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一声叹息(三)

时间:2019-12-20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误医误药,父亲离开人世

  2003年,经过反邪教工作人员的努力,我父亲也脱离了法轮功。他对于法轮功,有了自己的反思;对于李洪志,有着深深的怨恨。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还在坚持习练法轮功,也正因此,父亲和母亲之间开始产生隔阂,他们多次因为对法轮功的观点冲突而闹得不愉快。父亲不准母亲练法轮功,而母亲却总要劝他习练法轮功。一说到法轮功,父亲往往就要发火,甚至破口大骂李洪志,这样一来,母亲就很不高兴。最后,母亲不得已只好暗自偷偷练功,偷偷听李洪志的“讲法录音”,不敢让父亲知道。

  李洪志说过,“遇到问题要向内找,只要提高心性,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放下“执著心”,李洪志的“法身”就会管,会帮助化解磨难。然而,父亲不断地“向内找”,放下了这个“执著”,放下了那个“执著”,把李洪志当成佛,而李洪志这个“宇宙主佛”却说一套做一套,所承诺的东西没有任何一点兑现。残酷的现实使人清醒,当父亲发现自己上了一个大当,这种奇耻大辱,怎能叫他不愤怒呢?

  父亲放弃了法轮功,重新拾起往日被他丢弃的一切,重新过回正常人的生活,痛定思痛,重新创业,就像当年那样忙碌,每天为事业而奔波,劳心劳力。父亲一心想要再次为家人缔造幸福的生活,以弥补对家人的“亏欠”,他后悔为家人带来了法轮功这场无妄之灾。本以为法轮功的事就这样翻过一页,不料,一个更大的劫难却接踵而来。

  2005年,父亲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状况,小腿皮肤有时会渗透一些液体出来,但是因为不痛不痒,尽管父亲觉得奇怪,但也没当一回事,只顾着忙生意的事。

  我们练法轮功之后,由于接受了李洪志的所谓生病是在消业、练功人不会得病、遭受痛苦是在偿还业债等歪理邪说,都养成了忽视健康、无视身体状况的习惯。即使父亲和我已经没有习练法轮功,可是思想中却保留了这种歪理邪说,保留了这种无视健康的习惯,一般都不去理会身体出现什么症状。特别是我母亲,在没练法轮功之前,她总是非常重视一家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哪怕家人身体有点小症状,她都会急忙去找医生咨询、开药回来。可是,练了法轮功之后,如果看到我们身体出现什么状况,她就会说“这是在消业”。当母亲看到我父亲的身体出现这种渗透出液体的异常现象时,她不是劝他去医院检查,而是借此机会反复劝他要重新习练法轮功。父亲不肯练,她也不会管他需不需要看医生,反而是求李洪志“帮助让他好起来”。就这样,不知不觉中酿成了悲剧。

  父亲的身体出现了这种异常症状,大约半年后,腹部开始肿胀起来,双腿也开始显出水肿。我在电话里听说了父亲的身体情况,于是辞掉了工作,从外地赶回家里照顾父亲。父亲不相信自己身体会有什么大问题,而母亲也不会想要他去看医生,我跟母亲商量,她却认为这是李洪志的“法身”在“点化”他重新回来习练法轮功,我坚持还是稳妥一点为好。我带父亲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发现是肝癌晚期,医院对此也无能为力,问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来医院,我们哑口无言。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但是父亲倒是很乐观,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很坦然。父亲觉得,留在医院里折腾没有意义,不如回家静养,将生命最后的一点时光用来陪伴家人。

  由于肝腹水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父亲双腿和腹部越来越肿胀,以至没办法行走,也没办法正常休息,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大部分时间只能是斜靠着背躺在床上。因为身体难受,根本无法入眠,每天几乎24小时都十分疲倦地醒着。这样艰苦的情形,整整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他油尽灯枯。

  眼看着父亲一天比一天难挨,我十分揪心,实在是看不下去,叫来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好不容易折腾到了医院,父亲还是一样睡不着,并且每天只能依靠注射镇痛剂来维持。面对这样的场景,亲人们无不暗自伤心落泪。

  父亲根本不想住在医院,在医院待了几天,他就总是对我说:“我还是想回到家里好,不想在这里。”在医院这几天,父亲变得憔悴了许多。看来在医院也没有什么用,经过一番犹豫,我决定还是尊重父亲的心愿,因为也许这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事。

  但是,经过这一去一来,父亲的状况大不如前。在家里的天台上,我推着轮椅陪父亲一起看夕阳西下,父亲感叹地对我说:“我已经没有意志再坚持下去了。想不到等到老了的时候,会经历这样的结局。”

  这一个多月时间,母亲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李洪志身上,求李洪志拯救我父亲的生命,母亲每天抽时间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用李洪志教的所谓发正念的方法来“帮助父亲治病”,希望能让他康复。然而,没有任何奇迹出现,父亲的状况继续恶化,一天不如一天。于是,母亲再度劝说父亲,跟他说“不能放弃大法”,劝他向李洪志的“法像”认错,劝他求李洪志原谅、求李洪志救命,并且要重新修练。然而,父亲听了,只是摇头叹气,什么也没有说。

  从医院回到家里,不过两三天时间,父亲的神志开始昏迷,半昏半醒,痛苦弥留,眼睛失去了光彩,呼吸渐渐微弱,身体一点点变冷。正是中秋节家家户户团圆喜庆的时候,我的父亲却永远地离我们而去,走得是那么痛苦。那一年,他才51岁。

  在父亲临终之前,我开始慌了神,和母亲一起不断地求李洪志的“法身”慈悲挽救我的父亲。可是,父亲一直到死都在痛苦呻吟,他是活活在癌症疼痛的煎熬中熬到死的。一个自称是“无限慈悲”“无所不能”“为众生承受一切罪业”的“宇宙主佛”,竟然根本“不愿意”也根本不能够帮助我父亲,哪怕是减轻一点痛苦,哪怕是让他可以死得安详一点。

  尽管父亲放弃了修练,可他毕竟曾为弘扬法轮功做出了很多贡献,为法轮功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可是李洪志不是承诺过吗,“修大法是有福分的”,“如果不修练了,那么,修大法所积的功德会转变为常人的福报”,可是到头来,不仅看不到任何的福分、福报,反而年纪轻轻就惨死于绝症的折磨。可见,李洪志的所谓宇宙大法,全是骗人的鬼话!

  死灰复燃,我再受其害

  可惜,父亲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教训,并没有使母亲和我醒悟。我们反而认为,是因为他放弃了法轮功、背叛了“大法”、骂了李洪志,所以才会生病、病死;是因为他不肯重新修练法轮功,所以李洪志的“法身”才不肯保护他。尽管亲眼看见他痛苦地死去,可是,我们仍然认为,他死之后一定是圆满上天了,李洪志一定会给予他天国的福报。回想起来,我们真是可悲的痴迷者啊!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就是一种精神毒品,它比世间那些毒品罪恶百倍。吸毒的,最起码还知道毒品有害健康,而练法轮功的人,纵然亲眼目睹亲人、“功友”死在自己身边,也不会醒悟,反而会更加痴迷下去,甚至一条道走到黑也不肯回头。

  父亲去世以后,母亲仍然坚持习练法轮功,还时不时地劝说我要重新开始习练法轮功,以免像我父亲那样落得遗憾的下场——“不能走完李洪志安排的修练道路”,还拿李洪志的“新经文”给我看。但是,我因为忙于工作,也没怎么用心想法轮功的事。一直过了两三年,我才在家里又拿起法轮功的书籍认真读起来,这一“充电”,又把我给卷进去了。李洪志那些歪理邪说“病毒”,就像被激活了。李洪志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又说“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证实法,将来的下场会很悲惨”“自我做起维护大法是每个人的责任”,所以,我心头自然隐隐有种担心,担心自己如果不“证实法”,将来会被灾难淘汰。

  此后,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只要碰到合适的机会和适合的对象,我就会向人“讲真相”,然而,我却不知道自己以为的法轮功真相,其实全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恶意编造的谎言和谣言。由于无知,我成了李洪志的炮灰,最后因为传播邪教,危害社会进了监狱。

  痛悔和反思

  当我最后终于认清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的真面目,从法轮功的骗局里彻底醒悟过来时,才发现,失去的一切都已经无法再追回。

  法轮功给我的家庭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它害我父亲被病痛折磨致死,它夺走了我们原本幸福完整的家,它破坏了我们原本充满希望的人生,给我们留下了永久的遗憾,它使我们痛心,它使我们的亲人一再伤心。

  为法轮功而丧失生命的人已经太多太多,前人已经留下了太多的惨痛教训。我和我的家人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说明即使放弃习练法轮功,如果没有从思想上真正转化,如果没有从内心深处去除它的那些余毒——歪理邪说和邪知邪见,它终有一天会死灰复燃,使人再受其害,乃至付出生命代价。

  如果要我形容李洪志和法轮功的罪恶,我只能说,罪恶何止滔天!它不仅残害生命,更甚的是扭曲我们的人性与灵魂。对待法轮功,我们不能有一丁点的姑息、容忍,邪毒务必除尽。

  当我试图跟母亲讲述我的认识时,母亲对我说:“如果你走向大法的反面,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看着母亲执迷不悟的样子,我的心都在滴血。试问,世上还有多少伤害比这更残忍?


倡议书:万众一心反邪教 众志成城抗疫情

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让我们携起手来,万众一心,同舟共济,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于我们

广东省反邪教网  粤ICP备13084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