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法轮功学员为何自杀、杀人现象频现

时间:2020-03-16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陈文汉

广东省反邪教协会  陈文汉


  对于法轮功学员中不时出现的自杀、杀人等惨剧,法轮功组织总是着急地“划清界限”,如拒绝承认天安门自焚的学员为“大法弟子”,把除魔杀人、自剖找法轮的弟子归因为练功不精、不够虔诚、被“旧势力”所害等。其实,只要对李洪志的说辞稍加分析,就能找到惨剧发生的根本原因。

  一、引导信众“放下名利情”,变得泯灭人性

  为割舍信众与正常社会的联系,去除对信众实施人身控制的障碍,李洪志处心积虑地迫使弟子放下人的欲望和感情,把他们变成无情无义的行尸走肉。他在《转法轮》中说:“修练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练,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练不了。”在《转法轮法解》中说:“人能在世上活着,就是为一个字:情!……亲情、友情、爱情、父母之情,一切的一切,人的一切都来源于这个情。那么这个情可以产生所有的“执著心”……那么人具体修练就得去你这个心,逐渐地磨淡,你磨没了更好,因为它是层次的体现。”在《法轮大法·精进要旨》中,李洪志更直接点明“亲情”是大法的累赘,他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在李大师连骗带吓的不断灌输之下,许多法轮功学员逐渐把自己修练成没有情感的“冷血”动物,躯体只不过是一副妨碍他们升天成仙的臭皮囊,如此“累赘”之物,哪里还有什么珍惜可言。

  二、教导信众“放下怕心”“放下生死”,变得视生命如草芥

  我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有畏惧之心,从小我们受到的教育就是为人要心存敬畏、有所畏惧,行有底线。可是李洪志却一再唆使其弟子“放下怕心”,强调“怕心”是区分“人”与“神”的标准。在《走出死关》中,李洪志把“怕心”称作“人走向神的死关”,说“你没人心了你就是神”,他不停告诫弟子,“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的”,提醒说“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练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练者与常人的区别,是常人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练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他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训斥弟子怕杀生:“我说既然能够做到放下情,放下名、利,那么何不把怕杀生的本身也放下呢?”又教导弟子无视生命:“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只是个人。”人一旦没了感情、漠视生命,发生自杀、杀人等恶性事件就只视乎是不是遇到合适的时机和需要了。在他的教唆之下,“大法弟子”佟岩认为“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杀死在床上,不少法轮功学员为求“圆满”“白日飞升”变“神仙”,竟挥刀自杀、自残,也就不足为奇了。

  三、把杀戮美化为“善解恶缘”,诱发信徒的暴力冲动

  李洪志为颠覆信众的正常伦理观,减少因接受大法思想而可能产生的认知失调,竟告诉弟子:“如果一个大的生命被人杀死……被杀的生命所以得到的补偿要比自己在人中得到的相比之下,无法比。那么这就是善解了恶缘。”又说:“你们有一部分伤害的生命将在你们未来圆满的世界里成为你世界的众生,就把这件事情变成了好事了。如果被伤害的生命它知道:噢,我将去佛的世界,它会挺着脖子让你杀它,它会高高兴兴让你杀它。”在李洪志颠倒是非的教唆下,一些“大法弟子”为“度人”大开杀戒,连经常陪伴在他们左右的亲人也成为他们“救度”的对象。如2001年11月25日,北京市西城区法轮功弟子傅怡彬在家中用菜刀将其父亲和妻子当场杀死,将其母亲砍成重伤。案发以后,记者采访他时,他解释说:“我把他们杀了,整个我们一家,修练成了以后,到了极乐世界,永享欢乐,”说“家里面我唯一的惦记,可能就是我的父母,还有我的爱人。现在这点心愿我也了了。”当被问及“你这算不算大逆不道?”时,他回答说:“我想这种事情,要看你站在什么角度上看问题。站在儿子、丈夫的角度上,面对的是父母、妻子,是大逆不道;如果站在国家角度上,那是违法犯罪;如果站在‘大法’的角度上,这是人间正道。我是站在‘大法’的角度做这件事的。”

  四、制售“除魔”说,促使信众面对阻拦时举起屠刀

  在法轮功不断传播发展的过程中,其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歪理邪说逐渐被多数人认清,许多人在亲情感化和社会教育下脱离法轮功,重回人生正常轨道。李洪志深知亲情感召是其传播法轮功的巨大绊脚石,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弟子要放下亲情、度“亲”上天,甚至担心这样不够彻底,还要进一步教唆弟子杀“亲”除魔,以维护大法。他说,“家里人可能有魔一类的控制着”,“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为了煽动弟子,李大师甚至“以身作则”、为弟子树立“榜样”,亲口说出“我的母亲是魔”等背弃亲情孝道的话。在李洪志的诱导下,许多弟子为了早日实现“圆满”,把血肉相连的亲人视为必须斩杀的“大逆之魔”,必欲除之而后快。如河北省承德市不满18岁的李亭认为阻碍自己练法轮功的父母是“魔”,他要“除掉两个魔”,趁父母熟睡,用30多厘米的尖刀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江苏省吴江市供销社职工吴德桥,认为出来制止自己练功的妻子是“魔”,竟狠心用菜刀将妻子砍死。就这样,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无辜被害,不幸成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发展传播路上的冤魂。

  五、声称在弟子体内“下法轮”,导致信众剖腹自残

  “下法轮”的心理暗示也是法轮功学员自杀、自残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李洪志的诱导下,法轮功弟子把自己身体剖开寻找“法轮”的案例屡见不鲜。李洪志说:“我们这套功法是在小腹部位修练一个法轮。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感觉。”又说:“我给修练者下在小腹部位的法轮每天24小时旋转不停。”在法轮大法的世界里,弟子们那被剥夺了感情和欲望、早已天不怕地不怕的躯体里,竟然装着一个叫“法轮”的宇宙之宝,这些急于精进的弟子们谁不想迫不及待地把它拿出来欣赏欣赏、炫耀炫耀呢,就算割的时候有点痛,对于已“放下生死”有如行尸走肉的“大法弟子”而言,那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就这样,在李洪志的欺骗和心理暗示下,有的信徒产生精神幻觉,迫切希望看到“法轮”,上演了一出出惨不忍睹的剖腹惨剧。如,1998年9月,华北油田职工、法轮功痴迷者马建民用剪刀剖腹寻找“法轮”失血过多死亡;2010年2月,哈尔滨法轮功练习者金洙德在“练功”时出现幻觉,认为师父的“法身”出现并告诉他身上的“法轮”锈住了必须拿出来擦亮,于是找来剪刀剪开了肚子,抢救无效身亡……只可惜他们最后看到的还是无异于“常人”的器官,那个“具有无比威力”的“法轮”只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是李洪志许给他们的一个天大谎言。

  由此可见,在李洪志的诱导下,法轮功学员自残、自杀甚至杀人等现象频发是那么“顺理成章”。



肇庆高新区开展“抗新冠•反邪教”线上绘画比赛活动

为积极相应做好疫情防控、应急科普、反邪教宣传工作,帮助大家正确认识疫情,科学防范病毒,提高群众反对邪教意识,肇庆高新区开展了一场“抗新冠·反邪教,强国一代我们在”线上绘画比赛活动。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