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我参与了“深圳除魔案”(二)

时间:2018-07-18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除魔”不成害人性命

在李洪志自吹自擂的所谓佛家上乘修练大法引诱下,我渐渐成了法轮功痴迷者,误以为找到了祛病健身的法宝,多年来坚持练法轮功并越陷越深,把李洪志当成神一样顶礼膜拜。因为痴迷法轮功做出了许多糊涂事,白白浪费了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几年青春不说,最终还酿成苦果,害人害己。

2001年2月中旬的一天,李新辉(法轮功练习者)找到我,告诉我说在他们租住的房子,有一个叫韦华的法轮功练习者出现了“着魔”的状态,看我能不能帮助她,使她恢复正常状态。我当时想到既然韦华也是习练法轮功的,是同修,我就有这个义务去帮她,于是跟随李新辉一起去了深圳市布吉镇大芬村的一个出租屋。

我进到出租屋,看到韦华一个人坐在床铺上,她眼神看上去有些呆滞,也不和别人说话,偶尔胡言乱语,显得很不正常。旁边守护着的王金银、丘宜香、曾达平、陈恒梅等几个练功者正一筹莫展。我向他们打听韦华为什么会这样,王金银告诉我一个消息:韦华的家婆练法轮功多年,身体反而越来越差,上个月不治而亡。韦华与她的家婆关系一向很好,如同母女一般亲近,她可能接受不了家婆练法轮功去世这一事实,自从这个月自四川老家返回深圳后,韦华在练习法轮功过程中出现了幻觉和幻听,听到有一个声音说李洪志会带她一起去救她已经过世的婆婆,但现实里并没有出现这样的事,结果韦华随后就出现了那种不同于常人的状况。

大家到齐后,你一言我一语商量这事怎么办。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转法轮》上讲过“练功者是不会出现偏差和走火入魔的事情”的。这一说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大家认为韦华可能被“魔”附体了,通过讨论,大家一致决定诵读法轮功的“经文”给韦华听,以驱逐附在她身上的所谓“魔”。之后我们一起大声朗读《转法轮》中走火入魔的相关内容,并且播放法轮功的音乐给韦华听。在诵读经文和播放音乐持续几个小时后,我看到韦华还是胡言乱语,没有一点好转。

第二天晚上,韦华的丈夫蓝少伟以及他的功友从四川老家赶了过来,看到韦华狂喊乱叫怒骂着“李洪志是恶魔”“法轮功是害人功”等,蓝少伟、欧杰他们都肯定韦华是被“魔”附体,是“魔”利用韦华来对法轮功进行破坏,认为只有把“魔”从她的身体中驱除掉才能彻底解决她的问题。

一方面为了把韦华的“魔”驱除掉,另一方面也是担心韦华的大喊大叫引来左邻右舍的注意,蓝少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指使人用绳子捆绑了他老婆,并按住她,然后残暴地用双手和毛巾捂住她的嘴和鼻子,整整折磨了韦华一个晚上,最终致其窒息而亡,造成了影响十分恶劣、震惊中外的“深圳除魔”事件。或许韦华怎么都想不到,她会死在她最亲密的法轮功同修、一群追求所谓“真善忍”的人手里。

一群法轮功真修弟子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影响下,完全扭曲了人性,丧失了正常的思维观念和理智,不以对自己亲密的功友痛下毒手为耻,反认为这是在帮她除“魔”。直到韦华死亡多时,大家还固执地认为习练法轮功的人是不会死亡的,认为李洪志会回来救她,所以都在等着韦华醒过来。一般人见了这件事一定会感觉很可怕和不可思议,但法轮功信徒却不以为然,可见法轮功真的没有人性,比魔鬼还可怕。

当时深圳的法轮功组织人员为了掩盖韦华死亡事件对法轮功造成的坏影响,指派廖艳去深圳市布吉镇的布吉医院,找到当时给韦华看病的医生了解情况,并且在医生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谈话内容录音。同时,指派刘景涛马上去韦华的老家,安抚她家人的情绪并处理她家中的善后事宜,收集她家人的相关资料信息,以此把韦华死亡篡改为其自己身体上的原因所致,洗脱与法轮功的关系。深圳的法轮功组织还特意找到几个当事人了解韦华死亡事件的情况,并且告诉大家要统一口径,要把韦华的死亡说成是她自己身体疾病造成的,和法轮功没有什么关系。为了掩盖事件真相,欺骗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和法轮功信徒,李艳(深圳法轮功骨干人员)等人把这件事情做了一个虚假的文字说明,通过电脑网络发送至法轮功网站,以此维护法轮功的声誉。

“除魔”不成,却致功友凄惨死亡,一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参与“除魔”案的所有法轮功练习者后来都受到了正义的审判和法律的制裁。如今每当想起韦华死不瞑目的惨状,我的内心就会痛苦万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助纣为虐的行为。

广州市花都区民安村推出反邪教墙绘

广州市花都区优选文化创意团队,在民安村主要村巷内绘制了800余平方米反邪教墙绘。

关于我们

凯风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0934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