗,甚至拒医拒药,不少痴迷人员因此丧命或留下后遗症。

  看到下班回来的爸爸,儿子哭着跑过去,抱着爸爸的腿说头疼。丈夫摸了摸儿子的头,天哪,怎么那么烫,看来是发烧了,一量体温38.5摄氏度。丈夫赶紧找来退烧药,准备喂给儿子喝。魏玲见状,赶紧夺过药,说:“不能吃药,这是师父在‘消业’,吃了药‘业力’就消不了了,千万不能吃。”

  “你疯啦,哪有生病不吃药的。”丈夫把药夺过来。

  “真的不能吃啊,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在练功,师父也保佑了你们,也在替你们‘消业’啊,现在儿子也受益了,这病痛就是在‘消业’,坚决不能吃。”魏玲大声说。

  “疯女人!”丈夫不管魏玲,给儿子吃了退烧药。

  “你这是害他啊,这样消不了业了。”

  到了半夜,儿子的高烧反反复复,总是退不下来。丈夫没办法,只好带儿子去医院看急诊。

  魏玲拦住丈夫:“你不听我的话,硬是要吃药,现在也不见好,你还要去医院,师父会生气的,只有相信‘大法’,才能‘消业’祛病。我现在正要突破宇宙更高层次了。”

  丈夫怒声喝道:“那个邪教害死多少人,你还没醒悟啊,你要不要跟我去,不要就给我滚开。”

  魏玲见说服不了丈夫,走到一边,嘴里还嘟囔着:“你们不听我的会后悔的,你们会后悔的。”

  第二天早上,丈夫带着儿子回家了,儿子因为是病毒感染导致高烧,去医院退烧后,还在医院里留观了一晚,等病情稳定了才回家。丈夫回来的时候,魏玲也正急匆匆地往外走,她没有过问儿子的情况,也没跟丈夫打招呼。现在的魏玲,亲情与她无关,儿子的病情与她无关,夫妻的情分与她无关,在她的眼里除了法轮功还是法轮功。

  丈夫绝望,提出离婚

  魏玲起初由于害怕法律的威严和丈夫的压力,第二次接触法轮功后刚开始还能忍住,不敢走出去讲“真相”,还只是在家偷偷练和私底下跟功友一起学法。但一想到李洪志说不走出去讲“真相”,光练功学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心里就很矛盾纠结,最后在功友的带动下,还是忍不住偷偷参与了制作资料。

  在李洪志的《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等一篇篇“经文”的催促下,魏玲实在按捺不住了,她后悔之前那几年自己没有跟上进程,心里总想为“大法”做些事情来弥补。在功友们的怂恿下,魏玲先后3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平反”,因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被公安机关拘留。这并没有给魏玲敲响警钟,回家后她再次和惠州籍的法轮功人员李秀梅往各地邮寄违法宣传资料。2005年新年过后,珠海的功友给了魏玲一张光碟,里面的内容让她觉得有义务去告诉世人“真相”,于是和其他的功友一起到处派发传单,到处“讲真相”。

  这几年魏玲经常在外游荡,家对于她来说只是个符号而已。丈夫曾多次恳求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不要再信法轮功了,但魏玲都无动于衷,她坚信自己的病痛是李洪志治好的,坚信只要自己虔诚修练就一定能“圆满上苍穹”。

  消失了几天的魏玲,今天破天荒出现在家里,忙着整理她的宣传资料,这是要和功友们一起出去散发的,她宝贝着呢,叠好、抚平,小心翼翼地装进袋子里。听到丈夫进门,她也没抬头,继续在摆弄她的资料。

  丈夫看到她这样,儿子哭着找妈妈的画面浮现在眼前,决定好好静下心来跟魏玲谈一谈。

  “阿玲,儿子已经好久没见妈妈了,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你能不能不要再往外跑了,不要再信这个法轮功了?”

  “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都要走出去讲真相,这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大法,能祛病健身,消灾避难,我就是练了这个才有现在的好身体的。”魏玲反驳道。

  “你觉得练了你所说的世间大法这个家有变好吗?你的身体真的有变好吗?你这气色是身体好的表现吗?你整天往外跑,有考虑过我和儿子的感受吗?儿子现在在班里都抬不起头,说自己有个参加邪教的妈妈很丢脸。”

  “你们懂什么?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祛病,这个过程越是不舒服,说明消的业越多,你们敢说大法是邪教,小心师父惩罚你们。”魏玲恶狠狠地对丈夫说。

  “你清醒一下吧,你看看这个家还像是家吗?”丈夫无奈地说。

  “你们这些常人,不跟你说。”魏玲说着拿起整理好的法轮功宣传资料准备往外走。丈夫一把拉住她,夺过那把资料,狠狠地往地上一摔,生气地喊着“我叫你走,叫你再去散发资料”。

  “你疯啦,你这个恶魔,你会受到神的惩罚的。”魏玲边喊边趴在地上捡散落的资料。

  丈夫生气地拿出打火机,把那些资料和家里的法轮功书点着了火。魏玲一看着急了,疯了一样,忘记了疼痛,徒手拍在燃烧的火苗上,歇斯底里地喊道:“你就是魔,你就是恶魔,你会遭到神的惩罚的,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

  看到失去理智的魏玲,丈夫彻底绝望了,向魏玲提出离婚,要脱离这种非人的生活。原本想着魏玲念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会有所犹豫,没想到魏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说这正是她想要的,唯有修掉这些尘世间的名利情才能“圆满上苍穹”。一个家从此就这样散了。

  “消业”祛病,险些要了性命

  抛弃了家庭后,魏玲更加勤奋练功学法,整天想着“消业”“上层次”,对李洪志说的深信不疑,尤其是在“消业”祛病上,更加是严格按照法轮功里要求的,不沾半点药,不进医院门。

  自从练了法轮功后,魏玲就没有再踏进医院门半步,更别说做一些常规性的身体检查。她一直都坚信自己有“大法”的保护,不会有事的。这些年来,虽然魏玲每天勤练,但还是不时有失眠、腹泻、痛经、胃痛等病症,可是法轮功书籍里面说这些病症都是前世的“业力”在作祟,现在身体没好,只是在“消业”,只要一心一意修练就能“消业”,疾病就一定会好,痛苦也会减轻。所以不管身体怎样难受不舒服,她都坚持不去看病吃药,自己咬牙忍过去。

  在“病痛就是业力作祟,消业才能祛病”的影响下,近几年下腹痛越来越厉害的魏玲仍坚持不吃一粒药,不去看医生,即便是痛到满床打滚,也咬牙坚持住,坚信这就是在“消业”,是师父在帮她清理身体。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009年5月12日,正逢魏玲的月经期,她小腹疼痛难忍,虽然这些年的生理期疼痛越来越严重,但此次疼痛比以往更加猛烈,而她始终认为自己习练法轮功,身体就不会有病,即使有不舒服,也是师父在帮她“消业”,是在考验自己。因此,连续痛了3天,痛得直冒冷汗,痛得腰没办法直起来,她也坚持住。

  那几天,魏玲都是捂着肚子弯着腰出门的,脸色发白,额头直冒冷汗,邻居劝她去医院看医生,她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师父在给她“消业”祛病,还说对方是常人不懂。

  然而,这次的疼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忍忍就有所缓解,相反是越来越痛,深入骨髓般的剧痛,让魏玲冷汗直流,蜷缩成一团。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坚持不去医院。有好几次,魏玲感觉自己要痛晕过去了,但是她想:如果去看病吃药,那就不是“大法”的弟子了,就会把“病业”重新压进身体里去,就没法“圆满”了,于是她咬紧牙关,任凭冷汗湿透衣服,任凭蚀骨的痛一次一次向身体袭来。

  家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不顾魏玲的反对,坚持将她送到了医院。到医院后,经检查,医生诊断为魏玲子宫附近组织严重糜烂、脓肿,腹腔发现有大量积水,必须马上手术,否则会危及生命。

  手术历时8小时,非常成功。可是由于病情发现得晚,没有及时进行有效的治疗,产生了一系列的并发症,加上长时间的营养不良,魏玲的身体非常虚弱。半个月后,出现感染,她的病情再次恶化,在腹腔发现大量的脓水积液,之前糜烂部位周围的组织已经出现坏死,再次出现生命危险。5月28日,医生不得不对她实施第二次手术,切除了一侧已坏死的卵巢,并清理出大量脓水积液,这才保住她的性命。

  经历了生死关的魏玲,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劝导下,终于幡然醒悟。她对自己之前相信法轮功所做出的抛家弃子的荒唐事情感到后悔万分,对迷信法轮功导致有病不治疗、小病变大病险些要了性命感到无比后怕。

  如今的魏玲,已经彻底醒悟,科学地对待疾病,重回正常的生活。



珠海在国家安全日开展“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系列宣传活动

珠海市紧紧抓住第五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时机,围绕“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主题开展一系列宣传警示教育活动。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