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辅导站长一家的“福报”(四)

时间:2020-01-15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福报”再临

  2011年3月,由于厂里效益不好,工人的工资发不出,很多工人都跑了,李琴想到昔日的功友们很多没有工作了,不顾丈夫的反对,把十几名法轮功练习者招进工厂上班,白天他们一同手抄“经文”,错一个字就重抄,晚上集体练功。为了“圆满”,李琴坚决放弃最后的“情”,与丈夫钟阳提出分居,索性住在厂里,一有时间就“学法练功”。

  钟天昊也跟随着母亲一起,瞒着父亲偷偷地抄写“经文”。什么“开天目”啦,所谓的放下“名利情”,一下子让他深陷进去,没日没夜地打坐练功,并且重新开了“天目”。钟天昊告诉李琴说“看”到书里所描述的所谓“三界内”的景象,还“看”到自己坐在李洪志的“莲花宝座”旁边,自己在天国世界里原来就是师父的“儿子”。

  李琴为儿子感到无比兴奋,马上把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告诉同修们。钟天昊在功友中时常以李洪志之子自居,利用“开天目”为功友们解答心中疑问。一时间,赞扬、欣赏,甚至是崇拜的目光不断向钟天昊涌来,他就这样不知不觉迷失了自我。

  这一切,钟阳一点都没察觉到:儿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一天,钟天昊兴奋地对李琴说:“妈妈,无论宏观或者微观,我比大学教授知道得多,我是李洪志的‘儿子’,将来我圆满到了天国世界,我自然就是‘王子’了,这个大学本科文凭对我来说没有实际意义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琴显得异常地冷静,似乎这一切早就在她预料之中。

  “我打算退学,就跟校方说是回家帮你们打理生意!”

  李琴沉默了,儿子的决定假如被钟阳知道了,会怎样呢?毕竟这是他们的儿子,钟阳对儿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钟天昊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倒不如就尊重儿子的选择,这也是他和“大法”的缘分吧。

  第二天,钟天昊马上去学校办了退学手续,手续上的家长意见是李琴签字的。为了更好地修练,虔心练功,这对疯狂的母子都认为书没必要读,大学也没有必要上,只要学好法轮功,将来“圆满”了,一切都会有的。

  2011年9月,大学校园早已恢复了昔日的热闹,学生们陆续返校了。

  钟阳从外面跑订单回来厂里,无意中发现钟天昊正在那里抄写“经文”,钟阳气得撕烂了儿子刚抄写的“经文”,愤怒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怎么不去学校上课?怎么也在这跟着妈妈瞎闹?”钟阳捂着胸口,气得声音都颤抖。

  “你是破坏大法的魔!”钟天昊看到抄写的“经文”被父亲撕烂了,指着父亲大声地喊。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就是魔!我要杀了你,我有利剑,我要除魔。”钟天昊狠狠地瞪着父亲,继续大声地叫嚷,一边骂父亲是魔,一边举起右手对着空气比画着,朝着父亲扑去。

  这个时候,李琴听到了叫嚷的声音,走出来看到父子俩正在相互拉扯,连忙拉开了他们,天昊嘴里还不停地说父亲就是“破坏大法的魔”。

  “疯了,你们全疯了,我问你,昊昊为什么还不上学?”钟阳回过头来问李琴。

  “我现在解释你也不明白,以后再跟你说。”李琴面对丈夫的质问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退学了,你不知道而已。”钟天昊一副不屑的表情。

  “你……”钟阳一下子愣住了,两腿站不住,瘫倒在沙发上。这个男人为李琴和这个家付出了所有的爱,却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和儿子陷入邪教泥潭而无能为力。这个家,一开始从法轮功得到的“福报”是李琴的父母疾病缠身,老岳父随时可能送命,而如今这个“福报”又降临儿子身上。钟阳一脸无奈和茫然,昔日的妻子和儿子怎么变成了今天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儿子还当面破口大骂自己是魔。钟阳实在难以接受,但愿这个噩梦可以早日醒来吧。

  走向绝路

  李琴和丈夫钟阳分居一年多了,她每天除了带着厂里的功友练功,别的一概不管,靠钟阳一人来打理工厂实在是应付不来,况且还要面对厂里十几个法轮功的功友,整个局面特别混乱,工厂面临倒闭,钟阳也回天乏力了。

  然而,面临如此的困境,也依然阻止不了李琴“修练大法”的步伐,甚至,还更加疯狂。

  2012年4月25日的晚上,李琴站在窗台前沉思着自己这么多年在法轮功里的坚持和付出,感觉到自己身心乏力,不断地拷问自己为什么还不能“圆满得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不敢往“至高无上”的师父和所谓的“正法”上找原因,李琴想到肯定是自己修练有漏,有“执著心”,不行,我得抓紧时间去“讲真相”,不能只是抄写“经文”。于是,李琴组织厂里的十几个同修一起印刷了大量的法轮功邪教宣传品,准备去为“法轮大法”轰轰烈烈地干一场。

  4月28日,附近的群众感觉李琴这个厂的员工行为鬼祟,向公安机关举报了他们,公安依法对厂里进行搜查,李琴和钟天昊为了躲避民警,想分别从三楼的窗口跳下。

  “昊昊,抱着师父的画像再跳!”李琴赶忙叮嘱儿子。

  钟天昊赶紧跑回去抱着李洪志的画像,母子俩以为抱着李师父的画像就会有“法身”保护了,正当他们准备往下跳的时候,被民警及时拽住了,李琴作为工厂的法人代表,被依法拘留。

  拘留期间,李琴想起以前的同修曾说她“怕死,抱着入门时想与‘宇宙同龄’的执著不放”。于是,她决定要放下生死,向世人来证实“大法”,希望换来早日的“圆满”。

  5月2日的晚上,趁着干警不注意,李琴半夜偷偷拿出藏在身上的小铁片,用力割向左手动脉处,并在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鲜红的血液从李琴的身体缓慢流出,浸透了枕巾,染红了床单。心想师父应该能看到她的诚心了吧?师父的“法身”会来点化她吧?

  李琴没等到师父的“法身”出现,就昏迷了过去。当她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到的是民警和医生忙碌的身影,原来,她被送到医院抢救了。李琴陷入了沉思,自己如此虔诚,如此付出,怎么不是到天国世界?还依然在人间?而且是躺在医院……

  这就是法轮功带给李琴的“福报”。18年的迷失,18年的噩梦,修练法轮功让李琴及她的家人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倡议书:万众一心反邪教 众志成城抗疫情

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让我们携起手来,万众一心,同舟共济,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