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画家艾心之死(三)

时间:2018-04-27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节选 作者:

求得李洪志“法身”保护

后来艾老师还去了泰国大概半个月。因为艾老师的母亲也是练法轮功的,在泰国定居。至于艾老师在那边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见到艾老师从泰国回来以后也并没有什么起色,依然是窝在家里学法练功“发正念”,以图能渡过这个难关。

艾老师回国后,我的妻子小婷去看她。回来后小婷兴奋地跟我讲,艾老师在泰国还托当地法轮功骨干打电话去问了在美国的李洪志。这是关乎生死的问题啊,实在是熬不过去了,还是想听听师父的回答,心里才踏实。问师父,这个情况到底该怎么办?李洪志的回答是:“精进做好三件事就行!”我听后点点头,心里却想,师父的法身每时每刻都在我们每个弟子身边守护着呢,还何必打电话去问呢?况且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面对病业,应该如何对待,师父在那么多法里不是经常提到吗?在《转法轮》里也是写得清清楚楚的,真是不悟啊!但是又想,人在最苦难的时候也确实是很难相信自己的能力的。不管怎么说,有了师父的直接指示,我们也都放心了许多,师父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没问题啦!肯定能过得去的!我们信心满满,艾老师更是满心欢喜,就像在漫漫长夜里看见了光亮!

自此,艾老师练功学法“发正念”更加积极了。为了帮助艾老师,也有同修去和艾老师住在一起,共同学法,同时督促艾老师。可是艾老师的身体依旧没有起色,晚上睡不着,白天学法、“发正念”又打瞌睡,这让她苦不堪言。看着艾老师病情日重,我们都很着急。

艾老师在广州的家人并没有练法轮功的,虽然他们一直都尊重艾老师的意见,但此时也看不过去了,要求艾老师去医院看看。艾老师坚信自己会好起来的,不答应去医院。家里人急了,说你这样又不去医院,病又不见好转,反而日渐严重,那怎么行!那时候艾老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精神萎靡,一看就是个重病者的样子了。由于很多同修也认为不应该去医院,在旁边添油加醋,使艾老师的家人大为反感,把同修都赶走了,然后强行把艾老师送去医院治疗。到了医院一检查,医生大为摇头,病情已经太重了。医生说这个病刚开始的时候是可以控制的,为什么拖到现在才送医院治疗?现在只能先做血透,看能否稳住病情,减少痛苦。

临终“发邪念”

对于艾老师最终去了医院的消息,同修们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认为应该像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样,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坚定实修,不能去医院;有的人认为,为了让家人能够理解法轮功,又实在熬不过去,那就放弃过关,去医院也是可以的。

有一回,我去医院看望艾老师。艾老师见到我,有点不好意思,说:你来干什么呢?你不用来看望我。我看到艾老师身上插着管子,正在做血透。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艾老师很可怜,又觉得艾老师不应该这样。修练人去什么医院呢,还做血透,我们的血是最珍贵的,还换成常人的血?

医院里,小婷经常陪在艾老师身边。她告诉我,平时艾老师躺在病床上看着很虚弱,可她还是不忘和其他病人讲“真相”呢!艾老师和别人讲“真相”时,就像立马变了一个人,有说有笑的,脸色好像都变得好看了。听到这些,我又对艾老师升起了敬意,自己被折磨得这么辛苦了,还能时时想着别人,真了不起!

过了几天,艾老师的病情稍微好转了一些,又强烈要求出院。她还是希望能够在家里“精进实修”来闯过这次难关。我们几个人顿时对艾老师敬佩起来,不顾她家人的反对,强行帮助她出院!

回到家以后艾老师还是坚持学法练功“发正念”。我们在她的工作室墙壁上挂了一幅李洪志“法像”,中间是艾老师的病床,床周围全是法轮功的“经文”。每天只要有一点时间,我都去艾老师病床前“发正念,铲除邪恶”;而艾老师只要是清醒的,就拿着“经文”念念有词,盼望奇迹能在她身上出现。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我接到小婷的电话,电话里小婷的声音很着急,催促我赶快到艾老师工作室看看。我赶到那里,推开门,看到艾老师和小婷正坐在木地板上“发正念”。小婷见我来了,就说:“艾老师现在很难受,快点帮忙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

我二话不说就坐下来盘腿开始“发正念”。她们把李洪志的画像放在桌台上,对着画像反复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艾老师的弟弟放心不下,经常进来看情况,劝艾老师再去医院看看。艾老师严肃地大声拒绝了,说:“你要尊重我的选择,上次就是因为去了医院,关没过好,现在又要再来一次,这次我再也不去医院了!”听到这些,艾老师的弟弟急得哭了,跑出房间。

艾老师弥留之际,她痛苦地呻吟着,似乎喘不过气来,神情恍惚,断断续续地对我们说:“我……感觉到那些邪恶……成群结队地攻击我,它们来一阵,我就发正念……身体特别难受。”过一会,艾老师说:“我不怕那些邪恶了!”

可是说完这句话不久,艾老师慢慢低下了头,身体依然保持坐着的姿势。小婷不住地摇动她,叫艾老师不要睡过去,可是艾老师再也没有醒过来!我去试一下艾老师的呼吸,已经没有气了!我赶紧去通知艾老师的丈夫李老师。李老师赶到现场,颤抖着双手轻轻把艾老师平放在地板上,缓缓俯下身抱着艾老师,早已泪流满面!我不忍看这一幕,扭过头去,眼睛也湿润了。她就这样走完了40多年的人生,匆匆画上了句号,留给她丈夫、亲人、朋友的是无尽的伤痛!

我环视艾老师的工作室,这里宽敞明亮,精致优雅,到处是她的国画、油画,桌子上放着古琴和香炉,书柜上放着一排排精致的画册,这些都是艾老师生前爱不释手的东西。可是人的生命是如此地脆弱,一口气上不来就走了,什么也没带走,真是“物质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当时认为,只有修练才是真实的,走在返璞归真的路上的人才是有意义的。艾老师的离世反而让我更坚定地想要好好修练,好圆满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不过,小婷的想法却和我不一样。她对我说,艾老师那么坚定,直到死都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可是为什么还是死了?不是说修练人不会真正出现危险吗?不是说有法身保护,就能像《法轮大法》上所说的“谁能动了我,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吗?她想不明白。

广州市花都区民安村推出反邪教墙绘

广州市花都区优选文化创意团队,在民安村主要村巷内绘制了800余平方米反邪教墙绘。

关于我们

凯风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0934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