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邮箱:2386546473@qq.com

举报电话:110

X
您正在浏览:首页 > 案例连载

我参与了“深圳除魔案”(一)

时间:2018-07-04 来源:《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作者:

深圳法轮功组织指派刘景涛马上去韦华的老家,收集她家人的相关信息。并且告诉大家要统一口径,要把韦华的死亡说成是她自己身体的疾病所致,和法轮功没有什么关系。李艳等人做了一个虚假的文字说明发送给境外法轮功网站,以此维护法轮功的声誉。


人生四十不惑,我现在这个年龄本应当安家立业,孝敬父母。但现实中的我,在误入歧途习练法轮功后,因为痴迷法轮功迷迷糊糊过了15年扭曲人性的生活,一步步陷入罪恶的深渊。至今我仍然单身,一无所有,但比这些更可怕的是我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下犯下的罪孽,让我痛悔终生。

我叫王宇,1971年出生在湖南湘潭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很传统、守本分的农民,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虽然家境不富裕,但是凭着父母勤劳的双手,我们兄妹仍能快乐地成长。父母对我们这些儿女都非常好,很少打骂我们,还经常教导我们为人处世的道理。

农村的生活是比较艰辛的,我从小刻苦学习,期待用知识改变命运。1988年,我考上了江南中等专业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市里的柴油机厂从事模具设计工作,工作强度和环境都是比较轻松的。可是没过几年,随着国家经济大环境的变化,我所在的企业经济效益越来越不景气,我迫于无奈而下岗,和单位买断了工龄。经历了这样一段从大喜到大忧的生活,我的内心充满了困惑,对人生感到迷茫。

1997年,我来到广东深圳打工谋生,最初是在深圳横岗镇的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从事手工绘图及模具装配。由于长期从事手工工作,两只手臂经常会有疼痛感,但由于打工收入低,我只是找点药酒擦擦,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治疗。1998年底的一天,我路过公司附近的一个公园,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法轮功练习点,抱着好奇的心态我走近瞧了瞧。这时一个陈姓中年妇女刚好结束练功,见我好奇就向我介绍了习练法轮功的好处。当听她说练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和修心养性,我就觉得正好符合自己的需求,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花了一些钱在她那里买了一本《转法轮》以及一盒练功音乐带,并跟随她学会了练功的几个功法动作。后来,我利用休息时间一边看书,一边习练法轮功的功法动作,有时间也会去他们那个练习点集体练功,但大多数时间是在宿舍看书练习。没过多久,国家就规定不准公开习练法轮功,练功点的集体练功活动也随之而散了。

鉴于法轮功对国家、社会、家庭及个人造成的严重危害,国家于1999年7月22日正式向全国宣布依法取缔法轮功的决定。这个合理、合法的决定,对于当时的众多练功者来说是极不可理解的。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4·25”非法围攻中南海事件,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时我的想法就像法轮功提出的三个无理要求一样,想要有一个练功环境,却没有想到合不合法的问题,这些想法都是源自李洪志的“经文”,那个时候的我已经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所蒙骗,已经分不清事情的对错和轻重了,所以当时也就不理解政府为什么禁止练习法轮功。

广州市花都区民安村推出反邪教墙绘

广州市花都区优选文化创意团队,在民安村主要村巷内绘制了800余平方米反邪教墙绘。

关于我们

凯风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0934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