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关键先生的关键决定(一)

时间:2020-03-06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关键,男,1979年12月2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偏僻农村,汉族,大专文化。由于家境穷困,体弱多病,自小受到过分溺爱,族人寄予过高期望,致使关键性格怪异,幻想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光宗耀祖。关键17岁接触各种气功,19岁开始习练法轮功,逐步陷入痴迷境地。他痴狂至极,乃至险些用菜刀削肉还母、削骨还父,企图了结生命,彻底气疯了母亲。更为可悲的是,父亲患上癌症,他坚决反对治疗,最后导致父亲不治而死。

  掌上明珠,养尊处优

  关键先生在家族里享有很高的“地位”。他父亲文化程度低,母亲是一个迷信色彩浓厚的文盲,本来兄弟姐妹7人,4男3女,大哥和大弟都早年夭折,他排行老二。虽然排老二,却是大家族同辈分里的长孙,所以一直被爷爷以“长孙当晚仔”来宠爱着。关键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单丁独苗,而且父亲的第一个男孩早夭,关键出生时就是一个胖娃娃,不久就因体弱多病,消瘦得厉害。父母为了保住他的小命,急忙找个当地“德高望重”的算命先生占上一卦,因所谓“投胎星宿大于父母”,为了防止克父克母,不能称父母为“爹、娘”或“爸、妈”,必须称为“阿兄、阿嫂”。就在关键满一岁的时候,家族长辈在他面前摆放了铜钱、毛笔和剪刀,他伸手就抓取了毛笔,当时族人马上群情激动,一致认为他读书一定有前途,是“文曲星”入命,以致他自小就头顶“光环”。受农村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他从呱呱落地到青少年就一直得到爷爷、奶奶、契伯伯、契叔叔和所有胞姐、堂姐的疼爱,父母更视他为掌上明珠,宠爱从来有增无减,可谓家族地位“尊崇”。这种尊崇的感觉,在沉迷法轮功之后的他认为,正符合李洪志宣扬的“无求自得”等理论,顿时他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师父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关键先生自小也很争气,为家族赢得不少的荣光。从9岁读小学三年级到16岁初中毕业,年年当班长,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因为成绩好又稳定,19岁那年高考,他领取了广西玉林师范学院数学系大专班的录取通知书,还嫌弃数学专业而不愿意就读。在那个年代,大学毕业后国家是包安排工作的,而且当老师还比较吃香,放弃就读,无疑就等于白丢了这么好的“铁饭碗”“香饭碗”。在这样关键的节骨眼上,父母和大多数亲朋好友都极力劝阻,但决定权最后还是在关键手里,第二年他报考时,毅然把专业从原来的理科改为文科,竟然顺利成为广西玉林师范学院文秘系大专班学生。就凭这样的学习成绩,他使得父母在乡亲们面前脸上有光,也引来同村同龄人的无比羡慕。

  关键先生在家庭这个“蚁窝”里,俨然就是养尊处优的“蚁王”。家庭的所有事务,仿佛都在围着他转。由于关键从小就娇生惯养,他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形成了“家庭为我是天经地义的事”的观念;同时在各种各样的期望下,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飞黄腾达,光宗耀祖。

  误入邪途,灵魂受毒

  关键先生一家7口仅靠田地里的收入维持生计,家庭环境极差,经济非常拮据。用关键自己的话来表述,就是“只能用极度贫寒来形容了。父母所住的屋顶一半是泥砖瓦,一半是单层预制板,每逢大雨必定漏水”。关键自小就比较自卑,但是在内心里总是渴望自己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机缘巧合,关键先生从10岁起就开始习练气功,先后习练了张宏堡的“中功”、张香玉的“香功”和严新的气功,希望能跟香港武打片中的武林高手一样飞檐走壁,或者获得什么特异功能。时间一晃就是两三年,可惜他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跟身边的同学一样,凡人一个。

  1999年5月,他在广西桂平市第一中学复读高三。有一天,他闲着没事,就到学校附近的书店里逛逛,随意地在气功类书目里翻。突然,他看到两本书名与众不同的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他就像铁块给磁铁吸引住了。他不禁想,周围的人都在习练气功,假如这本书的功法奇特,我不是可以炫耀炫耀啦!他一下子忘记自己家穷,身上的钱本来就不多,左衣袋右裤袋地勉强凑齐了书款,把两本书一起买了下来。跟他一起去的冼姓同学见状,也跟着买了两本。

  两个人乐滋滋地回到学校宿舍,连忙翻书认真学习起来。冼姓同学刚读了几页,就说头疼,很难理解,不久就把书给扔了。可关键看着看着却入迷得很,好像中了邪一样,当天晚上立即在宿舍“开夜车”至凌晨,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一口气就把那本《转法轮》读完了,细细品味,读到“奥妙”之处还在书中做了重要批注,学习心得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因为如此,后来,他俩命运迥异,人生往往就是这样,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

  关键先生回忆说:“当晚我马上就有了奇妙的感觉,迷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身上有一个椭圆形的光圈保护罩,恶鬼见到我都很害怕,接着有个外星人找到我,我们相互握手进行思维传感,外星人告诉我要找到圆明公主,她是我前世有约定的人,最后,我在老家坐着一个硕大无比的‘法轮’升天飞走了。”

  由于李洪志说梦也是“真实”的存在,在“另外空间”比现实还要“真实”,所以他当时天真地认为这书会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能够学到神通异能,而且不会得病,修练成功后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如获至宝,心想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走这么好的天赐良机。

  在法轮功的“启迪”下,他还把以前学过的其他气功书刊当成是干扰自己“得法”的“魔”,冲冠一怒,将其付之一炬;并竭力劝说其他同学也要把气功书刊清理干净。高考结束后,有一次,关键的小妹将家里的法轮功书刊全部烧毁,仅有一本《辅导员答疑》幸免于难,小妹还嘲笑李洪志根本无法保全自己的功书。对此,关键很生气,本来就受李洪志煽动而不满的心,开始仇视社会和家人,并暗下决心要凭着“真善忍”坚持修练到底,修练不成功绝不罢休。

  1999年9月至2002年7月,关键先生就读于广西玉林师范学院文秘大专班。这时,政府已经明令取缔法轮功。学院有时候开展反邪教活动,他就表面上跟随大家一样批评声讨李洪志,暗地里却静静地研读法轮功歪理邪说,偷偷地习练几套“动功”。随着读练时间的不断推移,他的人格开始逐步分裂,思想言行慢慢地被邪说的精神所控制。在法轮功邪教宣扬的“去掉情的执著”“消业”等邪说的影响下,他开始对家人和他人变得感情冷漠,麻木不仁,甚至残忍成性。

  最令关键先生后悔至今的是他扼杀了一段纯洁的爱情。当时,学院里有一位温柔漂亮的女同学阿秀主动向他示爱,本来可以攀上高枝的他却以法轮功诸如“人间俗气的爱情”等理论冷漠无情地予以拒绝,令这位情窦初开的女生痛不欲生。后来,当他彻底醒悟后回忆往事,他说:“如果往事可以重来,我一定会珍惜这份爱情,我的历史可能将会从此改写。”

  2002年大学毕业后,关键先生拒绝当老师,而是谋求自主就业,想闯一番大事业。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多少让这位刚走出校门的天之骄子感觉到世界的寒意。他先后在广州、东莞、中山、珠海、深圳、佛山等地到处流落和打工,10年就更换工作单位19次,还曾经被骗进黑工地,工资拿不到手,还要倒贴费用。他考虑在哪里打工的唯一条件是“是否有让我练功的环境存在”。只要有人发现他在偷偷地习练法轮功,并有举报他的可能,就算工厂待遇很好,老板也信任,他都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甚至连工资都不要就不辞而别。

  为什么当时没办法打一份长工呢?关键先生通过反思,是这样回答的:“我练法轮功之后,人格分裂得很明显,受到法轮功诸如‘不二法门’‘消业论’等歪理邪说所控制,我故步自封,不思进取,愤世嫉俗,精神恍惚,在处理工作、生活、情感、人际关系等方面经常是一塌糊涂,令人感觉莫名其妙,人人避而远之。打工10年,我总是把自己关在最黑暗的角落里,我的出租屋从来不搞卫生,很少有朋友来往。所以,只好东家打一会,西家干一阵,漂泊不定。”

  因为法轮功说要放下亲情,而且家里人也极力反对他练功,所以他对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亲情淡漠得几乎荡然无存。从2002年至2012年在外打工10年,他仅在春节期间回家看望父母3次,每次总是感觉“道不同不相为谋”,很不自在,恨不得快点离开。

  自从习练法轮功,他认为那些阻止他“练功”的人就是李洪志所说的“魔”。他家7口人,6个反对他习练法轮功,所以家里除了自己,其他都是“魔”。他对党和政府的怨恨心也随着自己认为一直以来“受尽折磨”的境遇而变得越来越狂躁,在愤怒之下他把自己的党校培训结业证书一把火烧掉,将家中所有与党和毛主席有关的书刊统统销毁,还多次强烈劝说当过村生产队长的父亲一定要退出共产党。后来,关键经常利用电脑、网络、QQ、网络空间大肆宣扬和散播法轮功邪教资料,习惯性地在网上直接造谣诽谤中国政府,或者转传法轮功网站诋毁中国政府的资料,还刻录和非法传播宣扬法轮功的光碟,严重危害了社会安定。


……未完待续……

抗疫先锋中的深圳市龙岗区反邪教团队

共克时艰,全力配合防控措施落实,有序开展各项防疫工作,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阻击战。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