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辅导站长一家的“福报”(三)

时间:2020-01-10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看着亲人并没有因为练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相反,一个个都疾病缠身。李琴有时也纳闷,为什么自己的妇科病练功一段时间就见效了,而亲人却病情日益严重了呢?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马上开始自责了,认为这样想是对“大法”的不敬和对师父的不敬,自己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师父说过“破坏大法的一定是内部弟子”,也许亲人就是师父安排来证实“大法”的威严的,这是“宇宙大法”,不是人人都能得法的,总得要淘汰一部分人。令李琴感到庆幸的是自己的儿子钟天昊一直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好,在修练法轮功的问题上也是听她的,李琴感到特别安心。只可惜这几年钟天昊为了学业,几乎把修练法轮功的事抛诸脑后,只能等待机缘了。

  护法之路

  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公安部颁发了六条禁令,还发出对李洪志的通缉令。电视新闻不断重复播放4月25日“法轮功弟子”20,000多人聚集中南海的事件,并把它定性为一起有政治阴谋的围攻事件。李琴在电视新闻看到了这些消息,顿时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被国家取缔呢?明明就是教人“做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的,同修去中南海只是“讲真相”,怎么叫作“围攻”了呢?不行,得去为法轮功讨一个公道。

  这时候,李师父发表“经文”说“走出去证实大法的弟子是伟大的”。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信仰,也许,是顽冥不化地抱着受拯救的幻想,李琴再也按捺不住了。不顾单位领导的劝说,为了维护法轮功,到处“讲真相”,进京上访,扬言势必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李琴完全失去了理智,在法轮功的魔幻世界里不能自拔。

  由于李琴上北京闹事,2000年4月被依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李琴认为自己上京“护法”“讲真相”没有错,时刻在脑子里提醒自己:“不能配合邪恶,不能转化,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在这种思想的控制下,李琴带头闹事,不参加学习和劳动,并且隔三岔五就绝食抗议。

  直到有一天,李琴在劳教所里亲眼看到有同修为了维护“大法”跳楼自杀,幸好那人只是手臂骨折,这件事情触动了李琴,她突然想到,自己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会修到了劳教所?李师父不是说不能自杀吗?怎么会有人跳楼呢?师父不是说有“法身”保护吗?怎么会骨折了呢?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在帮教人员的帮助下,2001年2月,李琴在劳教所转化了,回归了社会,单位也给她恢复了工作。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然而,曾经踏足邪教泥潭的李琴,真的可以摆脱精神控制了吗?

  变本加厉

  后来的一年时间里,李琴变得比以往温情,时常坐在电视机前和钟阳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一家子其乐融融。在钟阳的眼里,这一年的时间是近几年来最幸福和快乐的日子,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延续下去,却没想到好景不长。

  有一天,李琴去市场买菜,车篮子里被人偷偷放了李洪志的“经文”,每一篇“经文”就像毒品一样吞噬着李琴的神经,蛊惑着李琴那颗想追求“圆满”的心。

  昔日的“同修”不断上门给李琴做工作,渐渐地,李琴开始动摇了:“不行,我不能让‘千年的等待毁于一旦’了。”想起自己之前还转化了,李琴觉得特别愧对师父,为此后悔不已。同时,生怕自己因为转化一次,将来会被“大法”淘汰,她变本加厉,更加精进了,又一次在法轮功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不断组织练习者出去派发法轮功的宣传品,李琴要赶在“末法时期”为“正法”尽力,她又重新在法轮功里寻找到虚幻的精神寄托!

  无论丈夫如何苦苦哀求,她依然不改初衷。3年里,钟阳又当爹又当妈,照顾着钟天昊,还有李琴的父母,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几岁,而这一切在李琴的眼里都不算什么,她一心只想着修练,上层次,“圆满”。

  2007年,面临企业倒闭,钟阳即将下岗。肇庆市政府考虑到李琴一家的生活困难,安排她到学校的图书室工作,李琴却以不配合“邪恶”为由拒绝了,整天在家里“学法练功”,对家里的一切都不管不顾。

  没过多久,钟阳下岗了,一家的生活没了着落。李琴的姐姐看到这种情况,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200多万元投资了一个厂,让李琴和钟阳去打理,希望他们好好经营,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2008年金融风暴,厂里生意维持得很艰难。即使这样,钟阳也毫无怨言,不辞辛劳地为厂里的大小事情奔波着。而李琴经常往外跑,哪怕厂里工作再忙,只要法轮功需要,她就说走就走,严重影响了工厂的正常生产和管理。钟阳一再劝说,叫李琴为了这个家,别练法轮功了,别再出去闹腾了,但李琴置若罔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棒打鸳鸯

  2010年7月,钟天昊考上了广州的一所大学,全家都挺高兴的。

  李琴回想起儿子从6岁就跟着她去公园练功,一直很有悟性,从小就“开天目”,但这几年儿子为了完成学业,基本上已经忘了练功这回事,听说还交了一个女朋友,如今他考上大学了,可以让他腾点时间跟自己一起“学法练功”了。

  “妈,你不是答应我考上大学就可以谈恋爱吗?”钟天昊悄悄地问李琴。

  “这个周末你把女朋友带回家给妈妈看看,妈妈邀请陈姨过来,她可以看三生的因缘。”

  “妈,人家现在只是刚开始恋爱,离结婚还早呢,而且我觉得小静的性格不错,我们高中一起同班三年,她对我帮助不少。”钟天昊有点害羞地回答母亲。

  “好,好,这个周末带过来给妈妈瞧瞧!”

  “好嘞,一定!”钟天昊得到李琴的允许特别高兴。

  周末的下午,陈姨早早就被李琴邀请到家里,关乎钟天昊的“大事”,马虎不得。钟天昊向来也很听母亲的话,这对母子因为法轮功的缘故,倒是更多了一份亲密。

  下午3点多,钟天昊带着女朋友小静来了,李琴和陈姨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小静看。

  “妈,这是小静。”钟天昊特地打破尴尬。

  小静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喊了一声:“阿姨好!”

  端详了好一会儿,陈姨把李琴拉到旁边悄声说,她看到小静前世是一只“狐狸精”,是不安分、不守妇道的女人。

  李琴脸色马上一变,不言不语,过了一会儿,她郑重地对钟天昊说:“妈妈不同意你们俩交往!”

  “为什么?”钟天昊十分诧异。

  “不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允许你们交往!”

  这时,小静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钟天昊连忙追出门。

  “你给我站住!”李琴大声呵斥。

  钟天昊迟疑地停下了脚步,恳求地问母亲到底是怎么了,不是答应了考上大学就可以谈恋爱吗。李琴沉默了好久,这时候陈姨开口了:“天昊,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陈姨,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来跟天昊解释。”

  陈姨告辞了,屋子里就剩下李琴和钟天昊,空气好像被凝固了,天昊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无法理解妈妈怎么突然变卦了,坐在那里不言语,似乎等待着母亲的解释。

  李琴平静地说小静的前世是“狐狸精”,是陈姨在“另外空间”看到的,千真万确!李琴坚决要求钟天昊与小静分手,否则就断绝母子关系。

  钟天昊万分痛苦之下,接受了母亲如此荒唐的理由,但他3天不吃不喝,心情极度悲伤。

  李琴趁机诱导儿子说:“如果你想忘却痛苦,就继续和妈一起练功吧。”

  从小就耳濡目染法轮功的钟天昊,对“学法练功”并不陌生,只是这些年并未全心投入,加上父亲钟阳的反对,钟天昊一直是半信半疑的态度,如今情感受挫的他心灰意冷,母亲说什么就听从吧,也许母亲真的是为了自己好,世界上没有不爱孩子的妈妈。

  于是,钟天昊跟着李琴开始抄写《转法轮》,想以此平复内心。

  就这样,李琴棒打鸳鸯,钟天昊阴差阳错地又开始和法轮功结缘了。


未完待续……

倡议书:万众一心反邪教 众志成城抗疫情

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让我们携起手来,万众一心,同舟共济,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