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我参与了“深圳除魔案”(三)

时间:2018-07-31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正念”不灵害己断腿

“深圳除魔”事件后,一直为我担惊受怕的父母熬白了头,他们强行把我留在了身边,看着我不让我再练功和传法,并经常苦口婆心劝我好好做人,莫要迷信法轮功。“执著”的我始终放不下修练的想法,听不进他们的劝告,后来坚决要求再次南下打工。看着父母流下充满伤心和绝望的泪水,我也没有停下远行的步伐。在此后的修练中,我渐渐淡化亲情,与父母失去了联系,很多同学和朋友得知我修练法轮功,也都远离了我,就连别人介绍的对象也因为我是练功者、没有共同语言或者担惊受怕而远离了我。但我却以去“执著心”为本,对所有的情感发展都不以为然。

2009年7月份,我再次从老家来深圳找工作,随后就到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丽城科技园内的深圳市上东一郎实业有限公司上班。离开家乡没有父母的管束,我感觉越来越放松,上班之余我就经常上法轮功网站看资料。由于对法轮功所讲的“圆满”还充满希望,所以我坚持继续修练下去,随着和其他法轮功练习者的接触和交流,以及看到网上的一些体会文章,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做一些“大法”的事情。一有空闲时间,我就会想办法拿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派送给别人看,目的就是想使他人通过这些资料了解法轮功、支持法轮功。

在李洪志的蛊惑下,我受其精神控制,很精进地做“三件事”,天天练功、“发正念”,有时间还去讲所谓真相。正当我痴心妄想着到“天国世界”的时候,一次意外却让我断了一条腿,李洪志的“法身保护”“不出偏”原来通通都是假的。

2011年7月11日早上6点,我发完“正念”上厕所,出来下台阶时,由于没留意地板有积水,结果两脚打滑摔倒在地上,导致左腿肿痛得厉害,当时我认为没什么事,不肯去医院看病。舍友们见我腿肿得走不了路了,于是轮流背我到了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治疗,路上我心想有着“法轮大法”和李洪志的法身保护是不会有事的,于是就告诉他们说:“这个没有什么大问题,过些时候就会好。”后来医院拍片,证实髌骨骨折了。

医生告诉我必须进行接骨手术,不然会很难愈合甚至有终身残疾的严重后果。听了医生的忠告,我不以为意,自认为这是师父对我的考验,所以不愿意做手术。医院的一名护工劝我:“一定要做手术,不要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儿戏。”陪伴我的老乡对我说:“你不是说你们习练法轮功的人有法轮和法身保护的吗?你们的大法师不是时时刻刻在看管着你们,保护你们的吗?怎么轻轻摔了一下就骨折了?”面对他们这样的劝说和质疑,我哑口无言,内心很纠结,连续几个夜晚难以入眠,总想着这一关是师父对自己的考验。

接连几天,我定时坐在病床上发所谓正念,期盼我的腿在师父的法身保护下快速好起来。可是我的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红肿,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最终,在没有其他更好办法的情况下,我很不情愿地接受了左腿髌骨的接驳手术。成功的手术使我能够重新站起来,但硬邦邦的钢丝支架嵌在我的膝盖里,一直使我内心痛苦不堪。下肢不能正常行走,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可是这时候我还顽固地认为这是师父李洪志对我的考验,为了实现“圆满”,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思想上还是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牵着往前走,根本看不清问题的严重性。


识别

“发正念”:李洪志鼓吹法轮功信徒在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可以通过“发正念”来求得师父的“法身保护”,达到“消业”治病、“铲除邪恶”等一切目的。部分信徒在疾病发作、发生事故等紧急关头不做正确处理,而是“发正念”,上演了一出出荒唐闹剧,错过了一次次及时治疗疾病和处理事故的时机。

广州市花都区民安村推出反邪教墙绘

广州市花都区优选文化创意团队,在民安村主要村巷内绘制了800余平方米反邪教墙绘。

关于我们

凯风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0934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