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20年目睹之“邪”现象(二)

时间:2019-12-27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我还从同事孙某华病死一事中第二次见证师父所谓法身是子虚乌有的事实。我的同事孙某华比我还年轻,未婚,而且我是乡长的乘龙快婿,所以他对我是言听计从,他加入法轮功也是我带的路,一直以来我都把他当作是忠实的功友和亲弟弟一样对待。可是在2001年6月,孙某华为“消业”而病死的消息让我大受打击。在一次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的时候,孙某华被雨淋了,后来感冒发烧。普通的发烧感冒一般一开始只要吃几片药就能治好,但是他过于相信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坚信生病只是在“消业”,所以就坚持拒医拒药,最后由于高烧不退转急性肺炎,3天后死在了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中。听到这个消息我很不是滋味,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这样惨死,临死他还相信自己是“大法弟子”,能受师父“法身”保佑。我只能尽量自我安慰,心里默念着孙某华已经“圆满”了,在“弘法”过程中得道升天了,比我们更早一步迈向成佛升仙的“圆满”之路了。对于孙某华病死一事,我不敢去细想,因为我知道,一旦反思,自己相信了十几年的法轮功信念,做了十几年的努力可能就会付之一炬,我已经没多少可以从头再来的时间和精力了,为了成佛,为了登天,我要坚持走下去。

  我第三次见证师父“法身”并不存在是在2008年。2008年3月,我辗转来到云南,找到正在做寿司生意的功友孙喜,我还把云南5个相熟的功友也叫了过来,把他的寿司店作为我们的根据点,继续从事法轮功秘密活动。2008年9月的一天,孙喜突然脸色苍白地来找我,说他刚才骑电动车为了躲狗摔倒了,车的把手撞到了左胸,现在还很痛。他希望大家帮他“发正念”,清除伤害他身体的“邪恶”。于是,我马上组织了功友们围在孙喜的身边“发正念”,我们都认为这点小痛在师父“法身”的保护下,发几天“正念”就会没事的。可是“正念”一发再发,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孙喜左胸的痛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身体消瘦得很厉害,经常连续剧烈咳嗽,最终他在日夜不停咳嗽中走完了痴狂的一生。我亲眼看着孙喜病死,他不住地咳嗽,从肺里传出空洞的声响,消瘦嶙峋的身躯弓着,缩在床上剧烈地颤抖,眼神迷离,好像看不见眼前为他日夜不停地发功的我们,这个过程真令人难受。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有这种不可名状的挫败感。当时我们聚集在一起,看着孙喜一步一步地死去却无能为力,我们几个都哭了,一边是在寻思师父的“法身”为什么没有出现,一边悔恨我们自己学法不精,不能驱逐附着在功友孙喜身上的邪魔。因为这样想着,所以我们商量着一定要加强“学法练功”,以求最终可以登天成佛。

  我第四次见证师父“法身”的虚无,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经历。2011年春节期间,我的后背长了一个绿豆粒大的粉刺,我习惯性地把它挤破,没想到两天后迅速恶化成小西瓜般大小的恶疮,疼痛难忍,还流脓血不止。我的功友们都非常着急,努力帮我“发正念”也无济于事。数天以后,旧疮未好的左肩和左肩背又相继长出了两个碗口大小的痛疮,一个比一个钻心地疼,也是脓血不止。当时我感觉呼吸困难,行动吃力,左肩的恶疮不住地流脓血,我连睡觉也不敢平躺着,只能侧身或者趴着不让压着疮口,一旦碰到患处,剧烈的疼痛就让我汗如雨下,我感到这种状态就跟孙喜临死前一段时间的情形极为相似。身边的功友见状也都跟着慌了,担心我跟孙喜一样死去,就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但还是没有任何改观。有一天深夜,我忽然觉得左下腹像疝气一样胀痛,随后疼痛越来越厉害,那种剧烈的疼痛就像要把人的肠子拽出来一样,令人痛不欲生。我马上竭力打电话请来几个功友,让他们帮我“驱魔”,但他们连续“发正念”一个小时,也没有任何效果。我强忍痛苦,跪爬在李洪志的“法像”前,眼含泪水,“咚咚咚”不住地磕头,乞求师父“法身”的帮助。然而就这样跪了大半夜,剧痛依然折磨着我。熬到第二天上午,我的意识已经模糊,根据功友们的回忆我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我大声地喊:“师父,您的‘法身’在哪里啊!”绝望就这样围绕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功友张叙出于同情,把他暖手的暖水袋加了温放到了我的小腹上,没想到10分钟以后,我的肚子就“叽里咕噜”地一阵乱响,随后上了几趟厕所,腹痛逐渐消失了。功友们很高兴,说这是师父的慈悲和他们“发正念”的结果。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背疮和腹痛是因为之前连续吃了大约一公斤的干辣椒加上晚上天气冷睡凉床所致的热毒和肠痉挛,本来是吃几片药打两针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我却差点在“消业”之下死掉。最后是那个暖水袋的温度让肠子恢复了蠕动,把热毒排出体外,“大病”瞬间就好得七七八八了。一个暖水袋竟然比师父“法身”的加持和功友们不停地“发正念”还奏效,这么可笑的事情我怎么也没办法在法轮功里找到答案。

  正因为这件事,我对法轮功的态度开始有所动摇,联想到前三次难以见证师父“法身”的情景,我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不禁思忖着这样一个问题——都努力了这么久,自己和身边人,甚至于整个法轮功组织里,都没听说过有谁登天成佛,为什么呢?但是我不敢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因为这些都犯了所谓的“谤法”的大忌,会被定性为“邪魔”。从此之后,我虽然仍然为法轮功搞活动,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尽心尽力了。

  回首“痴迷梦”,20年悲剧令人痛心疾首

  在法轮功被依法取缔之后,我本来应该听从刘某鹏站长的建议,停止习练法轮功。但我却选择秘密组织功友,继续大搞法轮功的非法勾当,最终是既害人又害己。我相信法轮功20年,李洪志并未能实现他所许诺的任何一件事情,登天成佛不但是假,甚至还酿成种种惨剧。我本来拥有无限前途,却因为法轮功而蹉跎岁月,一事无成,境况凄惨。这20年,是一出用血泪写成的悲剧,其中的悲痛和愤怒,只有我自己感受最深刻。这20年,就像一场无休无止的“痴迷梦”,有时候并不是不能醒,而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渴望登天成佛的同时,又害怕自己的梦只是梦,所以一直痴迷其中。如今,看清真相的我,已经脱离法轮功魔掌。真正的勇士,是能够直面自己惨淡的人生。我相信,走出邪教的我,将拥有美好的明天。


倡议书:万众一心反邪教 众志成城抗疫情

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让我们携起手来,万众一心,同舟共济,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