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女白领修练法轮功卵巢被切(二)

时间:2020-04-29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昙花一现的曙光

  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了邪教法轮功,那几天对魏玲来说是痛苦、煎熬的。当时的报纸、电视等各种媒体都在大量揭露法轮功害人夺命的实例。原来的功友好多也不练了,练功点、聚会点都解散了。魏玲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和空虚,她心里在纠结和矛盾:自己练功后身体好像是有所好转了,出去宣扬做好人也是在救人,是做好事,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是邪教呢?可是媒体报道的那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又时刻在耳边响起,那些案例到底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政府故意栽赃陷害?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银行的领导和同事又一次来到家里。“阿玲,国家现在已经依法取缔法轮功了,我们银行原先在练的那几个同事也已经醒悟过来,没有练了,希望你不要再继续练下去了。”部门主任说。

  “对啊,我们都希望看到以前的你。”

  “只要你愿意回来,银行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同事们劝说。

  听到昔日同事真心的呼唤,魏玲想变回原来的自己,可是书中的“圆满”实在太吸引人了。“我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不想放弃,我到底该怎么做?”她不断地问自己。

  “隔壁的阿强告诉同学们说我的妈妈是邪教人员,我和他打起来了。”刚放学的儿子,浑身脏兮兮地跑过来说,“妈妈,你不要再练法轮功了,老师说那是邪教,我不想我的妈妈参加邪教。”

  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眼神里透露着渴望,魏玲的心再一次纠结了起来。想想这几年,自己忙着学法练功,没有怎么管过儿子的生活学习,都不记得多久没有辅导过儿子做作业了,也不记得儿子长多高,喜欢吃什么菜了。

  丈夫下班买了菜回到家,在厨房里忙活着,很快就把饭菜做好了。一荤一素,儿子很快吃完就去做作业了。魏玲破例没有回房去练功学法,看着丈夫洗碗的背影,这几年的压力让这位原本身高一米八的男人,显得不再挺拔,两鬓隐约的白发显得格外刺眼。丈夫是坚决反对自己修练法轮功的,为了这事没少吵架。原来温馨的家,因为自己练功现在变得整日吵闹,整洁的家也因为自己练功变得凌乱不堪。

  “妈妈,你不要参加邪教”,“阿玲,你快点醒悟过来吧”,“这个家需要你”,“法轮功已被定性为邪教,国家依法对其进行取缔,请广大市民远离邪教,珍爱生命”……众多声音汇集在魏玲的脑海里,众多画面交错在魏玲的眼前,她决定试着不再习练法轮功,做回原来的自己,并随丈夫来到珠海,决定在珠海养好身体,带好儿子,安稳地过日子。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不知不觉来到珠海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里,魏玲在珠海平平静静地生活着。可是6月上旬,魏玲的胃又开始隐约作痛了,晚上失眠的次数明显增多,联想起因病痛去世的母亲和婆婆,小小的胃痛使魏玲非常恐惧,即便是轻微的痛也让她感到特别害怕,整天忧心忡忡。

  2004年的一天,魏玲遇到了一位曾经认识的珠海本地法轮功练习者李田田。

  “没见一会,你的气色怎么变得那么差?”李田田问。

  魏玲见到昔日的功友,一下子把这几年的情况全都告诉她,说这段时间胃痛得特别难受。

  “你这样没有坚持练功,师父当然会把‘业力’返还给你了,这是对你的惩罚。”

  听到是因为自己没有坚持练功,师父来惩罚自己才会胃痛的,魏玲十分害怕。之前自己答应不再习练法轮功,本来就不是本意而是迫于众多的压力,没想到真的受到师父的惩罚了。“难怪我这段时间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怎么办呀?我后悔了!”魏玲着急地说。

  “继续练功学法,师父会为你‘消业’祛病的,要虔诚。”李田田说。

  从这一刻起,魏玲忘记了对家人的承诺,忘记了同事的期望,再次一头扎进了法轮功练功学法的泥潭里,一发不可收拾。

  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这病不用治

  “你之前怀疑大法,你的病痛就是师父对你的惩罚”,功友的话时刻在魏玲耳边响起,对比自己练功前后及放弃练功后的身体状况,魏玲坚信一定是由于自己的意志不坚定,放弃了练功,所以现在的胃痛才复发,这就是师父把“业力”返还给自己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坚持,要相信师父,要为自己过去的动摇赎罪。”魏玲暗暗下决心。

  再次进入法轮功,魏玲更加痴迷,不管白天黑夜,除了练功就是学法,相比之前的痴迷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弥补过去几年落下的进程,有更多的时间练功学法,魏玲还主动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辞去了令人羡慕的高收入银行工作。家里又变得邋遢不堪,儿子的学习和生活她又不管不顾了。

  “妈妈,我饿了。”晚上,丈夫还没下班,儿子跑到房里跟魏玲说。

  “别打扰我,你没看见妈妈在练功吗?”魏玲打着坐,眼睛也没睁开,慢悠悠地说。

  “可是我真的饿了。”儿子再次说,还摇着妈妈的手臂。

  “走开!”魏玲瞪着眼睛,用力甩开儿子的手,大声地说,“吃吃吃,就知道吃,是你吃重要,还是我练功重要啊,你们父子两人就知道干扰我练功。我练功还不是为你们好啊,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你们有今天,都是我练功给你们带来的福报。”

  儿子被魏玲这副表情吓呆了,眼前的妈妈怎么变得那么陌生,那么吓人,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而魏玲对此竟无动于衷。

  一天晚上,儿子反反复复地哭闹,怎么也不肯睡觉。魏玲对此很烦躁,因为儿子的哭闹声干扰到了自己学法。她大声呵斥儿子也没用,儿子还是哭。

  魏玲摸了摸儿子的额头,原来是发烧了。魏玲心里一喜:这是好事啊,我练功,儿子是常人,是在替我“消业”,师父的法力无边,会保护我儿子的。我现在正是要突破宇宙最高层次的时候,或许这正是师父的“法身”安排给我的修练考验,看我是不是诚心,在亲情面前是否能放下,是否把修练法轮功放在第一位。想到这,魏玲不再管儿子的哭闹,继续虔诚地练功学法。




......未完待续......

珠海在国家安全日开展“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系列宣传活动

珠海市紧紧抓住第五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时机,围绕“抗疫情·讲科学·反邪教”主题开展一系列宣传警示教育活动。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