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抱不住的“佛脚”(二)

时间:2020-03-02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善念尚存,走出泥潭

  一开始,李泉对反邪教志愿者非常抵触,他情绪低落,话少,自称没力气,身体状况欠佳,不愿意交流。习惯了每天练练法轮功,突然没功练没书看,让他像被蚂蚁咬着那么难受。这种感觉就类似于抽惯了大烟的人突然被强制戒掉,身体难以适应。练功依赖被剥夺,李泉出现了胃痛、关节不舒服、失眠的症状,时间拖得越长,他越难受,每天就想练功,不练功毋宁死。


  拓  展

  痴迷邪教行为,在行为医学中被归类为成瘾行为之一。成瘾行为包括两大类:物质成瘾与行为成瘾。物质成瘾大家很熟悉,如吸毒成瘾、酒精成瘾、烟草上瘾等;行为成瘾则包括痴迷赌博、高危探险、痴迷邪教、迷信成瘾、性行为成瘾、上网成瘾、传销成瘾等。成瘾行为表现为一种额外的超乎寻常的嗜好和习惯性,该嗜好和习惯性是通过刺激中枢神经而造成兴奋或愉快感而形成的。具体是指个体不可自制地反复渴求从事某种活动,虽然该活动会给自己或已经给自己带来各种不良后果,但仍然无法控制。如不进行该类活动则处于非常痛苦的状态。相对而言,某些嗜好对人无害甚至有益,如有人酷爱读书。病态的成瘾行为则会导致严重的心理卫生问题,危害个体和社会,且有戒断症状。如果发现成瘾行为,应该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


  儿子24小时贴身照顾,苦口婆心希望父亲回心转意,李泉根本听不进去,他扬言如果要他放弃法轮功他就不活了。练法轮功身体好了,才有力气赚钱,他甚至辱骂儿子不识好歹。

  静下心来,他想着自己半生得意半生凄凉,现在的他生活贫困,疾病缠身,人生无望,名、利、情都可以舍下,却一直坚持练功学法,为什么还没有“圆满”?难道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此时,他想起李洪志“经文”《放下最后的执著》中要求“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以及在多篇经文中强调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原来,师父的考验是看自己能不能放下生死。想想以前那么艰难都熬过来了,现在为法献身的时刻到了。

  一天晚上,李泉趁着家人不注意,把裤子打成绳结挂在卫生间的梁柱上准备上吊自杀。他缓缓搬过凳子站在了绳结下,准备把头放进去:“师父,你的法身要保护我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练功,这个世界的人不理解,我要离开这里了。”就在这时,妻子破门而入,一把把他扯下来:“你宁愿要法轮功也不要我们了?法轮功比我和儿子都重要吗?”哭声响彻暗夜,李泉神情呆滞地坐在地上不知如何回答,脑子里只有法轮在转。

  经历自杀未遂之后李泉似乎清醒了一些,他想:“师父好像没有法身保护我啊,否则怎么没让我直接到另一个世界继续练功?”更重要的是妻子那一句要亲人还是要法轮功似乎惊醒了他,本来信了法轮功是想让自己和家人都得福报,真要死了让孩子和老婆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算不算“自私”呢?

  他的困惑促成了他的反省。反邪教志愿者陪同李泉一起观看法轮功人员围攻中南海和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视频资料,有一名曾经的法轮功练习者讲述了自己参与中南海围攻事件的经过,如何接到通知,什么时间到哪里集合等都有人通知,很明显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不像法轮功人员说的那样不参与政治。李泉默默地听,细细地想。

  师父说不参与政治,事实好像没那么简单。如果围攻中南海是真的,那些同修闹得也太过了。志愿者还把李洪志遥控指挥的凭证——机票影印件拿给李泉看,把李洪志做过阑尾炎手术等事实告诉李泉,原来师父不能自保,看来练功身体好了是自己坚持锻炼的结果。偶像形象一点一点坍塌,李洪志根本不是神,而是个地道的骗子!

  经过反思,李泉终于从法轮功的泥潭里爬出来,经历脱胎换骨的重生。原本以为抱住了“佛脚”,不料抓住的是烂泥,脏了一身不说还扣上了邪教徒的帽子。一日练功,10年痴迷,幻想得道,反堕歧路。从法轮功里走出来后,李泉好像从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回到了阳光下,生活恢复正常了,脸上也有了笑容。



深圳市创新开展反邪教宣传进电车活动

深圳市创新反邪教宣传形式,在龙华区现代有轨电车上开展主题为“防范邪教侵害,守护平安家园”的反邪教宣传周活动。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